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苍梧诗篇(9首)

◎非亚






苍梧诗篇(9首)
 

 
非亚
 

 
 
《和友人在竹篱笆聊天回忆中学时代在山坡上看到的河流景色》
 
算一算已过了二十年,那时正值高中
傍晚,自习结束后我有时
和同学一起坐在山坡上
不远处,一座陈旧的、粉刷脱落的
厕所,向空中散发难闻的气味
翻开的红色泥土,种植了花生,蔬菜
和刚插入泥土的红薯藤
木薯则显得生机勃勃,有力的枝叶
在金色阳光下和风一起
大喊大叫。我,看了一个下午数学
又做了几道物理,下课铃响之后
学校在云朵的变化中安静下来
乱草刺激着我的大腿和屁股,山脚下
参差的城镇冒起淡淡的烟雾
江水东去,宽阔的河面
不时响起沉闷的汽笛,驶过运货的
黑色驳船
 
2004,8,8

 
 
《河》
 
妈妈给的一枚硬币
早花掉了
爸爸说过的一些话
有些留在河上
有些落到很深的水里
有一次夜晚
坐轮船
从外婆那里回来
船舱里
孤零零排列了一些人
除了机器鸣叫
中途有人下船
想到爸爸不在身边
看着漆黑的河面
我一个人
几乎不再
说话
 
2005,1,25

 
 
《苍梧县》
 
很多年很多年之后
我一个人
又回到苍梧县
周围的变化
让我吃惊
陈旧的继续陈旧
新的陌生得
让我
像一个没有着落的灵魂
在街头,左顾右盼
努力分辨
 
2006,2,4



 
 
《大年初五回苍梧》
 
我站在街头
要一杯生榨甘蔗汁
之后进一家药店
再被儿子
拉去街头买一把塑料军刀
我站在街头
感觉一切和以前相比
似乎已经缩小,一条小巷
(以前我每天出入的)
拆掉了一半
另一半
变成一幢新的楼房
每一个经过我面前的人
我全都不认识
陌生
不熟悉
看不到以前的任何痕迹
我向前
在早年的住地
一棵番石榴树被砍掉了
一幢青砖的老屋还在
其余几乎全变了
门口,一个坐着的女人
我几乎无法和以前对照
转上一圈后他儿子,出现在我面前
笑呵呵地说起往事
风,从楼房之间吹过来
没有任何颜色
我抬头
看向远处
前面
红色的松散泥土
覆盖掉了以前两张绿色的水塘
 
2006,2,6.

 
 
《变化》
 
河面上,有一些乌黑的驳船
另一些
停泊在干枯的岸边
因为公路的发达
水系终于衰落为一些裸露的礁石
上面
一座水泥大桥生硬地
跨越过去
汽车,摩托,单车
以及看风景的人
在上面穿梭
正前方
被雷电击毁又重建的文笔塔
孤零零地立在山顶
在我离开这些年
是它,默默目睹城镇的扩张
机场的出现
河水的东流
和防洪大堤的建成
 
2006,2,6.

 
 
《在苍梧县木器厂》
 
我站在木器厂前面
和妹妹一起,像一个想寻找什么东西的人
旁边,靠河滩一侧的空地
建起了一幢房子,有两个人
在一间废弃的仓库
搬一根木头
他们脚下,地面潮湿
昏暗,肮脏
几个红色大字
写在房子转角的墙上
我走近一扇生锈的铁门,从门缝
看到车间内部
有一些上了油漆的家俱
工人不见了,做木工的师傅
早已退休,我退出来
站在街边
但似乎,仍然听到锯木头的声音
一阵一阵,在我的耳边
响起
 
2008-6-5



 
 
《深夜过桂江大桥》
 
晚上我坐在一部中巴,开车的
是高中同学陈展荣
我坐在车的后面,车厢内
没有灯光,我们有时
随便地交谈几句,有时则一起
陷入沉默
车过桂江大桥时,时间
已经过了零点
我低下头,看向窗外
不远处的叉河之上
有一座发光的巨大拱桥
桥得下面
是这个季节正缓慢上涨的洪水
 
2008-6-5

 
 
《河堤上》
 
河堤上,没有一个熟人
但仍有一棵很大的榕树,覆盖在街道之上
下面,是圩日里卖鸡卖鸭的农民
我有时
把头探向街道
那里,是一排破旧杂乱的房子
河堤上
有一些看风景的人
他们和我一样,扶着栏杆
一声不吭
默默看着宽阔的河面,对面的长洲岛
以及河堤下翻滚的洪水
 
2008-6-5
 

 
《返苍梧县,探访旧居,寻人不遇》
 
我站在街上,靠近关闭的一扇铁门
从门缝,向房子内部观察
没有人
房子整个立在那里
我试着走进隔壁
一条黑暗的甬道,在窄小的天井
问一个洗衣服的女人
她抬起头,说自己刚来不久
不是很清楚,然后叫我
问门口一个刚停完摩托回到家里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很热情地告诉我,房子很久
已没人住啦,主人不知道
去了哪里。我想起以前
穿过半个县城,将母亲从饭店买回的食品
送到亲戚那里
穿过一个院子,上楼,房子的外廊
有线条优美的宝瓶栏杆
客厅宽大,木楼板发出咚咚的声音
现在,三十年过去
人去楼空
我站在那里,默默地
看着街道和房子
像看着一张正在褪色的旧照片
 
2008-7-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