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想干的一件事》(26首)

◎非亚



非亚的诗(26首)


 
 
 
《永恒的事物》
 
 
很早我就知道
这世上没有
永恒的事物
 
就连古老的月亮
也不例外
当我在阳台
再次见它
 
它还在摇摆
但已憔悴了许多
已没有早年的
明媚!
 

 
 
《有一天,我死得——是如此的一干二净……》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大笑着把我的诗集从窗口扔出去,会说,瞧
一个傻瓜,我觉得,他写的东西
纯属扯蛋
 
那时我已是一个死者,像空气一样轻。在8000米以外的高空
已听不到大海的狂啸
 
 

 
《向灵魂致意》
 
 
向灵魂致意,向雨水中闪亮的雨衣
致意
 
向阴天的公园致意,向快速穿过公园的
汽车致意
 
向鸟儿,几只藏在灌木丛的鸟儿
致意,它们叽叽喳喳,已鸣叫了一整个
早晨
 
我累了。但灵魂的黑城堡,还是让我
从松软的沙发跃起
 
向天空致意,向三个木匠和一口棺材
致意
 
向一块铁鍬,草地上挖开的红色泥土
致意
 
它们冒着新鲜的气息,啊,准备埋葬死人的
热气腾腾的气息
 
向伟大生活的黑色元素致意,向一个哀愁的
老妇人面孔致意
 
我和它相拥而坐。此刻,我乐于听到它
在铁皮屋顶下发出的一声叹息
 

 
 
《给死神打个电话吧》
 
给死神打个电话吧
它是不需要号码的
 
它是不会占线的,它随时在那里等着
聆听着
 
它呆的那座尖塔,它住的小木屋
它欣赏的血色黄昏
 
有人拿一把刀,在劈空气
有人在雨中,盲目地滑行
 
也有人,顺着台阶,在巷子里
左转右转
 
也有人被伤害了,在电话亭
哭泣着打电话
 
 

 
《等待》
 
我在客厅的一幅挂历前站立了一会,我看见它
仍挂在那里,但今天
已经变得过时
没用
很快就被扔掉
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个冬天
在北京,在清华大学的一块空地
树木光秃秃的
池塘已静静冻结
太阳像一枚发白的钱币,挂在
下午四点钟的天空
我站在那,独自一人
周围没有雪
没有特别的响动
我转过身
不知是等待某种东西降落
还是奇迹的来临
 

 
 
《唯一的希望》
 
如果我还可以行走,可以写诗,做爱
 
我希望像鲶鱼一样生猛
 
而不要像一具
 
被扔进福尔马林的尸体

 



 
 
《树叉间的月亮》
 
 
从金大陆海鲜城出来,拿钥匙去开自行车
再推着,下降到低几个台阶的人行道
 
在一群桉树中间,是一轮远得不能再远的
明月,它的下面,是嘶鸣着掠过汽车和摩托的
街道
 
 

 
《我想干的一件事》
 
 
有时我想,从每天工作的大楼飞出去
我厌恶了每天看到的一切
它们重复,单调,既没有新鲜的视角
也没有任何震撼
 
上个月,在阿姆斯特丹到米兰的航线上,飞机带着我
冲上蓝天,但即使这样,我也没有
碰到天使,遇见上帝
 
是的,有时我想干一件
让人惊奇的事,我厌恶了镜子中陈旧的面具
我试图让头发
变得更短,我希望留胡须,穿骷髅
图案的T恤,抽大麻,戴耳环,举止粗鲁
像地下摇滚歌手,在午夜的大街
狂呼乱叫
 
是的,有时我想扔掉,手上的一切杂事,从那些
图纸堆里脱身出来,我真想摆脱
阻止我前进的障碍
死气沉沉的天气
 
冒一次险,从大桥上跳下,作一次蹦极
进入死神的怀抱,再挣脱出来,让那些规则见鬼吧
现在我手拿一把铁锤,走近窗口
我要干的,是引起楼下警察的注意
是一块一块,敲掉眼前的
玻璃
 

 
 
