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风 ⊙ 纸上的家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风吹了一夜

◎可风



大风吹了一夜
 
呼呼,呼呼,太精准的词,唯有呼呼。
好像有千斤重,生砸。又像是一种腔调,被倾听。
而仰视,都是有条件的。需透过黑。
黑,没有轮廓。但始终压抑着呼吸。
与床为伍,床保持着安静的善念。一墙之隔,我不急,近在咫尺的人也不会急。有人把盆子扔了出去,就会听到叮当的呐喊。
假设太多,我学会了放弃。
 
炎热的夏
 
连续的闷热,让日子过得没有留下丝毫的印迹。
树不动,风也没有。像极了一场酝酿。
知了在疯狂的喊。尤其是到了午后,想睡觉却无眠,更是惹人烦。
去田地里看一看,有点惨不忍睹。那些庄稼无精打采的,像大病了一场。脑袋不挺,身子不直,叶子不绿,连脚下的土地都有烧焦的味道。
如果有火,瞬间就会有燃烧。
不可逃,夏天的热,铺天盖地。
 
避开
 
侧身,低头,或者转回。
所有的硬碰硬,一定有伤害发生,不可避免,那也是一种无畏的亲近。
一阵风过去了,还有下一阵。连续的风,会来自不同的方向,喧嚣之后,归于平静。
那些不是告白,如果是,就变得更加可怕。
当一切被记录,那些快乐,或者痛苦,都回归于文字,永远无法复苏。
清醒些,不慌,就不会大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