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是兄弟,也是情人》《二月之夜》《三份》《站在大海一边》《场景 》

◎殷龙龙



 
《是兄弟,也是情人》
 
 
一根针插进大海,头疼的情人
开车带我旅行,没机会莽撞的情人
给我洗澡换衣的情人
后来抱着被子、纸和笔睡了
卑微得像租来的钥匙
 
空气是你宠爱的情人
无人的大街是你遗弃的情人
一杯水藏在高处
蜜蜂绕着它,偏爱这样的甜
撕了表皮钻到内在,血淋淋的情人
不小心被曝光
 
像食蚁兽
兄弟,出门不应该长成大叶植物
接人不应该有酒虫
一个个如约而至
 
醉是一朵花的情人
肝是胆的情人
三月,多次把轮椅扛上车的情人
野蛮地敲知更鸟的情人
黄昏托着鼓点,在耻骨的高处
和陀螺一起旋转
醒不过来。暴风雨做完该做的事
它,盛开了
 
《二月之夜》
 
一条江水把惊慌洗净
你准备了房屋、家具、花、被褥和叛逆
锌、钙、铁融入我的血液
疼痛就像纸杯用一次
再用就软了
 
半个情人夺走一世的爱
人间的旷达多是由误会而来,大地也是
误会装在瓶中,无人享用
敲敲打打的念头
另一个象声词紧跟着一个象声词
我不会变魔术
却听着疾病和荒凉
 
听街边的葵树,说约会之夜
最好迟到
情诗最好未完成
 
 
 
《三份》
 
给儿子一群美丽的牛羊吧  
当他发烧,高楼呼吸不畅时
那群粘人的动物
依偎着你。西南广袤
却把三分之一给了我 
还有三分之一,给羊羔敷冰袋  
即使他把你当成巫师 
你也用符文指环  
把他变回麻雀 
照顾好麻雀意味着你是一张铁丝网
其余的三分之一
还没被扎伤
 
 
《站在大海一边》
 
越来越想
站在大海一边
越来越想提前过生日;气息膨胀起来
像马达轰鸣但却给它消音
疼痛在夜晚被吹灭
上帝得意地叫我们枕着圣经睡
叫梦坐在副驾上
一片蓝弓起
我的爱在船上打电话,在水中接电话
 
听到座头鲸!
它的尾鳍高高举起
一部立法者的著作
 
我的爱,不再混迹诗人圈
隔着苍茫时空
无需在甲板上短叹
 
最好的诗歌无法让更多的人知道
自由啊,你真的不自由
要做就做我们厨师长的女儿
美食装在五层楼里
有空虚
乘虚而入
 
她从此烧成陶罐的模样
她的声音有点沙
让人觉得银滩是从时间的缝隙漏出来的
漏向我之前
她捞起方向盘,哭着,逆生长
你可能听说过她的侠义
我再告诉你她的小气,只许我爱一人
像针灸只认准一个穴位
 
兜住诗和病吧
一袋买生存,一袋卖形骸
海水涌进来
它们都被压成半月形
它们的颈椎嘎巴嘎巴响
脖子似乎要断
疼痛就是一部诗史
我告诉你,这个黑黑的砖头如果放在出版署
准保被查封、焚烧
 
疼痛搁浅了
自我放逐的肩胛骨,终于战事连连
海浪前赴后继
伙同一些舰船
 
毕竟,只能留一条命陪近处的渔火
脊柱骨全部串在大蚝之乡
如果以前没影响你
这个脑瘫的,靠朋友接济的
你珍爱的
今后会在无用中挥霍大海的积蓄
 
 
 
 
《场景》
 
我喜欢在沙发上看
我发烧的样子,它让一场电影放肆地拉长
就像你拖着硬硬的脚步
 
我们不受约束,疾病同毛毛雨
洋洋洒洒。爱情站在皮肤科的门口
等着随手的罚单
 
它想不开的样子真是让我开心
当然是下午坐在前面
让我的双臂搂紧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