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触手可及|吴兵的十首诗

◎吴兵



触手可及
 
1
 
阳光渗入体内
在缝隙间来回穿梭
骨节轻微响动
所谓活着
就是把这些穿梭和响动
想象得
像樱桃那样红,像萝卜那样脆
 
2
 
不要什么甜蜜
只要一些风轻轻吹过
只要一件薄衫
像月光一样薄
月光一样的薄衫
随手而来,只一件
宽慰就随风散开了
 
3
 
想航海
并不占有海
自由是不歇的潮涌
手伸进水里
仿佛伸进了鱼的梦里
倒影随涟漪消散
轻如羽毛的人
在蝴蝶的翅膀上
看到一丝光亮
 
4
 
他乡的细沙可以当作药
敷给内伤一些温热
春天!春天!
一些词汇也可以当作药
当作咖啡,不加糖
啜饮不由自主
 
5
 
物归原处
该收的都收走了
孩子们忘了回家
无论远近
怜悯一览无余
迷恋滩涂
一只水鸟缓缓移动
时间能让一切变重
也能让一切变轻
 
6
 
蜗牛触角
老虎尾巴
是侧面,和另一个侧面
胶水失语
纸屑起舞
是空洞,和另一个空洞
 
7
 
试着找到
前一秒和后一秒的
界限
却突然晕厥
一只船漂向大海
成吨的秒、分钟簇拥
物体滑行越来越小
 
2012.7.10写
2018.1.15修改
 
选一条远路回家

天光已暗
选一条远路回家
为的是多看看路边的树,它们
多像一位位老友埋首秋风
 
远处那座医院,灯火通明
与其他高楼一样璀璨
其中的疾痛与呻吟
谁曾陌生?
 
如一捆捆稻草,我们都经历了
一次次把身体蜷曲,再铺展
 
2017.10.6
 
三条腿的椅子

坐在三条腿的椅子上
如同坐在四条腿的椅子上一样
                         
坦然。四平八稳   
因为事先我已经知道一切
 
说的是天气、衣着
和敞开的门
 
我们不谈命运
它在椅子的另一条腿上
 
2001.5.11
 
揉皱的纸

那一团揉皱的纸
跟随我多年
揉皱了展开
展开再揉皱
这些动作独自完成
没有人看见
其实,有人看见也不要紧
那是一张空白的历史
 
展开揉皱的纸
每一条褶皱
都像是我的忏悔
岁月还没怎么揉
我的眼角、额头,甚至灵魂
就已经皱得厉害
我也是一张纸
不知道谁在为我忏悔
 
2002.5.3
 
寻找
 
1
 
在熟悉的理发店坐下
看陌生人闪来闪去
那把推子也在闪
无动于衷地重复着一个个人
 
2
 
昨日花蕾,淡淡的蓝
婴儿苏醒
光,银质的小勺
婴儿的嘴唇
光一样透明
 
3
 
风中的叹息
蚕丝一样轻
眼看着落下
想接住
又怕不经一触
 
4

进入睡眠
身体飘起来,或者沉下去
简单的幸福,午后
一群孩子吵闹着跑过
明亮的床,皮鞋晦暗
 
5
 
丢失的东西
有一天突然找到
指印暖暖
壶水烧干,水珠走散
 
6
 
寻找一个解释
可能是寻找一种真实
也可能是寻找一种遮掩
寻找到也可能失手
像一件瓷器碎在那里
 
7

秋天将被掏空
飞禽加厚着巢穴
山坡上的留守者
孤零零的
一个苹果有着一个人的光泽
 
8
 
握住阴影
握住被无数光怀疑的阴影
一条小虫
睡在米缸
 
9
 
土地被不断翻掘
细小的根伸向远处的花园
雨薄薄的全都开了花
风吹过
衣襟大敞
松柏兄弟,问候高山
 
10

海以一种方式呼吸
有时均匀,有时急促
海呼吸着一种颜色
单调的命运
摇动,却难以摆脱
 
11
 
当人群淹没了人群
我始终攥着一张清单
这么多年
呼吸过的空气,被吹到了哪里
我一直试图赎回
那些花的形状——
肺的纹理在黑暗中透出的清晰
 
2003.12.19
 
什么能让风苍老

什么能让风苍老
我的胡须总在它面前颤抖
慷慨地解开过的
青春的一排排纽扣
现在到了一颗颗系紧的时候
 
风给了我花粉
我却给了它惊诧
我对鞋上的草屑说:
“朋友,你看我来得多么突然!”
 
