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各 ⊙ 马各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十七 从阶级到阶层

◎马各




 
话说中晚唐时期,唐文宗向宰相郑覃求婚,要求其把孙女嫁给皇太子。但郑覃出身天下闻名的山东大世族——荥阳郑氏,他不愿意与皇室通婚,却把他的孙女嫁给了一个崔姓的小官。皇帝感叹道:我家当了两百年的天子,难道还不如崔、卢吗?
 
在更早的初唐时期,唐太宗让高士廉编修《氏族志》,高士廉作为皇帝的舅父,皇帝让其主持编修,其用意无非是想提高李唐皇室的地位,但高士廉此人工作态度极其求真务实,并没有体会到皇帝的意思,他仍然把崔姓列为了第一,而李唐皇室则落在了一个相对靠后的位置,皇帝看了十分不满,说:山东士族“世代衰微,全无冠盖”,而靠以婚姻得财,“不解人间何为重之?”最终通过皇权强制干预,强行把李唐皇室列为了第一,外戚次之,崔氏被降为了第三等。
 
这两个事例发生在门阀士族社会的晚期,正因为是衰弱期,皇帝才有能力干预士族的门第的排列,而在更早的时期,皇帝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可参见南朝时期王僧达与路琼之的故事)。而唐太宗一句“不解人间何为重之”,这个人间就是现在的社会这个词,皇帝不解为什么社会的价值选择独立于其意志之外,而皇帝的行为就是通过国家权力强行干预了社会,试图扭转社会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自发形成的某些价值观念,但唐文宗的感叹似乎说明,效果并不是十分显著,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仍旧自行其是,皇帝的干预收效甚微。
 
当社会中的某些特殊利益群体通过社会中形成的价值观念影响和控制了国家权力的运行规则,这就产生阶级统治的政治模式。而与此相反,当某个人或者某个利益群体通过国家权力的强制力量,控制并且压制了社会的独立性,并进而塑造了社会本身的价值偏好,这就是集权和专制统治的政治模式。国家和社会这两者之间在长期的历史中就处在这样一种此消彼长的动态过程之中,而士族门阀他们之所以能在这么长的历史时期在国家中占据着统治的地位,他所凭借的一个重要的力量就是社会的力量,社会习俗、社会观念等等对国家权力的一种影响力。而之所以在早期的人类历史中,通常都会出现阶级社会比如门阀士族社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受制于客观的历史条件比如技术因素,国家难以有效地控制社会的自组织的能力。
 
所谓的阶级在我个人的理解里,它是一个政治概念,不同的阶级之间具有固定性和异质性等特征,而它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人在政治身份上的不同质,阶级它归根结底就两种: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阶级和阶层这个概念不同,后者更倾向于是一种经济上的概念,并且具有更多的流动性的特征,一个人占有了相对更多的社会财富,它可能就会相应地在社会中处在一个更高的阶层中,就如比尔盖茨们,但比尔盖茨和路边的流浪汉相比,他在人的政治身份上,和流浪汉相比并不具有多少不同质的特征,就如他并不能因此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光明正大地把一个流浪汉踩在脚下。
 
阶级社会往往会发展成一种阶层社会,而阶层社会的一大特征就是人在身份上更多体现为阶层性,而不是阶级性,也可以说是对阶级性的一种消除,这就是说:大家在阶级上即在政治身份上并不存在什么不同质的特征。那么自然它就分为两种情况,即要么大家都是奴隶,即被统治阶级;要么大家都是主人,即统治阶级。
 
阶层社会是什么样的?这里以满清为例,满清一个受皇帝宠幸的大臣和路边的一个流浪汉相比,我们并不能因此就说他们具有阶级上的异质性,因为说到底他们都是皇帝的奴隶,只不过一个是受宠的奴隶,一个是不受宠的奴隶,如果大臣失宠了,可能他就会变成路边的流浪汉,而如果一个流浪汉受宠了,反之亦然,而这其中并不具有什么天然的鸿沟是不可能逾越的。那么阶级社会是什么样的,就拿王僧达和路琼之为例,尽管他们都属于高官,但我们同样并不能因此就说,他们是属于同一个阶级,因为路琼之如果不是因为攀上皇帝的亲戚受宠于皇帝,那么他所有的一切都可能会失去,而王僧达则不同,哪怕不受宠于皇帝甚至被其厌恶,哪怕他被皇帝杀了,他和他的家族仍旧是高门士族。所以,王僧达和路琼之就属于不同的阶级,即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而王僧达和路琼之的矛盾,它实际上是王僧达和皇帝之间的矛盾,是皇帝用路琼之这样的受宠的寒人试图取代士族的地位,所以是统治阶级内部的争斗,只不过利用了路琼之这样一枚棋子。
 
通过这些事例是要说明,阶级的区分即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区别,不在于一个人的权力和财富的多寡,而是在于他的权力和财富的来源与性质,前者作为量的指标标示着阶层,而后者作为质的指标标示着阶级。和绅哪怕富可敌国,但只要皇帝一句话,就可以把他抄家灭口,马上一无所有,因为他的所有的一切说到底都归结于皇帝的恩赐,这种依附性就是被统治阶级即奴隶的特征。而路边的一个流浪汉,他哪怕就只剩一个破碗,但就算你是亿万富翁也不能理所当然地抢了他的破碗,一口破碗微不足道,但物的所有权所关涉的是他受法律保护的人权的一部分,而这种权利并不是亿万富翁赐予他的,所以他和亿万富翁之间并没有依附性的关系,所以独立性就是主人即统治阶级的特征。在理论上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但具体的人和人之间是不一样的,就如亿万富翁和流浪汉,所以人所能作主的范围也就不一样,但这是量的区别,并不是质的区别,因为未经同意,谁也不能做他人的主。
 
从阶级社会到阶层社会是一种历史的趋势,中国的历史同样不例外,有的阶级社会它发展成了现代的公民社会,即由主人所组成的社会,而有的阶级社会如中国的历史,则发展成了臣民社会,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趋势,可能和各种社会力量之间的博弈而趋向于一种平均化有关,这里无力详谈,在这主要要说明的就是:当中国历史进入了清代,社会呈现出的是一种怎样的形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