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魔术(7首)——《重庆文学》2018年第5期

◎七月的海



七月的海的这组诗歌,首先以一种洁白的印象出现,柔软的句子、蓬松的的词语 以及委婉的气息,在一块铁板的反光中熔合——诗人坚信,保持独特的气息更能 扩展一种通过自我探索而生成的诗歌。她的诗在细敏之处生发、延伸,带着梦幻气 质从内向外地散发出来,且总能带着一种善意的美。(白月点评)
 
 
七月的海的诗(7首)
 
 
一场恩赐
 
我深信这样的看见是一场恩赐
——红枫深情,它们集体向着一场白雪弯去
我惊讶这样的弧度。
而白雪倾斜
借着道路推出了一张巨大的琴
大地绷紧了琴弦演奏
一场红枫对白雪的倾诉晶莹剔透
 
 
梦中魔术
 
她精灵一般从极致的表演中
从众人的膛目结舌中,回到了魔术师
手提的篮子里
 
这时我才看清
她是一只小土狗
 
她的突然改变
让我避之不及
 
可是魔术师的篮子里,她正卧伏在
我的一件红毛衣上
 
而我对那件红毛衣
还不忍心舍弃
 
“洗洗还能再穿吗?”我从梦中
一路问到梦外
 
后来我对着星空
一个劲地发呆。我在想那只小狗。
 
 
两个世界
 
极乐世界总是让人振奋和不明所以。
那里有佛菩萨
有古贤大德,有妙音鸟儿
她说:“在极乐世界我们可以再次
从莲花里出生。”
 
“那你为什么不死?”
一个鬼愤愤的。
她深情一揖:“且待我好好修炼自己
把一草一木
一砂一尘
都变成磨练自己的试金石。”
 
“智光一起,当会照破所有幻化”
“不乐而乐,自然极乐。”
极乐娑婆——
娑婆极乐——
她精灵一样在两个世界飞奔
 
她后半生的理想仍然是
在人间做一位德贤俱足的老祖母
春天的菩提树下
她看见晚年的自己正子孙绕膝
深陷在迷人的佛光里
 
 
会说话的影子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那点事都不叫事
天地间的事才叫事……“
 
“可你总是有意地躲开一些人和事”
我一边说着
一边从水世界里打捞那枚月亮
 
“嗯,其实我们并不怕人
我们是怕人身后那股黑暗的力量
它就像空穴来风,要把什么吸进去……”
 
“站在风中的人总是可怜的
可是,他们不懂……”说这些话时我还在梦里
今夜我紧紧地盯着一个女人
 
我看见她不停地从湖水中救起自己的影子
我惊讶:她怎么那么会玩?
 
月亮又一次从我的手上滑落了
那时她冲我回眸一笑:“我们经历了什么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正经历着……”
 
 
黑白梦境
 
闪电把你的梦境劈成两半
一半清冷
一半明净
一半在阳光和积雪间
摇动旗子
另一半却走在月光和木栅栏间
模仿竹子
拼死开出花瓣
现在你从清冷中抬起头来
长久地凝视着窗外
你看见雪花涌起泡沫
看上去就像毁灭
悲哀越来越深了,有人能够带走死
却没有人能够拿走
你眼睛里的灰。其实你一直
在阴阳两个世界行走
黑白把梦境
有趣地分割,你看上去就像
不能带走的那部分
 
 
绣江河上的一只白鹭
 
它是碧水之上一个白色的光斑
一个完美的存在
——哦,越来越近了
它的两个翅膀缓缓地扇动着
那么纯净优雅
绣江河上的一只白鹭
缓缓地飞来了
 
此刻它是梦幻的
它在我的脑海里缓缓地浮动
仿佛是它用翅膀
轻轻一点,便点开了整个绣江河。
——那时的绣江河
缓缓地流着,一只白鹭完美地飞着
牵引了我无尽的目光
 
此刻,五个小时过去了
那只白鹭仍然飞翔在我的脑海里
如一把古琴
低沉地吟哦。
今夜,生命中那些宁静淡泊的喜悦
将借用一只白鹭的身影
缓缓地打开我的另一个世界
 
 
刀笔小吏 
 
很快我就由上帝身边的刀笔小吏
变成了一介维修工
现在,我正在天堂和人间的垂直方向上
对接虚空,我正用一把神火
焊接一个伟大的吊耳
 
可是昨天我还振振有词
噢昨天,我说什么来着?
我说:上帝的教导主题鲜明
思想深邃,引领世界
我说:人间多种形式的宣灌
更如催化剂,催生了江河湖海
和群山的活力
 
很快我就为自己的这番话买单了
因为很快就有神来报
人间的验收发现问题
——群山的粉刷没有底漆
人情太浅薄,大海没有管制
河流的颜色没有统统为天蓝色
 
——《重庆文学》2018年第5期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