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强 ⊙ 大地之舷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海与礁石的记忆(诗13首)

◎俞强



大海与礁石的记忆(诗13首)

1.普陀禅寺山门外与喻军兄论画
这里荒凉,适合放松的话题,
在一座小寺院前
我们谈起了画竹,时近中午
此刻潮声与浪
却令我想起夜晚
水和墨融入一张宣纸的感觉
潮水打开岛屿的沉默,试图抵达时间之心
文丞相的帆影渐渐飘出了南宋的视域
留下的沉重交给了
岩石的绉纹与变幻的云彩

要奔腾多远,才能找回漫漶的血性
或者,要沉静多久,才能脱掉淤积的火气?
走出布满旋涡与苍茫的乱礁洋
使我们感到一阵轻松
也不知文丞相是否是画竹的文与可的后人
记起他写过这样的诗句: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履过的沙,很轻
且有人工制造的痕迹
来自繁华的都市,留下匆忙的一瞥
这里没有竹子,只有花白的芦苇
在我们走过的附近摇曳
"时间之心不可得"
风过去之后是仍然是风,惊涛中的浑浊,
混乱得四通八达。而岩石
仍一如既往地存在着
要么遗忘时间,要么
抵抗另一场沦陷 它似乎——
和我们的话题有关
2017.7.17中午11:35
2.晨光中的乱礁洋 ——赠程庸先生

像在清晨的光中
记不起昨夜的梦
当时间过滤了暴虐
留下了的却是无边无际的迷茫
我们坐在甲板上,船舷摇晃
只是从涛声与霞光的表面擦过
后来我们停止了说话
在风浪中触到了岩石的喑哑
我们不再说话 也无话可说了
乱礁洋,是孤独的
因为它见证了一切
又无法言说
乱礁洋又不是孤立的
时空之中所有的疼仿佛都是它的
又似乎和它无关
一阵阵的波浪,滚向轮回或远处
所有的邂逅,纠结与努力
在清晨的光中都已忘了
船体所过之处
浪与浪与滚在一起
曾经的对峙或坚持,在时光的浪迹里
不断淡化的盐粒
消失在大海中
2017.7.17下午2:12

3.大海与礁石的记忆

进入乱礁洋
一抬眼就被岩石的形状硌痛:
那些被潮水击打的扭曲,那些被台风刮过的瘢痕,
那些被天空同化的沉默,那些无法
用惊涛骇浪洗去的
屈辱与痛楚,
那些被时间与存在
磨砺得沉到深处的麻木或哑默。
偶然邂逅,一个远去孤单的背影
与岩石的脊椎就被相互点亮,
已和一个王朝无关, 已和历史无关。

大海的记忆有多荒凉, 礁石的质地与疼感就有多深邃。

有人欣赏的是
迸溅的泡沫与不可捉摸的回声。
有人沉溺于飘忽不停的云彩
与变幻的光线,有人捡走的是贝壳的空洞
与鹅卵石的哲学。
有人在沙滩的晨风里漫步,
把它当作一个未开发的景点。
掠过水面的鸥群,飞得再高,
也飞不出四季的轮回
潜入深渊的鲸鱼逃遁得再远,
也无法抺去潮水的咸涩
但岩石是时光拖不走的,
它在原地沉没或者耸峙
已承载了一首五言律诗
所包涵的一切。

进入乱礁洋
在船上,看到对面葱郁的岛屿
几只白色点,在微微晃动
有人告诉我,那是山羊,
在岩壁上觅草,放养的。
咩咩的叫声,在风浪声中变得模糊
它不知道包围四周的是
更广袤的洋面与人性的空虚

大海的记忆有多迷茫,
礁石的声音就有多孤独。
2017.7.18上午10:25

4.印象

青樟与一排水杉树
疏密之间
浓密的绿掩衬着一片空旷的枝条
在一幢白色建筑物西端的塘河边走过
被围墙刚隔开的林荫道
鸟们在鸣啾,因为早晨的
寒意而显得嘹亮
虚无洞穿时光
掉下一片影子与抹不去的惆怅
睡眠比磐安的地震源更深
重温微信里的照片
被隔屏的山青水秀
一厘米胜过万水千山的路途
太阳,像惟一的酒窝
荡漾阳光与风的微醺:
曾经,你说过
所有的日子就是这个日子
抬起头来 天空,五尾长柱状的薄羽慢慢淡去
在忘却自身中飞翥
仿佛贝亚特丽齐的裙裾
一望无际的蓝撩拨潜意识
在无法抵达之处
俯视所有的存在
2014.2.14.早晨

5.一个人充满雨声的杭城 ——赠友人

蓝色的旅行箱上,随便
放了几本书,封面淡黄色
带着傍晚的温度与气息
宿舍的木箱是空的,
像来到杭城的心情
一个人听雨,看书,
书里都是雨声,都是夜色,
挺寂寞的
享受寂寞,是一种幸福
书里夹了一束去年的植物
房间有了怀旧的气息
夜色浓如咖啡
雨声淡如柳丝
想起这束去年的草,此时
不会被虚无,也不会被噪扰
她的名字,可能就叫薰衣草
别忘了,还有一个远方
带着这草的气息
这是容易被速度与朋友圈忘记
的记忆。不知道这一刻
夹在哪里?
和一个人充满雨声的杭城,纸页的窸窣和
西湖的夜色
泡在一起
会有什么味道?
2017.3.12夜8:44

