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向天笑读石高才的诗集《一眨眼》札记 《诗歌是从阴暗缝隙中透出的光芒》

◎向天笑



 

 

  一眨眼,我认识高才两年了,可这两年的时间,高才一眨眼完成了从商人向诗人的华丽转身,这本诗集《一眨眼》就是证明。这是一个天生的诗人,可以说是一个有遗传基因的诗人。只要有诗和酒就能点燃他的激情;只要有梦和远方,就能唤醒他的雄心。别看他事业有成,似乎风光无限,有谁知道他也有欲哭无泪的时光?那种“要面对黄世仁/还要面对杨白劳”的工作,那种“背起行囊/跟背起一具空皮囊/游走一个和另一个地方”的生活,只有他自己明白“欲哭无泪到底是一阵怎样的痛”。  

 

我本是一介文弱书生  

却在工程施工中渡过大半生  

我用一台冲击钻冲击生涯  

 

我的眼里没有钉  

但我的大半生在钉钉眼  

把每一天钉得有板有眼  

 

每一天每一纸履历  

都被我钉在墙壁上  

每一处钉眼如钉的墓穴  

把我的异乡钉锤得千疮百孔  

 

在这千疮百孔里  

我随时准备臆睡偷闲  

我随时偷窥属于我的江山  

允许我伺机有一次赦免  

从体弱病残到文弱书生  

 

——《钉钉》  

 

    别小看这两个钉字,前一个是动词,后一个是名词,动宾结构,表面上很简单,实际上这是一首很了不得的诗,是颇有意味的一首诗,短短十四行,高度概括自己半生时光。钉字,在这首里,词性是多变的,既有谓语的钉——“钉钉眼”、“钉得有板有眼”、“钉在墙壁上”、“钉锤得千疮百孔”,也有宾语的钉——“我的眼里没有钉”,还有定语的钉——“钉眼”,捕捉词性的变化,充分利用词性的变化,是一个诗人的功夫。与此同时,这首诗里的修辞手法——拈连,更是用到了妙处:“用一台冲击钻冲击生涯”,“我的大半生在钉钉眼/把每一天钉得有板有眼”。此外,“每一处钉眼如钉的墓穴/把我的异乡钉锤得千疮百孔”,异乡打拼的不易,不能与外人道的内心感受,“千疮百孔”四个字,借助“钉眼”多么形象生动,这个象征手法用得恰到好处。  

    2000年的春节,让高才终生难忘。那年腊月二十九,他正准备启程回大冶保安过春节,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汕头的装饰工程要在大年初四开工,而前期的工作必须马上准备。  

    万般无奈,高才立刻赶到汕头,那天已经是大年三十,整个宾馆只剩下他一个客人。除夕夜,汕头的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一家餐馆开门营业。他想吃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办法,只好凑合吃了一碗方便面,算是一个人的年夜饭了。要说心中没委屈,那是假的,要知道那一年,他才二十四岁,那是跟父母使性子或撒娇的年纪,可他一个人流落街头。  

    那一年元宵节当晚,高才的爷爷病逝了,也正是因为没回家过年,没陪爷爷过最后一个年,他至今都觉得内疚无比、无法释然。要知道,高才这名字还是他爷爷取的,寄希望他将来才高八斗。高才十岁的时候,他爷爷就教他写作对联、旧体诗词,他走上诗歌创作这条路,他爷爷才是他的第一个师父。高才事业有点起色之后,回老家做了一栋别墅,别墅门口的对联,就是他爷爷的杰作,而且是他爷爷的手迹。那是多年前他爷爷以他父子二人的名字所作的嵌名联,当时用钢笔写的,本来不知道放在哪里去了,在一次梦中,他爷爷告诉他,梦醒之后,竟然奇妙地找到了,他欣喜若狂,总算减轻一点对爷爷的愧疚。  

 

一眨眼,别  

别尽那一年离家的孤影  

别尽天涯海角  

在转弯处最后一次转身逗留  

 

一眨眼,锁住生死别离  

一眨眼,别下前世今生  

一眨眼,你在哪里  

一眨眼,一只天鸽惊起又飞走  

 

——《一眨眼,别》  

 

    更多的时候,他像一根蕨草,“用整个身体去接纳/从阴暗缝隙中透出的光芒”。谁能抓住那一缕光芒,谁就能抓住生活的诗意,那才是带着自己体温的诗。只是他懂得把“一些苦难放在心里/一些苦难放在躯壳里/放不下了就放在墓穴里”,只知道快乐不知道苦难的人,是成不了诗人的。  

