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暑天的诗》等6个

◎边围



暑天的诗
 
旭日已是酷日,
没了半点仁慈。
大汗着,身上冒烟,
自然有了仙气
——但愿莫是巫气。
嘿嘿而歌,却哑了,
总需几块西瓜降火,
也为路人们压惊。
都不再避讳赤裸了,
滚圆的肚皮闪亮,
竟也不分男女。
一律豪放了起来,
满街的血,蒸腾着,
七月露出风骚的脐。
夏日里,有人来回踱步,
焦急如扑火的蛾子;
有人孤艳如一束荷。
 
      2018.7.24.
 
 
 
 
瓶装的诗
 
是汽水,而不是诗,
被用来解此情渴。
咕噜咕噜泛起泡沫,
最像那份无休的思念,
在胸中一轮轮打旋。
哦,是在瓶中!
液态的爱情仍然是诗,
现出橙红的底色,
那其中也有许多杂质,
但韵脚是无毒的。
“请放心饮用,女士,
你纵欲的唇上没有污点。”
一片印迹也不曾留下,
除了矿泉,就是溪水,
洗刷世间一切的迷离——
让焦灼一点点消融,
在每一段浮游的诗句里。
 
         2018.7.26.
 
 
 
 
暴雨突至
 
多日,太阳高擎于天际,
也是累了。“哗哗!”
毫无征兆,雨已漫天。
狂突着,绝无温雅,
倒似盲流,来势极汹汹。
午梦也被惊醒,“谁啊?”
窗外,其实总有雷电。
热炸了的天堂,崩坍、
四处裂隙,妖魔上下窜跳,
鼓捣着风波,一阵接一阵。
那飙风,自己都有些咳喘,
扯在树杈上,呼呼如旗。
唉,气象又经如此哗变,
地覆早已天翻——污泥间,
必又溺毙了三五恶人,但愿!
一场暴走的雨,性情刚烈,
它征伐的暑闷,“请退避哟!”
 
           2018.7.26.
 
 
 
 
世外高手
 
也许是轻功?
从窗前,灵逸飞过,
不带走半片云彩。
而口音是厚重的,
来自东北的尘土,
沉积其上,层层相叠。
但还是遗留了脚迹,
在卑微无名的巷陌,
打上一连串响指。
倏忽间,又遁了形,
厮混入茫茫人海,
普通如一位过客。
几十年,隐去面目,
再无人可以猜度,
都只剩下了讶异。
那夺魂的绝技,
也是致命的温柔,
貌似极度之平凡——
在文字里飞檐走壁。
让世人枉自兴叹,
却还无影无踪,
闪转腾挪,于耳畔,
只闻窸窣,似有顽猴!
终究不过是风声,
裹着纸屑,飘散着、
零落着……不知去向,
空余了几句哀歌。
 
       2018.7.30.
 
 
 
 
楼观台探幽
 
卧半山青竹。
数载,并无更易,
还是那派青葱。
并非在深坞,
但注定深玄,
“老子于此说经。”
台阶五百步,
再五百步,向上,
一径都是盘曲。
道观总不见,
有蔽日的小亭,
已足以歇脚了。
可安顿:一双赤足,
与疲沓的灵魂,
稍稍得以喘息。
炼丹炉呢?在山巅,
匆匆又是千年,
一晃,青烟也遁了。
 
      2018.7.31.
 
 
 
 
抽签逸事
 
懵懵懂懂,已在屋檐下。
落座,被探问究竟,
竟不知缘由。
生而为人,已知可耻,
仅此而已……
“何处来?”点头向东。
“大姓氏、少遗产,忠诚如一。”
大师果然大师。然后呢?
“旧缘已逝,勿恋。”
嗯嗯。覆水难收。
“仍在飘忽,不定。”
确是犹疑,何以解?
举目注视大师,并无长髯,
却有厉目一双,颇炯炯。
递上一盒竹签——抽之、
捻之、大白于天下之。
“青龙上上”,诸事吉祥,
“今岁必有大成!”
愕然面向大师,
并无奇巧,更无神通,
似曾“有人帮助”。
心间一二樊篱,轰然坍崩,
瞬间爱上如此迷信。
嘘!慎言,慎言,
保佑贪婪的舌头,
先兑现了福报,日日平安。
大师贵姓?从何方来?
竟忘了冒昧去问——
总非闲云野鹤吧。
却已令我等凡夫俗子,
飘逸了半日,
愚愚昧昧,如在幻梦中。
 
         2018.7.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