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他们2003-05

◎高玉磊



 

《夜里三点半》


夜里三点半
突然就醒了
有点莫名其妙
我去了街上
星星不知去哪了
路灯还在
淮海路上空空荡荡
一辆运沙子的马车跟着一辆运沙子的马车
进城来
我站在路边
突然就明白了
也就是为了让我明白
上帝在夜里三点半钟
给我安排了两车沙子



《树叶》


有一天
当你醒来
所有的树上挂满了塑料袋
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 这样说吧
它们还会给你更多的颜色看看
遇到风 
会发出沙沙的响声
碰到雨
它们就像一群争相啄食的鸟
你可以称它们为树叶
虽然这在感情上你还难以接受
但它们迟早会让你明白
以后的树叶都是这个样子的


      《树林》


               在杨树林里 
               很难分清楚落下来的是鸟 
               还是树叶 
               这需要一点时间 
               那又能飞回树枝上的是鸟 
               在风中 
               代替着一片叶子 
               树叶落很多了 
               我才发现一棵杨树上的鸟巢 
               那么高的位置 
               让人寒冷 
               鸟儿把家安在这么高的地方 
               不仅仅是为了眺望


《雾》

雾掩去了稻田 远山和远山上的树
雾掩去了村庄 村庄的宁静
鸡声和马蹄
雾掩去了小河的清澈 几条鲤鱼和
水面
雾掩去了天空的蓝色与辽阔 一只鹰
两只鹰 三只鹰
雾掩去帘栊
细雨中归来的燕子
雾掩去了南瓜花 牵牛花 马兰花
雾掩去了雾 一个女孩
雾想掩去所有的一切
包括我和一条曲折不平的小路
这些对于你们来说
显然都是多余的


《小狗》


第一次见到小狗是在山坡下
我拒绝承认它的死
它看上去像是在另一个世界沉睡
第二次见到它还是在那个山坡下
它确实死了
它四周的青草也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第三次见到它是一个月后
它还躺在那儿
像是在等着与我相见
我突然想起从前在一张报纸的中缝上
看到的一条寻狗启事
卷毛 纯白色 红色肚兜
耳后有黑斑
此后 
我去那个山坡散步
就再也没有见到那条纯白色的狗
     

《世界》


世界是什么
世界是一块表
地球是什么
地球什么也不是
地球只是秒针向前或者向后的
那一下


2003.11



《他们》


他们是一群衣食无忧的人
他们习惯把自己搁在柔软的沙发里
即使翘起脚来也是恰倒好处
他们中有人只要脱下鞋
就会把脚翘到女人的肩膀上
他们还习惯于竹篮打水
这只是区区小技而已
他们中有人已经用竹篮打油了
光线黯淡时
他们中有人拿着打火机
照一照自己的脸
他们很少谈论女人
甚至是有意避开
而我刚好温饱
又到了杨梅熟了的季节
我坐在他们中间
就显得有些猥琐和不怀好意
我偶尔会读一读诗歌
于是他们便在烟雾缭绕中
找一找各自的艺术人生
其实他们也不需要诗歌
只是想换一种方式
娱乐



《玻璃门》



玻璃门上落了一些风
一些雨
落了一些指纹
一块布 假设它是干净的
玻璃后面的阳光就会渗出来
可以照见影子
谁丢失的灵魂
渐渐地 玻璃门上出现一扇扇
窗户 打开的和关闭的样子
以及屋檐下淋湿的文字
下落的叶子 自行车的铃声和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麻雀从一棵树挪到了另一棵树
透明的玻璃门就开始呈现
沙发上猫的午睡 此后
一个送牛奶的人逼迫玻璃交出了
沉默 玻璃的叫声
向远处传递



2003.12



《窗外》



窗外有许多烟囱
最笔直的烟囱是火葬场的
火葬场离医院很近
像是两家早就商量好的
那烟囱一会儿冒黑烟 一会儿冒白烟
当黑烟转换成白烟时
有三五秒钟的间隔
像是下面的人要喘一口气
医生把窗帘放下
我再次声明我没有病
医生说话要经过厚厚的口罩
像电量不足的话匣子:
看烟囱就是一种病


2005.1.5



        《抱着一张相片的十二岁女孩在天桥下》




一座桥在飘
桥上一列长长的火车在飘
再往上 路灯 云朵 月亮
风也在飘
而父亲在你小小的乳房上飘
还有我 一点点地从你身边
飘过去 
跪是站的姿势
你是被谁扔出去的小石子
水花是水的姿势
一群鸽子落了下来
你的双膝怎么也压不住这渐渐飘上来的
城市

2005.2



《遥远的路》



十八年后 被拐卖的女人
领着三个孩子回来了
她走的很慢
像是走快了 就会把这个村子
走丢了
虽然这个村子一如既往的贫穷
在斜插过来的104国道上
一只羊一边嚼着青草
一边朝远处看
路的尽头是北京
而我仍然没有找到
拥抱她的理由

2004



《天堂着火了》



天堂着火了 
无法承受的虚构 
静的另一种形式 
无法比拟 如果 想象 
也没有封面 砖墙 和响彻群山的 
钟声 
没有屋檐的废墟 
发出亮光的 称之为星星 
千百年来 我们一直用 
仰望和谎言来虚掩痛苦 
给火以形状的燃烧 
下落的灰烬 
构建成地上的宗教 庙宇和光 
给流浪在生死途中的生灵 
跪拜 临水而居和守望


《铅笔》



这里没有坚硬的铅笔 
只有柔软的铅笔 
它柔软的就像耳朵刚刚够得到的声音 
它的笔芯若隐若现 
如同带着隧道的梦 
又断断续续 
还有橡皮 
决定什么消失 又决定什么 
不消失 
虽然有时会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 
一两句热泪盈眶的话 
但我们很快就会忘记 
就像我们已经忘记了坚硬的铅笔 



     《豹》

               


带上你的孩子 
跟我走吧
和我一起穿越着干旱的荒原
放慢你的速度
过于的快 会惊扰死神的午睡
既然上天不能给我们以翅膀
但我们可以像两只鸟一样在河边
散步 并谈论鱼和天气

你可以给自己起个名字
也可以给孩子起个名字
不要着急 在没有想好名字之前
你可以喊它们亲爱的
就像我喊你豹

我不想和你谈论鳄鱼 以及
与之相连的怨恨
尽管你也知道 千百年来
它们一直不动声色的潜伏在那里
流着莫名其妙的泪水

太阳下山的时候
荒原就会是一本书的黑白插图
日子也是这样的
彩色渐渐会被阳光收回
又随时会被一双粗暴的手撕去

带上你的孩子 
跟我走吧


         
2004年4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