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谷列 ⊙ 生命之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钦州三首(2003年)

◎甘谷列



钦州三首

        甘谷列
 
■ 在钦州
 

我一定要写一写钦州
因为这是我的承诺
它地势狭小,面朝大海
夏热而火焰盛开
七月广大无边
人口稠集于此,安居于此
打渔于此,也生老病死于此
这钦州,富有区位优势却经济慢悠悠
我们议论说北部湾就要开发了
它一定能够发起来
比北海差不了多少
 
这里的钦州人
有些还在埋怨
当年广东将自己划让给了广西
要不然他们早发了
如今穷死——
穷得像什么样?
没脸见人!
他们不知道我比他们更穷
身在河池的贫困山区
有苦说不出来
只一脸微笑,让人莫测高深
或许也有人认为,我的穷是理所当然
他的穷是不可原谅
于是,我反过来嘲笑他
你真是不懂!
早在一千几百年前
它本来就隶属于广西(广南西路)
只是在历史的变迁中
被挪来挪去
一会儿属于这里
一会儿属于那里
这不足为奇
——何来怨气?
 
只是奇怪的是
这么一块好端端的地方
一直被冷落在这里
端着金碗叫穷
怎么还不给予政策开发呢?
 
如今政策听说已经下来
它很快就要风生水起
它很快就炙手可热
 
当我和老同学聊到这里
他哈哈一笑
既有无奈,也有自嘲
这事,我们也只能说说
却派不上什么用场
——管它呢,于是我们喝酒!
 
钦州
我呆了两天一夜的钦州
我转了这城中一圈的钦州
我拜访了冯子材和刘永福故居的钦州
我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你不要再像这样子了
 
                           2003.7.12
 
■ 在冯子材故居前
 
我站在冯子材的故居前
看见他平凡得像个农夫,又像个地主
英雄总得食人间烟火
他就生长在这块土地上
三十从军,卿本农民
复又镇压农民起义
只因国难当头,法军入侵
镇南关前一场血战
被写进了二十七史里
威名并非凭空来临
而是一生的行伍
多年的战争艺术
成就了他
我曾多次在中学历史课堂上
给一帮中学生讲解过他
在镇南关前布阵
以年近七旬之躯
挥舞大刀率先杀进敌阵
最终法军全线崩溃
他趁胜率军攻克谅山
取得了震惊中外的镇南关大捷
虽然历史开起了玩笑
让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
但这些风云往事
全部化作了远逝的硝烟
如今我就站在冯子材故居前
端详着他的砖木结构的故居
想起了冯老将军一生最大的功绩
镇南关上,廉颇未老
白须老将,挥刀上阵
一声咤吒敌酋丧胆
 
如今这空落落的房子
外面搭着竹杆的脚手架
看得出正在修葺
却又空无一人
只有我们三人
静悄悄地进来
静悄悄地观看
然后又静悄悄地离开
 
光阴流逝,多少民居毁坏无遗
多少城区拆毁重建
只因这里是冯子材的故居
所以它成了全国重点保护文物
可是这被重点保护的文物
却败落成了这样
令人有些心寒
却又很好理解
好在还有一些遗址存在
好在冯子材的精神还在
好在我们这些后人还会再来
尽管眼下很少
但以后,将会越来越多
 
我走时,阴沉的天空投下了阳光
我站在门口向冯老将军告别说:
老将军,您请回去吧
眼下形势不同了
如果您老想走动走动
明天就派人派辆车来接您老人家
到友谊关上去参观参观
 
                      2003.7.12
 
■ 参观刘永福故居
 
一个穷人当上了造反者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此处呆不住,便躲入越南
山高皇帝远,丛林里独霸一方
七星黑旗,替天行道
番鬼佬打了过来
刘二便开始打番鬼
所向披靡
然后接受冯子材的招安
当起了记名的提督
 
一个穷人当了不得了的官职
一定会把自家搞得像模像样
毕竟有钱了,毕竟是朝廷命官了
刘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曾经用性命拼出来的爱国业绩
 
这个跟冯子材同居一地的人
这一个反抗朝廷的土匪
在国难当头之际
毅然接受了招安,当起了官吏
然后保家卫国
一跃成为一个民族英雄
刘二,你打番鬼的故事
还流传到今天
本地土生土长的老同学口中
道出了一首民谣:
“刘二打番鬼,越打越好睇;
死人能翻身,吓死老番鬼。”*
还让我看见了当年的风云
 
                              2003.7.12
 
——————
注:刘永福与法国侵略军作战的故事,当地人有粤语歌谣传唱:“刘二打番鬼,越打越好睇;死人能翻身,吓死老番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