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最近几首诗

◎吴晨骏



吴晨骏 最近几首诗
 
 
《写小说的人为什么写诗歌》
 
 
写小说就像一个人长跑
他孤独地跑过沉睡的山村
他使劲追逐无涯的黑夜
诗歌是他奔跑时激起的风
是他脚下溅起的沙尘
 
    2018.7.25
 
 
《假如我是军国主义者》
 
我要杀,杀尽那些叫嚷
民主自由的猪
然后我把沾满猪血的刀
收进我镶嵌宝石的鞘
 
    2018.7.25
 
 
《去仪征会诗人陈云虎》
 
我明天去仪征
会一会诗人陈云虎
他为社会、为人生、
为科学、为宇宙
写诗
 
希望陈云虎今天少吃点
明天我们会面时
大块吃肉
大杯喝酒
 
本来杨黎说好明天
一起去仪征
但他临时有事
他后天去
 
这样明天将只剩我一人
在仪征
面对陈云虎的熊熊诗火
 
    2018.7.26
 
 
《一个女人》
 
昨晚李黎微信我
说一个女人向他要
我的联系方式
我吓了一跳
 
    2018.7.29
 
 
《我醒了》
 
昨夜我喝太多,把云虎家的地砖
砸坏了。后来我被晓庆和云虎
两个62年的人
剥光衣服,扔到床上
还好我没有遗精
没有在云虎家留下物证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
我又能正常运转了
各个器官也都组装完毕
等会去扬州接另一个62年的人杨黎
他和小束坐火车到扬州
与我们(晓庆、汤泓、云虎、我)会合
晚上我们要去邵伯镇吃龙虾
 
    2018.7.28
 
 
《不许乱动》
 
杨改兰一家六口
死于贫穷
 
南京被亲人沉入河中的
脑瘫儿死于贫穷
 
河北考上大学的
王心仪感谢贫穷
 
上面三个新闻中的“贫穷”都是政府
伪装的。政府除了伪装成贫穷,
它还伪装成人民。
凡是政府的,它都说成是人民的。
它甚至还伪装成你或我,
厉害了“我”的国,实际意思是
它的国厉害了,你和我不许乱动。
 
    2018.7.30
 
 
《高速公路上》
 
高速公路上
陪伴我的
有列农的歌
前面车的屁股
和一望无际的政府
 
    2018.7.31
 
 
《李香君墓》
 
我走得好累
我从李姬园村的西头
往东走,穿过一片高粱地,又
穿过整个村子
也没找到李香君墓
我放弃了寻找,即使我
找到了,也只是一座空墓
李香君墓,被搞开过两次
一次被日本兵,一次被村子里
李香君的后代
我走得好累,不想找李香君墓了
 
    2018.8.1
 
 
《商丘行》
 
商丘的三个诗人
班琳丽、落梅和醉鱼
都出门游玩了
我只好独自去了
商丘诗人侯方域的家
侯方域因与李香君
metoo了一下
变得很有名
侯也不在家
他37岁就死了
明天我去平顶山
与20年前的老朋友
诗人森子喝酒
 
    2018.8.1
 
 
《卡车》
 
从一辆单独的卡车旁
超车,是愉快的
这时被超的卡车像一只
变形金刚,它笨拙
甚至纯真
 
从十多辆卡车旁
一个接一个地超
我很难受,想死的心都有
这一串卡车
像一只巨大的
吃人蜈蚣
 
两辆卡车的
互超,又是另一回事
想超的那辆时刻准备
干翻另一辆
 
    2018.8.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