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语

◎吴兵



1.向人世表达善意是诗人的宿命。

2.人世的清明和生命的单纯为诗之美,悲悯、忧患、祈祷、渴望源自人性深处。

3.诗最终使人获得内心的安宁,这使许多为诗找出的理由和希冀显得多余。

4.诗不需要那么多的形容、夸张和强加使自己显得肿胀。

5.诗不需要声嘶力竭和装模做样。爱与悲悯直面相对。

6.诗以干净和单纯显示自己活的生命。

7.谦卑并不总低着头,不然,我看不到眸子是否清澈。诗歌清澈的部分,是我喜欢的,如我生来喜欢湖水和蓝天。

8.灯,独自亮着,有人说它是夜的向导,而指引我的灯,是亮在心里的。

9.朴素的必简单,诡异的必复杂,诗不会在二者之间走钢丝。

10.真情往往是朴素的,虚假往往是花哨的。朴素的力量最为强大。

11.亲近自然,并接受任何现实生活的补丁。

12.好诗是对自我生命的一次次发现,在精神之旅中完成,故珍贵。

13.毫无疑问,我们的诗歌也是中国文化的一种接续。思想无国界,但用本民族的语言方式表达诗意永远不会错。珍惜,而不是糟蹋母语。汉语言多么美妙。

14.汉语之美,是千百年来千锤百炼而成的,不是谁造两个奇怪的句子就能称之为创新的。

15.思想的先锋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把先锋当作追求技术和词语的新奇,就大错了。语言的发展,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缓慢的过程。

16. "先锋"就是一个说辞,先锋并不意味着就写得好,"传统"未必就意味着写得不好。就像口语不口语,也与诗写得好不好没有根本的关系。

17.内心差异性的独特感受,才是诗创造性的魅力所在。

18.司空见惯中的独特是诗人的独特。

19.诗人的内心现实感受远比辞藻重要得多。

20.逆内心而行是可耻的。

21.有的诗,诸多潜在的发问指向生命本源。就像葆有本真而不能裁判本真一样,诗给不出答案。焦虑与不安的背后是诗人渴望共同得到的一个安详的归宿?我权且把这作为一个诗人对诗的一种理解。

22.诗的不可言说,让人明白了不可言说的含义。诗是陈酿。

23.诗是情感的渡船,经验的盘扣,人间的烟火。

24.如果内心需要,抒情怎么不可以?浪漫怎么不可以?谁能给其安上枷锁?肥沃的土地上麦浪金黄,盐碱之地也会长出洁白的棉花。

25.物象的变异,有感知的限度。诗的想象,是有对应的,也是有限度的。不能没有想象,但千万别想象过了头。

26.时空感,使审美广阔深邃,诗亦获灵妙。

27.忽视了真实,所有的写作都是徒劳的。

28.写作,怕就怕把自己当天才,居高临下,认为怎么写都可以。

29.诗是小众的之说,看似抬高了诗,实则是大大降低了诗。小众的,给随便乱写的轻率找了借口,给平庸找了借口。要使大众喜欢阅读,就必须尊重艺术法则,就必须有境界有怀抱,必须下苦功。陶潜、李白、杜甫、莎士比亚、歌德、雪莱、普希金、莱蒙托夫、雨果、叶芝、里尔克、洛尔迦、泰戈尔、艾略特、奥登、米沃什……他们读者众多。诗是小众的吗?

30.有模仿能力并不说明有创作才能。

31.一味把精力用在挑词拣句上,这是写作的初级阶段。

32.耗费心思的谵言妄语,不如在草坡上打个滚儿好看。

33.胡须是多余的骨骼,曾为自己写出这样的诗句得意,现在,厌倦了。胡须不是骨骼,也不是青草,它的确多余。

34.我不可能被莫名其妙打动,却可能被莫名其妙愚弄。

35.为写诗只读诗,形式上无论怎么变化,不过皮毛。

36.技术至上是幼稚的,好诗之好,是已将技术融化为无形。

37.人类永恒的东西,清澈透明,就摆在那,一脉相通。凡浑浊作态的,皆厌弃。单纯、干净,心无旁骛,是真正的生命之美,是各种苦痛淹没不了的。诗不该如此吗?

