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兰 ⊙ 爱的千山万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文成的山水间》(组诗)

◎白兰



《在文成的山水间》(组诗)
 
 作者:白兰
         


 《云雾》
 
道士把道风给了岩石
神仙把仙气给了山雾
这一路下来   峰上的山雾一直撕扯着云彩
山林把隐居者的心藏了又藏
把无限的空远遮蔽
一座山有多少玄机  这云雾  
每一次翻动都是一种暗示。
 
隐士总是避开尘世的锋芒
山越深    修行的心越坚韧
无为如草木的人
在此领受一座山的孤傲和意志
大雾悬于峰顶
去与留    都很自由。
 
过一道山梁   大雾突然没了
草木明澈
能见星月
啊   一座山放下的如此决绝
让我这颗凡俗的心
感到了负重和卑微。
             
《在铜铃山上》
 
一座山美成这样
可以邀星月唱情歌了。
 
林海与云朵相连不是童话
高山出平湖也不是传说
神的刀斧手
在铜铃山上凿刻出仙人的行踪
道士的江河  
只要你卸掉红尘就可以领悟
 
一只鸟一飞   带动起了大片的雨水
那些悬空的石头像极了神的肋骨
触摸一下
就有回声……
 
铜铃山上诞生了无数个我-------
水里的   崖上的
当我站在高高的悬空栈道上
就像一片飞出去的柳絮
一个小小的妄念
都会把我推下万丈深渊
我攥着拳头一喊   
另一个我就从遥远的地方赶来。
 
 
《千年香樟树》
 
多少路过的书生名落孙山
多少远足的行人浪迹天涯
多少小虫子喂养了多少只飞鸟
多少闪电在它之上   嘎嚓一声折断了前生
多少朝代站起来又倒下
多少修仙的道士  一去不复还……
 
而它活着   活过了一代帝师和远去的流水
活过了法布尔的昆虫
沧海上的海燕
2017年3月24的早晨
我在山脚下    看它硕大的树冠对峙着天空
微雨中
它的根须深深扎进岩层
和地下的河流   泥土
发生着暴动……
                                                  
 
《和达照法师对话》
 
师父   我没去聆听您的开示
我在大殿里做晚课
“都一样”-------  法师如是说
一千条路能登上同一座山峰
一万条河会流向同一个大海
法师   见您  如见如来。
 
那天光阴清明
我过山门   进大殿   拜藏经阁
山门后的山对着天空
一座须弥山
有万千的慈悲
如若让心再轻些再轻些
我需要一次次低下头
对着山门  大殿  和安福寺之外的群山。
               
《夜宿天鹅堡温泉度假酒店》
 
大山的寂静加深了它的寂静
我在它的暖房里
像一只慵懒的猫
银钟花在小风里舒展开一片花瓣------我没看见
短尾猴在枝间跳跃时碰碎了雨水------我没听见
哦   我睡得比一座大山还沉。
 
我梦见了一个道士领着一群流水
白云下
一只白鹅的脖颈伸向湖水
心无挂碍  无有颠倒恐怖
多好啊
我愿意这样睡着
年老的我在上帝的一张白纸上
无限缩小……
 
《高山流水》
 
水从高处下来   像奔命的白狐
水从高处下来
像孤独者听见了亲人的呼唤
我驻足时
前一秒已经消失
我爱过的恨过的   也已奔流而去……
 
水有一万种风情    铜铃山上的水
有相聚的快乐
离别的愁绪
在岸上踏歌   懂你的人必会听出弦外之音
当我低头
一片水里晃动着一片云彩
多默契啊
它们一样的颤动
那些知我的人
也如这高山上的流水
在我拾级而上的途中
轻轻环绕着我的心。
 
《朝山路上》
 
过文成县城    向西
洞宫山一路迎送   
峭崖上的竹林和松涛   像大山的翅膀
越走越高
越走越接近修行者的心。
 
大山有无数个是与不是
出与进的路口
此时进山   最想领略到一道峡谷的空性
清明前的雨水飘起 
山梁喝醉了
它的子孙纷纷出动   啊  满山的云雾!
都在触摸着苍穹最高的渴望。
 
小隐者   在山水之间
把出世的心捧给春天  
绝佳处满眼都是道骨仙风
一座山这样如如不动
我们何须万丈豪情   在陡峭的人生中
滚一身的风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