《对死神的警告》
 
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身无分文
唯一有用的,也许就是
一根拐杖
我也许会被它百般嘲弄,纠缠,难堪,在病床上
直喘粗气——
但是老兄,你应该明白
在被它拆散
运送到另一个地方烧掉之前,我也曾快乐地
践踏过它
我们扯平了——
我中学时代在田径场上的狂奔,可以说是第一次
对这个披头散发
又老又丑的家伙的警告
 
 

 
《陈旧的》
 
 
在笔记本上他写道
 
整整一年了,生活在慢慢升起的墙壁中
 
变成了一张椅子,一张桌子,正等待一个陌生人
 
敲门,进入到积满灰尘的
房间
 
 

 
《一场雨》
 
 
有很多人写过雨,但可以肯定
没写过眼前这场雨
 
稀里哗啦落下,在傍晚,窗外
那干燥的水泥地全湿了
 
从周围的反光,可以看见天空
和职工家属区的两幢高楼
 
还可以看见树,摩托,和一排单车
它们凌乱,沉默
 
它们是夜里毛孔张开的野兽
 
现在是十点,并不算晚,但白天人群的
大多数,已回到各自的家里
 
我推开门,来到了阳台,那雨中吹拂的风
让我感到自己在摇晃
 
我扶着栏板,我知道,我在这里站立一宿也是没用的
也是不会有答案的,就像现在
 
有两个人从明亮的办公大楼出来
穿过平台,走下台阶
 
仅仅是想在雨中,快速地穿过黑暗
消失在楼房的拐角
 
而不是为了回答,我脑海的问题和注视
 
 

 
《岁末抒怀》
 
 
一年又过去了
我抬起头,向窗外看去
一动不动的身体
仿佛正站在桥上,扶着栏杆
注视河水
伸出手
在向云朵告别
 



 

 
《灵魂的……》
 
 
每一次我们都在饭桌上讨论,灵魂是无辜的,是鲜红色的
是值得尊敬的
 
当它从子宫出来,它要成长
要发出声音
 
它要在房间,留下浓重的气味
 
我们还记得它幼儿园的模样
记得它青春的脸蛋,记得它托着下巴像一件
摆在案台的物品
 
记得它像闹钟,在早晨,一次一次
将我们惊醒
 
让我们匆忙从床上爬起,漱口,穿衣,吃早餐
让我们打开门,像一股水流
有了冲下楼梯的
欲望

 
 
 
《死神的本领》
 
 
人就是这样
说不在就不在了
这不
不久前我还在大楼
见过办公室的余主任
但现在,确切地说
他已经被
死神买下,在人世
已经不再
存在
 
 

 
《无生命的……》
 
在夜晚,我总爱这些疲软下来的
空气,爱这些乱七八糟的房间,脏了的杯子
书籍,报纸,和衣服
我总是沉默
懒得跟它们说话,我喝水,翻书
转过身去
我一次又一次地走动,一次又一次
穿行在
那些无生命的光芒中
 

 
 
《有关货运列车的比喻》
 
 
每一天都会在我的生命里
减去一些
 
每一天都会有火车
从这里到那里
 
又一个冬天过去了
它们在铁轨上
冒着青烟
 
它们运输繁忙
 
而我,就像一座
废弃在铁路边的仓库
 
看着货运列车
慢慢地,把仓库里边的东西
转运
搬空
 

 
 
《某一个梦》
 
夜里有时,会突然
惊醒,因为白天走过
大街的死神,此时正
戴着口罩,穿一件
白色的大褂
像一个医生
站在我
树枝交叉的
窗口
 

 
 
《驱散的……》
 
 
我坐在七楼,在一台电脑前
画图,打字
 
我的身后,是浅绿的窗帘,和窗帘外
火热的工地
 
在吊塔和黑暗的大楼间
飞过又一辆红色的出租车
 
街道两侧的树木,像一团团低矮的
移动过来的烟雾
 
而灯光,始终喜欢把一些东西
驱赶至角落
 
我从七楼的窗口,看见有人
在医院的门前拐弯
 
而夜晚则一直,想把黑暗
驱赶到一座,我行走的向上攀爬的楼梯
 
 


