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30首

◎非亚




诗30首

 

非亚

 


《一周记事》

 

星期一。在台历上,写几个字
       蛋糕。天空。电梯。十四层楼。

 

星期二。喝一杯水。打开
       瓶盖。蓝色药片。胶囊。

 

星期三。电话。电话。马路混乱。
       消防车。士兵。高楼。

 

星期四。一个新客户。一棵新树。月亮。妈妈。

 

星期五。结束。开始。在你看来,仍未扭断
       那个疯子的脖子。

 

之后的两天。我坐在窗口。
安慰我的人仍未出现

 

某种又圆又硬的东西
径直



 

 

■《我有》

 

我有一支假手枪。两扇门
一副了望镜。外加四扇
窗口。一对电话机。我有两把伞
一台照相机。老死机的
慢电脑。门锁。插销。铁钥匙
我有电池。角落里一堆
烂塑料。板凳。拖把
外加呜呜叫的
洗衣机。我有一张床
梦。毛巾。煤气瓶
和玻璃罐。早晨
醒过来。我有口盅
牙刷。闹钟。老妈妈
新鲜儿子,和大头
娃娃。我有书。葡萄酒
抽屉里一堆白色
药片。上午平静地
出门。下楼梯
撞见一辆黑汽车
我有分割的……
身体。铁丝。纸箱
冒烟的
天空

 

 

《希望》

 

上帝也许,会帮助
一切他认为必须帮助的人

 

(老人。妇女。儿童。穷人。癌症病人。残疾者。战争受害者
黑夜迷路者)

 

我希望在他的名单上
加上我这个站在窗口脸色苍白为死神所困的人

 

 

《我宁愿……》

 

我宁愿被恶梦缠绕
如果一切看上去
像一杯水一样无味
我宁愿再次陷入时间
云朵般涌出的
包围中,如果这一天
没有意义,缺少必要的
值得保留的
回忆,而我却干了一些
让自己忏悔的事,甚至也没有
走过每天所必须走过的
一座桥,向肮脏的河水和
两岸的民居
眺望,我宁愿在一个
礼拜天的早晨,被
天空移动过来的一大堆
东西所吞没,惊醒,
大汗淋漓,尖叫着
坐在床头

 

 

《拐弯》

 

拐弯,拐弯
向右边的房屋拐弯
向前面的值班门卫拐弯

 

拐弯,拐弯
像那个少年那样拐弯
像自行车那样拐弯

 

拐弯,拐弯
在银行旁边拐弯
在一座医院前面拐弯

 


 

《剪刀手爱德华》

 

简直是太有意思了,我们坐沙发,喝一种带
碳酸味的葡萄酒外加一听抽奖
得来的易拉罐青岛啤酒,翻玻璃
茶几还未装订的《XX诗选》,和我想撕
毁的《飞机上的月亮》,我们谈那该死的诗,谈那永远
没完没了的“语言”(如果它是一盘冰箱里的
剩菜,那现在就把它整个地扔出
窗外),谈那在一些人看来,纯属多余的“形式”
我问自己:“形式”是一种标签需要贴在诗贴在额头贴在
某种东西,就像衣服就像现在
一首诗!一首诗!一首诗!

 

在谈话的瞬间我们被电视里的电影吸引
剪刀手爱德华像鬼魂一样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的眼他的脸(受伤的)他的
剪刀仿佛我,正和电视机外另两个疯子构成
一种三角形

 

 

《晚年的诗》

 

有一天我变成八十,变成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
在病床吞食最后一顿晚餐
我知道
    无论我最后,如何因不情愿而恐惧
抓住身边的白色床单
也总得撒手
滚蛋
    向天空,太阳
和月亮拜拜

 

 

《昨夜的一场大风》

 

我喝多了,迷迷糊糊,但半夜的一场
大风,还是将我,从被窝里弄醒
仿佛它拿着铁楸,满世界乱跑,好像要掀翻
整个城市,以便好找到
某个它要找的人

 

我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想起三个小时前,从福建路回来
在华东路,天空
开始下雨

 

凌晨一点了,我随便吃点东西
在卫生间洗漱完毕,但仍不能平静
就像后来,一阵大风
从窗口冲进
仿佛它想发现并找到
隐匿于这城市的非法分子
或者把它认为不好的东西从树上分离(比如一些
树叶一根枯枝一个死者),从窗口
扔出去,我躺在床上,在黑暗中
一声不吭,也许我就是
它今晚要找的非法分子(一个语言的、形式的、诗歌的、艺术的非法分子)
我不知道,我只能在一场大风的
怒吼中,伸出手
抓住土地,那唯一可以
触摸的东西

