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谷列 ⊙ 生命之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1年诗十首

◎甘谷列



◎在途中
 
在途中,我注视着你们
刚刚到来的土地
在车窗外绵延起伏
多少景物,一晃而过
我刚刚看到了你们
但转眼又要离开
我心里不舍,却又不能
让我留下,在此安居
这也只能是一厢情愿
人生,多少风景只是路过
能够看见即是幸运
能够到来就是美好
多少事物就是这样
一转眼就过去了
在我们人生的途中
 
                  2011年8月记于东北旅途中。

◎ 在万米的高空上
 
在万米的高空上
万米的蔚蓝包围着你
仿佛你在天空飞翔
噢,不,是飞机载着你在飞翔
它载着你在蓝天白云中飞。
万米的高空上你几乎没有任何知觉
如果没有舷窗外的湛蓝与白云提示
你几乎感觉不到!
它们一大片一大片铺在你的眼前
向你展现另一个世界
围绕着飞机的光,围绕着飞机的蓝
那一定是世界的另一种光,另一种蓝
它们让你不得不承认,世界还有很多神秘
远未被你看见,远未被你认识。
 
             2011/8,记于航班座位上。

◎ 植 树
 
我和厅里的同事们一起去植树
我们上车,驶向五象岭
我们一起去劳动
这是难得的机会
让我们从办公室里解放出来,放放风
这是难得的锻炼,难得的松松筋骨的机会
 
久坐办公室的人
容易腰酸背痛
容易腰盘突出
容易脑力不足,神思不清
我对天天坐办公室抱有一种天然的反抗心理
 
仿佛我是一棵树
宁愿种在山岭野外
也不愿栽在温室里
 
我宁愿在名山大川之间
面对蓝天和清风
将自我从体制中放逐
到另一片自由的空间
 
我热爱种树
不仅仅动手种植
还用心去种
不仅仅是劳动
还是另一种更难得的自由
更难得的精神放松
 
从整天无尽的公文之间
释放出来
呼吸一下野外清新的空气
 
劳动是光荣的
植树是美丽的
因此我们,又光荣又美丽!
 
                           2011-04-27

◎ 台风来临(原作)
 
天空一下暗下来
狂风突然刮起
暴雨突然降下
不,是倾泄
雷突然打响
心灵突然震动
噢,台风,终于来了
在所有的人热得受不了的时候
就像七月天的雪水
降了下来
窗外的天空
一片暴雨
窗内的人
关了空调
打开了玻璃窗
让凉爽的狂风吹进来
办公桌上顿时纸片纷飞
雨珠也打了进来
窗只能关小一点
看着窗外的暴雨
他恨不得站到雨中
让暴雨淋个痛快
他看着,看着
出了一会儿神
然后走了回来
回到电脑前
坐下来,继续工作
他内心的风暴
慢慢熄灭
现实的窗外的风暴
也弱了,小了
半个小时过后
又是雨过天晴
 
你看台风
把一个人的工作打断
又不得不恢复它的秩序
生活就是这样
时不时被什么打断
可过后不久又仍然恢复
一如既往地继续
 
               2011/7/29下午
 
 
◎台风来临(修订版)
 
台风来临
便是世界的风暴来临
肯定有一个大领导在天空的某处
训斥这一个麻烦的制造者
这个麻烦的制造者
刚刚给一处地方制造了麻烦
又恼怒地跑到另一处
又肆无忌惮地制造麻烦
台风从北海三百里奔袭
跑到南宁这座绿城
看见了满城白色楼房点缀的绿色
又看见了正在打造的民歌湖
于是它一下子狂性大作
天空一下暗了下来
狂风突然刮起
暴雨倾泄而降
轰雷突然打响
给这座城市的人们制造了心灵震动
噢,那些办公楼内
备受煎熬的人们纷纷庆幸
台风终于来了!
在所有的人都热得受不了的时候
台风就像七月的雪水
从天而降
窗外的天空
一片暴雨
窗内的人
关了空调
甚至有人打开了玻璃窗
让凉爽的狂风吹进来
办公桌上顿时纸片纷飞
雨珠也扑打进来
只能将窗户关严
有一个人
看着窗外的暴雨
他恨不得站到雨中
让暴雨淋个痛快!
他看着,看着
出了一会儿神
然后走了回来
坐回到电脑前
坐下来继续工作
他内心的风暴
只能慢慢熄灭
窗外的暴雨
仍在不停地继续倾泄
下班时分
塞车啊,奇观啊
传言啊,短信啊
于是我上网看见
南宁成了一座水城
那个民歌湖真是壮观极了!
那个壮观的奇景
我不敢在这里传述
生怕被领导训斥
说我也是麻烦的制造者
我内心明白,只有台风
台风才是真正的勇敢者
它才真正地考验了我们
 
别的不敢说
我只能说说我自己
它把我一个人的工作猛然打断
之后,又不得不恢复了它的秩序
我又成了生活链条上转动的一颗螺丝钉
它刚刚解放了我十分钟
又让我恢复了原状
我从中看见,生活就是这样
时不时被什么打断
然后又恢复它的秩序
它仍然一如既往地继续。
我只能远远看着台风远去了
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这一次台风过去了
下一次它什么时候来临
真的难以预知
这只能看台风的脾气
说真的
对于这个麻烦的制造者
我,确实有些爱恨交加
 