 

 
《横过马路》
 
 
一阵风吹来几张落叶,我抬头
又一次看向马路
骑单车的人还是在骑他的单车
走路的人还是埋头走路
房子停在原地
看树木长出新叶
我从单位大门出来
像一个疯子,站在路边
我知道这个春光明媚的中午
没有人会搭理我
我看了看左
又看了看右,迈开脚步
转眼横过了马路
 

 
 
《1月13日》
 
 
早晨起来我知道今天
又是新的一天
真难得阳光经开始照耀,多么快乐
现在我可以
自由地干自己的事,用牛奶
鸡蛋,和面包,填充空了一夜的胃
空气新鲜,打开窗户
让它们涌进
没有人阻止,淋完了花把水
装在一只塑料瓶子
此时我真想飞,飞到
宿舍区侧门的上空,但现在
我更愿意呆在家里
面对一张白纸,去写点什么,窗外
传来远处机械的撞击声,我抬头
看向书柜,几天没擦的桌面
又有了一层薄薄的
尘土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生命是一次循环,当我知道,并明白
我已经二十,那年在桂林,阳朔
兴坪,我对着夜晚那可怕的,压迫过来的山脉
在暗淡的街道,想——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二叔的月亮》
 
 
那年在乡下
我遇见一个人并把他抓住
朦胧的光线下,我发现
他不是二叔,而是正在升上树枝的
月亮
 

 
 
《晨光是这样漫过桌面的》
 
 
我喝一杯水,吃一块面包
我坐在那里只是想
尽快把足够的能量,填充到自己身体
我的胃空了一个晚上
我的大脑等着把今天的公文包
塞进柜子
我上了趟洗手间,扔掉了属于昨天的一切东西
把头发弄湿
涂上啫喱水,重新梳理,当我
穿上T恤
拿起钥匙出门时,我看到周围的晨光
比之前
已经更明亮了一点
 

 
 
《下一场雨吧》
 
下一场雨吧,我抚摸着自己的灵魂说
都够干燥的了
 
都够软弱无力的了,都够一阵风
就轻易刮起一阵尘土的了
 
下一场雨吧,我替自己的灵魂说
因为在万物中,它没有手,没有腿
甚至连嘴巴也没有
 
它像一团烂泥,垂头丧气的灌木
躲在某个角落
当我在窗前,听到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知道,雨水会顺着树叶落下,会顺着泥土
渗到脚趾
 
只是我的灵魂,它花了一个月
才等来这场雨,在一种彻底的浇灌之前
是的,它等得
确实是够久的了
 
 
 
 
 
 
《新生的感觉》
 
 
我头发长了,妹妹说
待会去剪发
她用一架摩托,带我去她的发廊
我在一张椅子坐下,等阿兰过来
我认识她
她在这很久了,她把洗发水
倒我头上,然后开始
当我换到另一张椅子,发型师阿林过来
开始为我剪发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当我
看到头发,被嚓嚓剪掉
我丝毫不痛惜
剪吧,让那些多余的东西
离开我,落到地上,滚得老远
成为灰尘
烟雾
再也看不见
我坐在那,希望剪一种
两边剃得精光的短发,十几分钟后
我从镜子打量自己,刚才进门的
那个青年已被扔掉
我倍感轻松
仿佛那一刻,我已重获
新生
 
 
 
 
《让我们在日光灯下谈一谈死》
 
 
让我们在日光灯下谈一谈死,谈它的苍白
它的贫血,和它患上的多疑症
 
谈一谈它的筋和骨,谈它魔术的
身段,手指和长袍
 
谈它图书馆的出现,它盯上那些读书的青年
已很久了
 
现在,放假了,下班了,我们吃完饭
我们无所事事,我们打牌
 
我们在灯下聊天,喝茶
回味它送给我们的奶糖
 
回味它蛀空的牙齿,并且用舌头
一次次地去舔
 
我们围坐的那个长方形餐桌,铺一张白色的
台布,并摆了一盘鲜红的水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