    1998年夏天,22岁的高才刚从武汉科技大学毕业,毕业证还没拿到手就跑到珠海找工作。在珠海打拼的岁月里,高才虽然工作忙,但从来没有忘记他心爱的诗歌创作,只要灵感一来,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手头上没有笔,他也会找来尖锐的物品,在纸上划出印记。由石高才作词的歌曲《当你老了》入选2015年岭南音乐节年度原创音乐优秀作品,他甚至被诗坛前辈评价为“天生的诗人”。  

    他还是一个不断给人惊喜的诗人,今年农历九月二十五那天,在一个小地方几个朋友为我庆生,他突然带着几条烟降临,太让我们惊喜了。更多的惊喜,则是他的诗,越写越好,沉静、平稳、扎实,每首都带有他自己的体温、带有他自己的发现,给我们带来惊喜,除了细心之外,还有浪漫之心、深思之心。  

    他发现了“水会变老的”——  

 

在沸点  

水会变老的  

每漫过一次额头  

就是一道刻骨的记忆  

 

就在100℃之内  

纠葛前世今生  

你带走的是一沟皱纹  

我忘却的是一处沧桑  

 

水流过的地方  

茶叶随着水温渐渐醒来  

在100℃之内  

惺忪揉眼看你慢慢老去  

 

——《水会变老的》  

 

    他是一个极细心之人,用心体验着生活细微之处,从中发现别具一格的诗意来,哪怕就是平常的喝茶,他也有自己独到的发现:

   

一饼生普是一寸寸光阴压制而成  

每一秒都在呢喃耳语  

每一分都在改变容颜  

每一刻都在心思重重  

没有谁去爱慕  

也没有谁为谁情犊初开  

 

——《听茶道》  

 

    这是一种怎样深情的孤独,才品得出如此人生的况味来?  

    “天鸽”是今年在我国登陆的最强台风,给珠海市造成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台风灾害。整个珠海受灾群众64.14万人,死亡4人,受损房屋7074间,损坏车辆4.4万多辆,直接经济损失达204.5亿元。台风造成珠海全市道路瘫痪,大面积停电,水厂全部停产,通讯受到严重影响,产业发展和重大在建项目受损严重。珠海城区范围树木倒伏折断60多万棵,几乎只剩下树桩。那么多诗人,在这次台风灾害发生后集体失声,一个异乡的诗人,高才在台风过后赶回珠海探亲,亲眼目睹那么多树桩立在街道两旁,一眨眼就写出了一首杰作:  

 

街道路旁到处都是折断的树桩  

像一根根倒插的木钉  

把疼痛撕破脸皮  

把老天顶到最低点  

 

那曾经随处可见的绿色  

在这一次屈辱中隐忍  

都变成枯黄  

哦,不  

这是倔强  

这是抵抗  

这是一桩桩绿色碑林  

让天鸽再也无法栖息枝头  

这是秋黄之后在冬天都能泛绿的蕴藏  

 

——《树桩》  

 

    这么一个重大的自然灾害事件,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角度的选择极为重要。谁都没有想到,高才会选择“树桩”作为中心意象,从小处着手,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从树桩到木钉,两个不同的意象,就形象生动表达了诗人对灾害的沉思,饱含了倔强与抵抗的感情。 

 

立碑人刻下的名字  

在当时再怎么刻骨铭心  

再怎么痛心欲绝  

都存在保质期限  

不知什么时候在风月下已过期  

 

还有一个缘由  

碑上的人已转世投胎  

经过岁月的侵蚀之后  

没有永远的心上人  

也没有永远的碑上人  

 

坐在高铁上  

用半秒的光阴  

穿过碑上的名字  

碑上的人却用尽了冥生的修行  

让今生毫无留恋地穿越  

 

——《穿越》  

 

    这首《穿越》读一次,让我的心紧缩一次,“经过岁月的侵蚀之后/没有永远的心上人/也没有永远的碑上人”,没有刻骨铭心的痛,根本理解不了这“半秒光阴”的穿越。  

    我们把一些感情看得很重,无比珍惜,甚至立字为据,立碑为铭,可岁月无情,有的人无情甚至无义,一切终会被雨打风吹去,“碑上的人却用尽了冥生的修行,让今生毫无留恋地穿越”,其实其实碑上人也很痛苦也希望解脱。不过,在人的一生中某个阶段,看不穿、越不过的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到来。伤心、悲痛,后悔、愧疚,都于事无补。只要付出了真心真情,坦然地承受一切命中注定的事情吧。  

 