 

 

■《在圭江……》

 

如果我是那个,在桥上靠着栏杆,向下面张望
    无所事事,和几个骑摩托的街边烂仔
呆在一起的青年

 

我会看到,一群人,摇晃着,踩上木板
    走到桥下一艘游船,在塑料椅子上坐下
他们中间,拼起来的三张圆桌,摆着瓜子,香烟
    打火机,和漓泉啤酒

 

他们传到桥面的笑声,让我再次注意
圭江两岸的黑暗,已经把河水
岸边的烂泥,碎石,垃圾,乱草,和塑料瓶 
一起吞进了夜里

 

 

■《电灯让我的头发几近直立》

 

今天我的心
不是往日的材料做的
而是稻草做的
烂泥做的
碎布和麻绳做的
今天我的心
被自来水冲击
在厨房
发出尖叫

 

我这里坐一下
那里站一会
我的两只手
想去摔酒瓶
撕窗口的云朵

 

我抓起床上的衣服
连同盲目的爱
一起塞进
洗衣机
在漩涡的响声中
我什么也没干
一个美好的夜晚
就这样被我糟蹋
电灯让我的头发
几近直立

 


 

■《死亡是一个》

 

死亡是一个
有脑袋,手,脚,嘴巴,鼻子,耳朵
和心肺的东西

 

它喜欢坐在,火葬场门口

 

挑选大街上走过的
它看得上眼的老人,孩子,妇女
和青年

 

 

■《楼下的自行车》

 

楼下的一排单车
在阴天,像一群无声的
停止吼叫的怪兽

 

其中的一辆(黑色
生锈,闪着微光)
是我临时停放的

 

那个大楼的女值班
一辆一辆,把混乱的单车
重新整齐一遍

 

在她眼中,这是有一群
必须约束的动物

 

她习以为常
我也见惯不惊

 

 

■《有一天我碰到一只死鸟》

 

有一天我碰到一只死鸟
是一只死鸟
(翅膀张开,双爪僵硬
像一个可怜的
孩子)
在楼下的水泥地
臭水沟旁边
我绕过它
不敢惊动
想象不出
为什么这儿
会有一只死鸟
(我能接受死蟑螂,死老鼠
死蚂蚁,死虫)
我快步地跑上楼梯
如果有神
我企求它和我之间
不要有任何
联系
呵,可怜的孩子
迷惘的妈妈
一只死鸟

 

 

■《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
它胆小
怕事
缩在角落

 

它常常
不由自主地
发抖
在梦中

 

没有任何缘由
像一个
失去母亲的
孩子
只是抽泣

 

我既不能
往它身上
填充一种
坚硬的硅胶

 

也不能
把它
强行拉到
日光底下

 

它瘦弱
细小
因而更适合
躲在房间

 

我唯一能做
是伸出手

 

把它搂进
怀里

 

 

■《虚无主义者认为没有什么可以永存》

 

虚无主义者认为,没有什么可以
像月亮一样永存
(有一天月亮也会
消失在空中)

 

我坐在一张椅子
我是该主义的半反对者
半支持者

 

楼下孩子们的吵闹声
轰鸣的,往高楼泵送混凝土的
搅拌机

 

意味着
生活在继续

 

我知道米卢的快乐足球

 

我也知道,前几天
北方又传来
飞机坠毁的噩耗

 


 

■《一个自我厌恶者的早餐》

 

我并不想吞下这碗面条
正如我的胃
不想接受这些云彩

 

我双手交叉
在呕吐,也不仅仅
因为食品,性,甜味剂
和激素

 

有一千个理由
去杀死自己,杀死我满脑袋的
麻绳,搅在一起的
心和肺

 

这个爬在电线杆的早晨
是无味的
这些压迫额头的光线,是虚弱的

 

我梦想一阵刮进房间的新鲜
氧气,和一枝伸入卧室的
阴生植物

 

去打断他儿子地板上的啼哭,尖叫

 

我走进厨房,打开电冰箱
我要把恶梦和昨天的
饭菜,全倒进塑料
垃圾袋

 

 

■《骑自行车的邮差》

 

我总是希望,他像一只鸟儿
给我带来好运

 

他绿色的帆布袋,他车头的铃声
他下午拐到收发室的
自行车

 

还有他大汗淋漓的身体
他粗糙的绿色工装

 