                       2011/7/29,9/30

◎ 生 病
 
生病又有什么不得了?
我照样来上班,照样来办公
你来办事我就热心给你办
没人来办事我就埋头起草公文
我生病了,可是我不能停止工作
我不能请假,甚至也不能让人看出我生病了
——我需要上医院我需要在家休息
那是妇人们的请求和伎俩
我轻伤不下火线
这点儿小病不算什么!
我不愿意让人看出
我不愿意影响工作
因此你看见我,跟往天一样
忙得团团转
你丝毫看不出我生病了
疾病在我体内跟我对抗
我咬牙坚守岗位
我的尊严,不允许我上医院
也不允许我在“家”休息
我的疾病被我驱赶出意志的边疆
当我下班回到了“家”里
茶饭不思,倒头就睡
现在它在我体内发作
我终于躺倒休息
任由身体像一块烙铁一样沉重和发烧
虚无填补了我跟工作之间的空隙
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的睡眠
让我好好睡上一觉吧
让黑夜里的这个人
得到神的眷顾吧
让我明天好起来吧!
 
                    2011/8月底,南宁


◎ 我只能到我的命外去当厅长
 
他们恭维我,说我是个处长
哪里?我连个科长也不是!
他们说我年轻,来日方长
哪一天当上个厅长也说不定!
呵呵,这令我觉得好笑——
我不能当上厅长,正如我不能当上国家主席。
 
我只能到我的命外去当厅长,去当主席。
我只能到我的梦里去挣大钱,去发大财。
我只能在我的命里去做好人,去当小干部。
我只能在我的命里去奔波,去历经坎坷,去碰得头破血流。
我只能在我的命里去写诗,去当一个不合时宜的诗人。
最终梦想跟李白杜甫他们坐在一起,喝酒,或者谈诗。
我只能在我的命里当一个不合时宜的诗人,
把现实的功名利禄统统蔑视或者放弃,
最后一不小心把这首不合时宜的诗写上。

                                2011/10

◎ 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来自林场,生活应该好过,
谁知道我每月只有1200元工资
我感到不好意思,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背后种有桉树,应该有几百亩桉树
谁知道我一棵也没有!
我感到异常惭愧,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在大学里教书,称呼我为教授
谁知道我连讲师也不是!
我感到异常惭愧,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当个什么长,称呼我为科长
谁知道我什么长也不是,我只是一名新兵!
我感到不好意思,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到处帮助别人,是想要出名,
谁知道我只是出于一种天性,纯属本能!
我感到不好意思,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到处拍照,这人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我只是一种爱好,根本没有目的!
我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以为我这么卖力干活,是想要留在厅里工作;
谁知道我根本无此可能!
我感到异常惭愧,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想象。
 
人们不知道我写诗,人们不知道我将要离开;
虽然我很想继续为林业厅贡献绵薄之力
但我没有这个好机会,我感到十分惭愧和遗憾!
 
人们不知道我如此热爱这个国家,如此热爱这些人民
虽然我能为国家贡献的十分有限
但我愿为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人们不知道我的很多,人们不了解我的太多
但我相信他们终将理解——
我其实只想做一个为人民好好服务的人!
 
我感到十分惭愧,因为我不符合一些人的想象。
我也感到十分自豪,因为我不符合一些人的想象。
怀抱着为人民服务和奉献的信念,我走在我的人生道路上。
 
                                    2011年11月

◎ 活出自己的气节
 
活出自己的气节
不为别人所左右
 
活出自己的精彩
为国家竭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活出自己的意义
为社会做出一份贡献
 
活出自己的气节
不为任何人所左右
 
必须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
才能对得起每一个关心自己的人
 
做好自己,干好工作
这是人生最基本的定理
 
怀抱着坚定的信念
我努力为人民服务!
 
活出自己的气节
为这个社会奉献一份担当
 
不为任何私利所左右
不贪图任何不义之财
 
在这个社会里,活出自己的气节
这就是我内心里坚定的信念!
 
                              2011年11月

◎ 在人生中
 
在人生中,我们各有各的故事
各有各的前途和命运
各有各的归宿
 
在人生中,我们有过多少际遇
有些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些仅仅是擦肩而过
 
人生有缘相聚,有缘同事
即使是短暂的一年半载,也总是好的
自然而然的缘份,多好!
 
在人生中,多少人的相遇和别离
最终彼此相忘于江湖
最终风轻云淡
 
而一年的同事期间留下的友谊
足够温暖我的心灵
足够我长久地回忆
 
                   2011/12

◎ 光辉
 
那些在土地上默默生长的生灵
最后又默默地死掉
无人关注,无人在意它们
更无人痛惜它们关系着什么
直到人心荒漠
田里长不出稻谷
河里不再有鱼
泉水不能随便喝
空气中布满了灰霾
我们才开始怀念
怀念那些曾经有过的好日子
尽管那时有些贫穷
但生命里却拥有许多光辉
现在它们黯淡了
年轻的一代更无从知道
他们有时以为那只是不可信的传说
他们的将来我也难以预知
但我希望他们能得到一个更好的结局
然而,如果没有一种力量推动
他们也许就会滑入……黑暗的深渊
 
                           201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