38.从某种意义上说,诗人是一个易于忧伤的人,只是在什么时刻忧伤别人不知道罢了。因为敏感,故而易被触动。

39.诗的木匣里,月色的忧伤往往比阳光的炽烈要多得多。

40.老于世故与伪装,是诗的大敌。

41.听到低泣的声音了吗?仔细听,再仔细些,直到听出它来自自己的胸廓。

42.如果说诗在生活中,不如说是诗在诗人的生命中。没有诗人的敏锐与独具慧眼,诗也会于生活之中长睡不醒。如果深究于庄周与蝴蝶、蝴蝶与庄周,诗人也有诗人的困惑。

43.诗一旦与史相连,写起来大不易。

44.诗是随身携带的宝物,它在暗处才会发光。这微弱却顽强的光因缺少实用性而往往被人忽视。

45.写作,心存敬畏。艺术不是空的,必须由心灵占满。

46.非要把诗写成生离死别那样吗?生命体验不到,精神深度不到,“为赋新词”,硬写,会让人难堪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样的诗句与生命体验,颇入人心。

47.不要指望诗会爆炸。

48.颠三倒四,莫名其妙,究其原因有二:或译者汉语水准低,或译者外语水准低。好的翻译一看就明了,把外语翻译成汉语,就怕把外语翻译成了外语。

49.以数量来衡量创作成就是可悲的,一火车玻璃与一颗钻石无法相提并论。当然,玻璃与玻璃的品质也不一样。

50.想象力是才华的一部分,可遇而不可求。

51.诗一旦与自己的生命游离,就只剩下空洞的词语了。

52.经验是潜在的,一直被打磨,偶尔显现。

53.用作品证明自己,这是艺术家唯一须要做的事。

54.不要动不动拿外国诗人说事,好像自己具有国际视野,殊不知国内有些优秀诗人并不比他们差。

55.记得名字,但不记得其诗,此为诗活动家,或称之为诗爱好者。记得名字,其诗也广为称道,此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人。

56.分行的文字,并不一定是诗。

57.诗贵自然,夸张、形容一多,就显得“装”。词语与知识的卖弄不是诗。

58.老老实实读书写作,先做一个好工匠。当大师成为馅饼满天飞的时候,好工匠多么稀少。

59.莫名其妙与哗众取宠,很多时候是一个意思。

60.当下一些所谓的诗句当成日常话来说,会让人莫名其妙或大笑不止。语言首先是日常交流的工具,能够交流,才有艺术与美。

61.一个好诗人总是不屈服什么,良知使然。不屈服的方式,各种各样。

62.干净的诗,沾满了露水。

63.弃了向度、维度之类的僵硬,让我们谈谈灵魂和命运。

64.敬畏存在于低处,诗人并不高人一等。

65.不懂装懂的评论,多以大话空话装门面。行家的评论,多以实话真话说具体。

66.灵魂是血肉的灵魂。具象的,才是可感的。

67.舒展而又内敛,对一首好诗不矛盾。

68.诗越写,人应该越真诚。诗不像加减法那样简单,但也不像杂耍那么多余,卖弄和炫耀不属于诗。

69.有意有象,合之为意象。对诗而言,意一般不能大于象。这个尺度的把握,见功力。

70.意象过于繁复,诗会显得雕琢,人为化,自然魅力减少。

71.诗不骇人听闻。

72.诗不是哲学,不是杂文。诗愈纯净,愈迷人。抑或说,内心愈纯净,愈迷人。相对于纷繁的世界,改变与不改变什么,都需要这份纯净。

73.明代董其昌论书法言:“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观现代诗,也可以此合而通论。何故?盖美之取向高深之终为简易。

74.折断的光线,或是折断的生命,或是诗。

75.和蚂蚁交谈,与青蛙同眠——诗的宽慰。

76.凡大而化之的都不是诗,入心的必微而化之。微妙,诗之魅。

77.过往,死亡无时不在。斜阳进窗,诗的木椅多么安详。谁在跑道上与时间竞技?

78.忙于贴标签的,是诗人吗?

79.写作是马拉松,才华与修养具备者,坚持到最后,作品有了韧性,也就耐读了。

80.艺术,不仅是天赋,正直、悲悯,综合修养,皆不可缺。

81.一个人的才情和修养,对写作极为重要,对能不能长久地写下去极为重要。

82.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其拥有的远远超过自身,也包含着诗,但发没发现是另一回事。

83.回避还是表白?这是个问题。有一件事不是问题——把诗中的水分拧干。

84.遗弃的卑微,正为诗所用。

85.形而下与形而上的临界点在哪?我想,好诗就在这个奇妙的临界点上。

86.精神的木柴越多,诗的火光越亮。

87.寂静远胜虚荣。

88.坐在时光的秋千上,诗让人不知不觉晃动起来。这不是梦。

                      2016.5.8—2019.12.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