阳光跌下大地的那一刻起  

是有疼痛感的  

跌在水面上  

它会泪光闪闪  

跌在路面上  

它会挫骨扬灰  

 

我坚信阳光是有重量的  

那些草木  

那些花儿  

长高的那一截其实是阳光  

 

——《我坚信阳光是有重量的》  

 

    “那些草木,那些花儿,长高的那一截其实是阳光”,多么神奇的诗句,多么具备打动人心的能量。只有心态阳光的诗人,才会坚信阳光有重量的。一个心态不平和、不阳光的人,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诗人。

  

我还是喜欢你的旧  

那剥落的残缺  

体无完肤的记忆  

一个年代一层切肤的离殇  

 

我喜欢一块青石板的光泽  

被一双双布鞋踩出一段岁月  

它用最卑微的姿态存在  

它孜孜不倦地擦写人聚人散  

 

爷爷曾背靠一堵青苔依附的红砖墙坐在路边  

一张巴掌大的小凳和一张蛇皮袋  

摊铺开一生的命运  

吆喝叫卖贫困的日子  

 

我从此喜欢上一堵堵红砖墙被青苔依附  

揭开伤疤就能看到泥土的鲜红  

它至今面色红润  

而那个摆地摊的老人  

他的吆喝声还依稀吸附在墙上  

零零碎碎地响  

 

如今我偶尔会去走这条老街  

没有了青石板,也几乎没有了人迹  

那一刻,我很想  

摆一张小凳和一张蛇皮袋  

吆喝叫卖几声  

足够让老街车水马龙  

 

——《保安老街》  

 

    我们村虽是还地桥的,但与保安只有一港之隔,小时候到保安,都叫上街去,也就是高才诗中所写的那条保安老街,那几乎是我们共同的街,虽然我不是保安人。七八岁之前,见过最繁华的街,就是那条保安街。  

    现在的保安是越来越繁华了,可惜没有保存好那条老街,没有青石板的老街,还能叫老街么?这首诗不是写一般的乡愁,高才写过不少的亲情乡情诗,只有这首写他爷爷的《保安老街》,让我过目不忘,特别是其中的三句:“那个摆地摊的老人/他的吆喝声还依稀吸附在墙上/零零碎碎地响”,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真是神来之笔。什么都不写,只写他爷爷的吆喝声还在回响,是依稀吸附在墙上的回响,是零零碎碎地响,有一声没一声地响,若有若无地响,其实是诗人想到保安老街就想起他爷爷了,但他偏偏不说想爷爷。  

 

一束光的静止  

于岩窟  

早就忘却洞口以外的光芒  

 

黑与白的聚焦  

人间与地狱的缺口  

虫鸣、鸟语、林风与雨滴的嗓门  

都在静止  

 

静止有一种可怕的魔力  

能把一束光安静成冰雕的模样  

遗忘久了,一束光也会被遗忘成光的化石  

谁曾经探险而来,拾级而上

 

于岩窟一束静止的光影  

如冰雕  

如化石  

如瀑布一泄千丈  

 

——《光影》  

 

    《光影》是石高才在某个岩窟探险中获得灵感写成的一首杰作,“一束静止的光影/如冰雕/如化石/如瀑布一泄千丈”,既是窟里的现实情形,也是诗人精神上的观照,充满了形象力的神奇。我曾经说过更新自己的想象力是一个诗人终生的使命!只有具备非凡的想象力,才有可能创造出别出心裁的意象和别开生面的境界,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有点成就的诗人。想象力的大小是区分一个诗人才华高低的标志!诗人,这个词在英语和俄语里,本来的意思就是“富有高度想象力的创造家”。布莱克甚至于认为只有一种力量能造就诗人,那就是“想象,那神圣的幻景。”没有想象,没有神圣的幻景,诗人石高才何以写出“静止有一种可怕的魔力”?  

    诗歌是一个诗人内心的光亮。像石高才在他的诗《蕨草》里所写的那样:“我只愿伸展/用整个身体去接纳/从阴暗缝隙中透出的光芒”,其实诗歌就是从阴暗缝隙中透出的光芒!谁能捕捉那一缕光芒,谁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诗人。  

    《一眨眼》是高才的第一本诗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本诗集。他说过后半生的时光,将交给诗歌,每隔两三年就出一本诗集。其实每出版一本诗集对于诗人来说就是一次总结与提高,是向诗神靠近的一块台阶。诗歌是神奇的,能让满树的梅花闪耀出灿烂的星光,能让无法言语的内心散发出淡淡的芳香。  

    我相信石高才,只要坚持下去,肯定会创造出更多的神奇!  

2017年12月6日于黄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