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山南途中(外一首)

◎张杰





《山南途中》
 
山南途中,桃林抱着四喜鸟,
小路,抱着我,轻轻登陆天空。
 
油菜田盛装莅临,社会名流一样
拥着熠熠闪光的桃林。
 
一只隐形手,拧亮小草的花灯,
野餐的小鸟“唰唰唰”,尚不知畏惧。
 
被围挡的羊,这春的访客,寂寞,
天真,悠然接近五点的晚阳,
小蜂嗯哼着小蜂,把我当做岛屿。
 
天空魔样的古墓,隐秘升起,
我手握桃花,一团物质的火球
用死,换来墓室的光明。
 
桃花尽头,走出牧羊人和羊,
走入空中,半神半人的某个剧场。
 
扑簌仙气的土道,颤动
蘸红铠甲飘落的桃林。
 
绿绒蒿草生僻在荒道上,
叶蔓的汁液,流淌雀鸟的乐园。
 
桃林蜂鸣,空气清凉——鞭打
嗡嗡土尘,野外苦味又甜蜜,
混浊液体里,翻滚着魔力的大厦。
 
            2018.3
 
 
《死亡大街》
 
充满死亡的大街,
放映着大街的幻像。
 
大难在大街上开着花,
一步一个大街的昏沉。
 
电影已上映在大街,
只是结尾还未放映。
 
失常的片中曲,伴奏失常的舞蹈,
这些都属于死神般的大街。
 
太空里,宇航员修理着深邃的黑幕。
大街下黄土的黑坑,扭弯了头颅。
 
混合着金钱、暴力,烟草般的大街,
恐怖之路在白昼仍淌着金色汁液。
 
青铜的大街解放了权力的金属击打。
地下电流通过地下涵洞,寻着光明。
 
那些静物像盲人,听着大街上的鬼步。
我们都属于大街上走来的双重死神。
 
               2016.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