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致一个到了生命晚年的老人》(9首)

◎非亚





诗9首

 
 
 
非亚
 
 
 
《爸爸,天上也有一场足球赛吧》
 
爸爸,天上也有一场足球赛啊
C.罗进球了!!!梅西一个
没进(包括点球!)
乌拉圭依靠角球
头球胜了埃及
克罗地亚两球完胜尼日利亚,格子军团
扭断非洲雄鹰的翅膀
秘鲁三十二年后再次出现于世界杯
他们的面孔,有印第安人的轮廓
法国依靠视频裁判
让澳大利亚无话可说
……
爸爸,地球最火热的一个季节已经到啦
天上的足球赛也是五彩缤纷的吧
哪里应该也有球迷,裁判
有啤酒,狂欢
和看台的美女,我一个人
在沙发上,泡一壶茶
看那只球在地上
翻滚
爸爸,爸爸,很多年前我们曾在一起看球
妈妈在厨房忙碌
餐桌在客厅等着我们
空气里全是一种夏日的甜蜜
我冲出房间
将一只球大脚踢向远处
那个球门曾经被我洞穿,狂喜的奔跑就在草地上
呐喊声穿破云霄
爸爸,天上应该也有一场足球赛吧
有彩色的旗帜
电视转播,和西瓜
有大力神杯
球队,和举起它的一只只手臂
噢现在是早上
球员们还在沉睡
我在书房看一本书,然后等待一场又一场新的搏斗
足球,它飞向天空
上帝会把它接住,停在
开球的中圈
哨声响起了,大腿开始交叉
噢,爸爸,爸爸
让我们在这个夏天
再一起看一场足球吧
 
2018,6,17
 
 
《赞美》
 
那个女人每天在家里进进出出
开车送孩子去学校
晚上自习结束又开车接他回来
一大早让闹钟叫醒自己
去厨房准备早餐
去超市买回排骨,猪肉,傍晚去后面的新兴村
买回路边的蔬菜
在旁边小区的店铺
买回网上团购的山竹
她穿一件裙子出门,去外面办事
一个小时后钥匙会在门口响起
有时她出去散步
月亮在房子的上面静静地照耀着她
我能想象她年轻时的模样
犹如一阵风,来到了我的身边
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共同生活之后
她,不是别人
而是我的
妻子
 
2018,6,25
 
 
《便捷酒店的单人房间》
 
有一米八大床。白色床单。被子。三个枕头。
一个角落的沙发。圆桌。挂灯。
两个床头柜。一台电视机。两只杯子。和一个电热水壶。
有开关。一个悬挂衣服的不锈钢管。
长方形落地镜。
外加一个弧形墙面卫生间。
我带着背包。拉杆箱。
钥匙牌。
侵入这个房间。打开行李箱。
雨伞。在浴室洗刷头颅。躯体。
与皮肤。
在这个单人以及被排气扇噪音吞没的房间。
我不是用水龙头。
而是用孤独涌出的泪水。
冲洗自己。在按动抽水马桶时。那些我
厌恶的东西。
带着沉默的无言的快乐。冲入了黑暗的下水道。
 
2018,7,17

 
《过客》
 
噢,人只会来世界一次。第二次属于一个梦。制造这个梦,需要一点运气和奇迹。在那个梦里,一切都那么新奇。只是很遗憾,太阳总会在第二天敲门,把梦打断。因此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认定它是假的。第三次,属于对以前的一种想象。在某个朝代,走在一条赶考的街上。到处都是赶集和看热闹的人。一个很像你的人坐在酒馆。仅仅只是像而已。和你没有交集。第四次,想象自己轮回到一只蚂蚁,兔子,或蛇。被宰杀,摁死,在更低的一个层次,去感觉尺度巨大的世界。比梦更糟。第五次,就是回到第一次。确认自己。确认现在。确认存在的头颅。手脚。确认眼睛看到的一切。哦,乌龟。哦,虫子。哦鸟儿。哦我。
 
2018,5,26
 
 
《致一个到了生命晚年的老人》
 
他到了自己生命的晚年,双腿枯萎
完全不能行走
他的舌头表达不清任何语言。听力几乎为零
他躺在病床上,侧着身
手扶着病床栏杆,眼睛像一个婴儿
看着天花板
和探望的人通过写字板交流。他到了生命的晚年
火焰在渐渐熄灭,肉体慢慢流逝
他的妻子很多年前就去了天堂
沉睡在故乡有很多桉树的
山岭。那个陪人,睡在旁边一张折叠床
下午时分会去隔壁
拿轮椅推他到浴室冲凉
水会漫过他的头颅,肌肤,皱巴巴的阴茎和阴囊
会被毛巾搽干,他会被套上衣服
会被陪人从卫生间推出
从轮椅,再扛回到床上,哦,他躺在那里
一动不动
在对死亡的又一次直视中
他还保持着嘴角的沉默
和眉骨的尊严
 
2018,5,25
 
 
《那和我在一起的……》
 
黄色的光在午夜笼罩房间
灯光下所有的事物陷入了虚空与安静
我的双手,裸露的皮肤
在胸前
不停地敲打键盘
某个瞬间
转角书柜的后面
有头颅
身影
快速地探出
此时此刻,在被感觉着的世界
我绝不是
孤零零的一个人
 
2018/5/16


 
《厌恶》
 
有时我无比厌恶身体里的脂肪
臃肿无力的部位
每天驮着它们
像驮着一群烂泥和死鱼
没转化为任何
才华
我厌恶跟随我的没有用的
任何东西
在衣服的遮盖下,在地上走来走去
唯有一个人在家的时光
或者在一个旅馆
我脱掉上衣
或撩起衣服,抚摸那该死的
没有才华的部位
为了控制这些白花花的东西
从大腿,腰部
一直吞没到头顶
在小区环形路,在自由的江边
和沉默的群山之中
我选择了一种自我的不停重复的运动
好像带着势不两立的仇恨
敌视
好像要把这些死气沉沉
没有才华的东西,消灭在
生动的人世
 
2018,6,26
 
 
《收割》
 
很多天没写诗了
心灵好像也变得有些愚钝,生锈
每天忙碌着
在一朵云与一朵云之间跑来跑去
没完没了
昨天,雨从早上下到中午,又一直下到晚上
雷声隐隐从空中传来
雨水浇透了挂在栏杆上的各种植物
木地板边缘湿漉漉的
我站在阳台,接受凉风的吹拂
注视从天而降的雨水
我知道它们,会一一落到地上
流向低处,但在这一刻
我那荒芜已久的心灵,会又一次喜悦地
收割它们带来的清凉
透明
 
2018,6,25
 
 
《自我》
 
我站起来,去房间拿我的
手机。好像我的手机,就是自我。或者是可以
书写自我的工具——
它是一条蛇。我想到这个。是各种怪异动物。双头鸟。
多腿青蛙。
不!!!我前天见过的一只青蛙死在水泥地上。
四脚朝天。一动不动。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它跳跃。世界那么美好。但此刻这
一切结束了。我从床头拿过我的手机。她睡在床上。而他,
在打游戏!
阳台有我的一本书。一杯茶。
一盘珍珠李!
楼下的狗在叫。但那个,不是自我。
我厌恶它。
我的自我此刻。正坐在一张椅子上。
脚上有一对拖鞋。
手指在动。
哦,灰色的天空。乌云。此刻正等待一种突破。
我挣脱了——我的皮肤。又瞬间把
所有想冲破
房间的东西,从袋子里
塞了进去。
 
2018,7,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