6.哦,白鹭
——送别沃尔科特

白鹭拒绝糅杂,一丝不染
一簇拒绝融化的雪
时伸时缩的脖子,细长,弯曲
仿佛不能承受尘嚣,
也无法抵挡天空之寂寞
独自徘徊,在暮色中期待什么?
没有国籍的颜色,没有种族的雪
注定穿过混杂的热带与语法
独自飞去
比加勒比海更广大的寂寞
包围着地球上所有的陆地、沙漠和岛屿
而雪将被践踏,忘却,被糅入黑色的淤泥 或垃圾
而冷漠的冰川已撞沉船只
混血的爱与恨,
因绝望的远眺 而变得纯粹:
白鹭飞走了,还会回来
但这已是另一只白鹭
离倒影中的冷寂与虚无越飞越近
巴别塔上
一片不可证实的梦
(和苏波兄同题诗,写于2017.3.18中午)

7.石梁飞瀑

空气里的绿,被静寂
濯洗得更加静寂
水的声音,通过石头,充满四周
它带走了叶子与云的
影子以及时光
仍冼不尽尘垢与人性里的欲念
瀑布上方有了一座寺庙
像另一块岩石,在自己的位置上
静看天生的桥:
两条龙的舌头
在传说与初夏的蓝天下
接吻
竹子的嫩绿,树的深绿,各色各样的绿
闪耀着澄澈的阳光
站在石头上留影或在溪边以手嬉水
经过这里的人
不过是流动的水,而这些石头
仍然会以同样的姿势袒露下去
如果人性停止洋溢,世界就会静止
附近,有块石头
不会出现贝亚特丽齐与但丁
却坐过智者

8.铜壶底漏

时间到这里变成了水滴
蓝天下,白色瀑布所消耗的能量
与一棵树所畅饮的时光
没有可比性
前面,一簇巨岩上的映山红
谢了又开了,和生命中的节奏与规律对应
我将白昼和黑夜交给了那些真实的刻度
那些混沌或醒着的时刻
内心深处的存在,难以测量
以喑哑的语言发出更尖锐的呐喊
它常被隐瞒,并构成异己的同谋
涣散,逃避,零乱,扭曲,圆滑或似是而非
只是为了证明另一个境界的存在
无漏,以无垠的漏水
构成时间的圆满
每一种世象与矛盾都在其中
被映照,滴落,从不溢出
流水所过之处
没有一粒石子认为自己是一座山

9.天下第一印

溪边的一块巨石,在水光的倒影里
一朵花拈在指尖,变成了另一朵微笑
在很久前,很远的地方
那里站着佛陀与迦叶尊者
现在已归于静寂,而微笑还在传递
在不经意的时候, 没有痕迹,却无限绵延
扩散成愉悦而澹淡的涟漪
一朵花,与另一双历经磨难的眼睛
明亮起来
有时候,灵山和龙场驿
与所有无名之处或莫名时刻
其实是同一个地方
一个内心布满岔路与疑惑的人
从溪水的反光中看到
一朵云飘过
多么轻盈的时刻,就像这块石头
忘记了自身的重量 甚至忘记了
刻在上面的字
以及时光里所有的倒影
2017.5.15,写于周日参加原则夏令营归来之后

10.在出租车开走之前

那临别时的轻轻一握
没有谁看见突然加重的力
几乎相互,同时地
在五指的缝隙里通过腕的关节
向心头传递
酒精之中,有一种原始的声音
超越语言的日常性
泄露了挑逗的快感
挣脱所有社会的角色
只连接单纯的关系
两张掌心代替小小的身体
带着真实的热量 交换各自的性别与秘密
返回另一个自己
随着瞬间又突然抽回
一种隐藏的放肆
被优雅的微笑掩盖
没有谁知道
醉的电流接通尘封已久的两头
幽暗在各自的隔绝里
骤然明亮
照见以往的短路
手已经抽回
那一握的能量还没有消失
很久之后,霓虹灯的光
像挂满纠结的网
还在夜色里 微微震颤,摇曳
2017.5.28

11.大暑

午后的光被云层稀释
玻璃把40度以上的酷暑挡在外面
细碎的鸟声还能传到室内。
高楼,墙壁上空调的锈迹,一小片几何形的 天空。
世界仿佛凝固或者虚幻
时间穿过亘古以来有形的事物
和无形的一切密谋,融合
闪过多数的念头,矛盾且荒诞。
热之兽跃过天堑,火红的烙铁沉入深渊
目力难及的地方
谁载负虚无的轭,在犁无垠荒凉的轮回?
寂静茫然地坚持着喑哑
蝉的嗓门里有无数锃亮的锯
窗外,抱团的竹影凝滞不动
和干瘪的银杏叶
对一场大雨的饥渴酝酿已久
许多年前,这里是一片废弃的池塘
你仿佛听见蛙声,扑通一声
打开一圈圈的涟漪
在镜面上晃动。有树影, 也有霞光
同一处却是两个
迥然不同的地方。禅说,
这也是幻象。
2017.7.22下午4:15


12.门口

地上的阴影窥见前面
醒目的招牌字
电动门半开,另一侧,停了一辆车
阳光从缝隙里
落下来
仍然很烈
没有看到天空
天空在二楼一扇玻璃窗的
反光里
和窗帘,树影
混淆在一起
瞬间,偶然的巧合
与门构成了最近的距离
一扇无形的窗
真的已经关闭
有人说到了"尘埃"
天空就更远了
那些面目模糊不清的人
还在陌生的车站里
走动,等待
或者被再次延误
2017.8.1夜7:07

13.立秋

天空静得不够彻底
幻象丛生如同暑气与黄昏的
火烧云,愈演愈烈
樟树兀自站立
暗处的岩石不再言语
无论再静寂,低调,
仍被灌木与玄空的阴影误解
细节因深入而缭乱
把秋天火红的老虎,从内心逐出
留下满脊斑斓的痧痕
痛而后快
清凉,不请自至
你坐在室内
面对纷呈的众生之相
想起风吹过竹叶的绿意
空寂的样子
继续空寂下去
2017.8.7中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