我希望,他手中厚厚一摞邮件
全都是我的
全都是我的狂热和秘密

 

无论是爱,还是恨

 

像糖果和毒药,含在嘴里

 

当我站在单车棚外
我不拒绝下雨
也不阻止别人,去打烂玻璃

 

我需要一截麻绳
从天顶落下 

 

 

■《镜》

 

有几次在卫生间,他面对镜子

 

在两个人之间,是梦,肥皂
手臂,和牙齿

 

他可以凝视,把镜中人的
梳子拿掉,并且让他
臃肿

 

让他坠入一口深井
云朵一样,结束回忆

 

粉红的药片,可以治好他的
扁头痛

 

水笼头的水,也可以让他清醒

 

时间割掉他们的脐带,让他们
彼此厌恶,敌视
始终分离

 

 

■《混乱》

 

有一天早上我醒过来
我发现
除了保姆在厨房发出丁零当啷,水壶在燃气炉上
发出的吱吱声
以及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地
汇聚到一个塑料盘里

 

书籍,衣服,剃须刀
电脑,钢笔,和明亮的晨光一起,仍然混乱地
充斥在我的周围

 

 

■《同一时间里的......奇迹》 

 

自然辨证法的教授,在讲台 
描述牛顿,爱因斯坦 
和宇宙爆炸....... 

 

原子的不确定性 
在一段时间内 
无法觉察 

 

我,在下午,在5楼的第一排课桌 
做着笔记 

 

我认识的某个人 
此刻在电脑前,编辑他的 
杂志 

 

楼下的水果贩子,骑车者,买菜女人
银行职员,和建筑民工

 

在云朵下,并没感觉时间 
越过针孔 
和皮肤 

 

我知道老虎 
在动物园,正发出无聊的 
吼叫 

 

我的儿子 
会在傍晚,观察平台几只爬行的蚂蚁 

 

但现在,他正在床上 
做他的美梦 

 

当风从空中吹来 
灰尘包裹细菌 
到处乱飞 

 

没有什么真正
静止不动 

 

包括地球,月亮 
我所在的大楼,黑板 
以及这张桌子 

 

即使是日全食 
只是短暂地出现 

 

幼儿园的儿童,在歌声中 
做着游戏

 

之前,或之后 
更大的黑暗,会从远处移动过来
把我们
逐渐吞没 

 


 

■《悲伤》

 

我知道悲伤是一只漏斗
我还知道,悲伤是黑颜色的
它完全可以,像一头狮子
把坐在椅子,沉默不语的我
咬烂,撕扯成
一堆布条

 

 

■《沉重的雾》

 

我反对我的身体,成为一扇门
被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推开
进入,也不希望它,成为房间
四壁空着,安置一切家具
不管我是否喜欢,我总是被
充斥,在一幢住宅内

 

傍晚。一次散步。我盲无目的
但,会见了天空,太阳抛弃了我
云朵,以灰暗的形象
退却。当路灯,照亮皮肤,公交车
又一次,驶过街头,空洞感
就像夜晚,在楼房间
扩散

 

一张方桌,让我度过了下午
几张报纸,玩具,竹垫,凌乱地
出现。我迷惑于
苹果。对性也是这样,我一直问
性是一种气味,一种可以
打开,并合上的东西——可以反复使用
但要付出代价。当我爱你,不顾一切
吻你最性感的位置。哦,去你的
所有禁忌

 

某个夜晚,关了灯,但迟迟
不能入睡,关于信仰,生命,关于生活
爱,它们真是,一大堆,缠在一起的
麻烦事。我祈求剪刀,把它们
分开,放在各种,清晰的盘子中。我每天的
任务,就是不停地剪,又不停地 
分门别类。我的问题,是和这个世界
一起,存在下去。尽管一阵雾,摸索着
从树林,爬过来,绕过围墙,像一个大东西
停在我的窗户,屋顶
没有声张

 

 

■《给我的灵魂》

 

它很小,有一只蚊子那么小
它飞。在我经过一片树林
坐在一块岩石时
我其实是,希望它大
像一个人,在不远处
(准确地说,是路的尽头)
等我。星空无限。深邃。
绝望。蓝。我希望它,是一个大家伙
像狗熊。陨石。在每一个早晨
把坐在床边,穿着拖鞋,又一次
醒来的我,再次撞倒
在一块地板。

 

 

■《有一天我遇见……》

 