2000.7.27
 
纸上墓园

没有碑
没有凸起的部分
可以写无尽的铭
写吧
但那多像荒草
蝴蝶飞去
雪静静落下来
雪是闭着眼睛落下来的
 
2016.3.28
 
倾听或者诉说
 
1
 
独处惯了
谈锋正健?不不
沉默可以保持诚实
多少见解
在真相之外
有些人的语言用来表达
而有些人的语言用来遮掩
我不是记录者
但我有干净的空白
随时可以用来记录
 
2
 
学会挤出一滴眼泪
是挤出而不是流淌
我没有看到过狮子的眼泪
更没有看到老虎哭泣
痛苦埋在心底,是被迫的
痛苦的表情认真练习
你可以说我是演员
可我不是
我是狮子
我正为一只蝌蚪挤出一滴
或者全部的眼泪
 
3
 
大街上,人流湍急
这一天的新是多么新
这一天的旧又是多么旧
胸中响着李白的咳嗽
脐带无处连接
拍另一个人的肩膀
说对不起
唐朝的地址忘了
 
4
 
肺去了哪里
心脏去了哪里
为什么叫指甲而不叫清泉
为什么一生不曾更改的名字
没有粉饰一朵桃花 
山路空无一人
有雨时把泪水忍住
 
5
 
那个漫长的冬天
围巾很鲜艳
低头观看
灰暗的身体
恋人般
让我深感意外
 
6
 
一架竖琴被搬走
多少年孤零零的
没有人倚靠、触碰
多想为她归拢好一头秀发
手指从此不再拳头般握紧
不需要看清什么
夜弥漫
逝去的人啊
带走了一盏盏灯
 
7
 
手指向的高度
就是飞行的高度
一页白纸
被茫然抛弃
浪漫的飞行就此开始
那是一只白色的鹰
思与恋渺如微风
游子
切莫姗姗来迟
我以雪花的名义
以溢美
以高调
以除去喧哗的广阔
以情意绵绵
翘首以待与风温存过的
惬意
 
8
 
梨花白,很静的时候
我需要这些白
和我一起静
一起什么也不收拾
一起从枝头
不知不觉落下来
 
9
 
一个从不悲伤的人
这怎么可能
夜晚的花纹
美如狐狸
轻举轻落的脚步
仿佛在另外一个星球上行走
爱过身体里的水滴
爱其睡眠无声无息
 
10
 
十月风凉
凉,小如针尖
拆迁的废墟投下黄昏的阴影
高大的梧桐
一片叶子,慢慢飘落
陡然想起
父亲已经离开多年
又想起他吃饭时的样子
遗憾的是没能想起
我们是不是一同从这里走过
 
11
 
叫一声活着
答应
叫一声死亡
还答应
剩下的就是沉默
用一截溪水
洗净一块石头
与松柏为邻
把苍生放在布衣里
 
12
 
我将安静地睡去
葵花籽刚刚嗑开
安静
取代一声脆响
还会回来
像向日葵慢慢移动
秋天且容我慢慢脱去风衣
慵懒着,像黄昏一样幸福
 
2008.10.29
 
布拉格

马车与橱窗同样安静
从容的钟声铺在石头路上
 
查理大桥
天鹅从没有这么近距离从头顶飞过
 
缓缓涌流的伏尔塔瓦河的波光
从不迷失源头
 
不热爱布拉格
是一种罪过
 
安静,从容
阳光照耀在红色的屋顶
 
2016.9.20写于布拉格至柏林的列车上
 
逍遥

不须主宰
大海不须,击水三千怎样
天空不须,垂云万里如何
不须主宰
 
再小的鱼不为小
再大的鸟不为大
腾空
率性扶摇
 
不须主宰
由北而南
大水蔚蓝
 
振翅而上
风来
九万里快意
一念之
 
随心而动
云霄大明
羽毛翻卷
 
泡沫有泡沫的去处
空间足够
占有是妄言
自在的翅膀始终柔软
 
哪里是预料的归宿
张望多余
不须主宰,不须
 
将空间变为一种姿态
浪漫不空,水珠飞扬
即兴之舞
光阴不觉
 
厌倦了什么
水底的黑暗?
冲天而起
万变之一
鱼与鸟
 
轰轰烈烈
拂掠细若游丝
 
所往
是归来
不须主宰
 
一天的幸福
朝菌的一天,八千年椿树的一天
幸福,或不遇
 
云霓何终
悠然而至
期待的沧溟
何所终
 
2017.3.27
 
作者简介
吴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人,资深出版人。1979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在《诗刊》《人民日报》《人民文学》等报刊发表诗作数百首,还创作有800行长诗《孔子》和大量散文及儿童文学作品。出版有个人诗集。作品入选《<诗刊>50周年诗选》《90年代实力诗人诗选》《新世纪诗选》等众多选本。
1997年参加诗刊社第14届青春诗会。2017年4月23日参加第4届中国桃花潭国际诗歌周暨新诗百年研讨会。
12集大型文献纪录片《苦难辉煌》撰稿之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