有一天我遇见……死神
穿长袍,戴帽子
从大街走过,他拿着一根
拐杖,对街边的地图,指指点点,他的周围
不停地,闪过公交车,外省人,和发廊门口
招揽生意的妓女。他想,某一天
是否要把她们,统统送进
地狱。他晃过树。报亭。
在日光下,四处乱走
甚至也没有警察,出来
纠正他的违章。一个老人(很老了)
在屋檐下,晒着太阳
并流出眼泪。我站在十字路口
打算到不远处的超市,买一些食品和卫生纸
当他,在拐角处,遇见我
我们彼此吃惊,他就像
见到红色的消防队员,没有说一声拜拜
突然转身,跑进前面的小巷,在天空下
瞬间消失,冒烟

 

 

■《微笑的……刽子手》 

 

有一个女孩,想给我
送花,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我
在讲台,朗诵了一首,她认为
好的诗,《有一天我
遇见一只死鸟》
我不明白,有这么多蚂蚁
爬过我的桌子,我随手
按死一个,又折断,另一只的
脖子,当又一只,爬过
键盘,我疑问它,为什么不回家
不去找妈妈。中午的,电视
屏幕,消防队员拼命救火。爆炸,
全是爆炸。早上起来,去拿
报纸,中间的,一组图片
几个死者,躺在炸烂的
汽车旁,我不明白,生命
为什么会被撕裂,为什么我每天
都会杀死蚂蚁。一个女孩,微笑着,走上
讲台,给我送花,我大叫着
跳起来。不!不!
不要给他!不要给这
微笑的
刽子手 

 


 

■《赛跑选手》

 

我的灵魂是一个,我简直拿它没办法的赛跑选手
就像昨晚,它一直想
从这间,八个人的包厢
出去,它只是,一心想着离开
离开,打的,回家
脱光衣服,洗个热水澡
躲在被窝里
关了灯,睁着眼,抚摩一下
自己的身体,然后睡去
尽管并没有警察,在后面
追他,它还是像一阵风,在夜晚的
东葛路,奔跑得如此之快

 

 

■《玩魔方的青年》

 

玩魔方的青年,和一个姑娘
在酒吧里,开着玩笑

 

隔着桌子,我猜想这个青年手上的魔方
能否在十秒,返回最初

 

但此刻,每个面上的颜色
看上去全乱套了

 

现在,似乎这个魔方,在青年的手上
也乐于如此

 

那个女孩,坐在旁边,手中
握着一只杯子,而那个青年

 

在沙发上,面对这只魔方
想,这并不好对付

 

因此我,看到十几只手
在下午的灯光下,拼命翻动

 

 

■《过于……寂静》

 

十分钟前我就是这样
现在仍然是
并且可能一直
持续下去——
双手交叉坐在桌前
度过又一个
夜晚

 

没有人会过来
摇晃我的
肩膀

 

 

■《冬日:几件事》

 

在卧室把脚,踩到床上,抬头修一盏
日光灯,拆下来,把坏了的灯架
重新换掉,拿起铁锤
在浴室,把脱落的金属支架再次装上
面对墙壁,考虑着如何把
木塞,打进墙去,另一件要做的
事,是打印一些地址
贴上信封,然后出门,经过南京路
中华路,到火车站邮局一趟

 

这个冬日的下午,灰暗又短促
风从窗口吹进,我独自一人,坐在
房间,连续几次
听到火车,发出一阵又一阵
长鸣的汽笛

 

 

■《秋季病房》 

 

1. 
今天早上天色灰暗
八点半铃声响起
没有看到飞鸟,我在厨房
吃鸡蛋面
楼下的人慢慢走动
一岁半的孩子
搂着他的
妈妈 

 

2. 
迷幻。上瘾。
电脑荧屏。
吸引我的四方脑门 

 

3. 
我钻进去
考虑到这些排列整齐的日子
有一段时间了
在水井和硫酸里
好象很久 

 

4. 
我靠在沙发
客厅一角
孩子和保姆一起
玩积木游戏
偶尔扭头
看我 

 

5. 
也只能这样
也只能
这样
他在天棚下
捂着扭伤的脖子 

 

6. 
加速成为机器 

 

7. 
阴冷。不明亮
冬天像一块棉胎
落在了这个内陆城市
屋顶的上方
有厚重的积雨云 

 

8. 
有一堆烂麻绳
从天空
捆着房子 

 

9. 
闹钟
一分一秒
他在灌木下
不停地
分裂 

 

10. 
我的胸前
有方盒子
和十来条
肢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