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铁心2017年诗选

◎铁心



铁心2017年诗选(56首)


 

碣石山
 
曹操在此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林冲在此
风雪山神庙
奔向梁山
一座火山喷涌而成的溶岩小山
一览平原与滩涂
大多时日游客稀少
我特意来此
登高望远
再捡拾一小块火山石
让海风从它的孔洞吹过
窜入我耳中
 
2017.1
 
 
 
 
丢诗
 
昨晚手机没电了
抓过一本书
在空白处
写了一首诗
今天找到那本书
翻来翻去
翻了好几遍
也没找到那首诗
还有几次是
我想不起来写在
哪本书上了
因此
我丢失了不少
激动时
写下的诗
 
2017-1
 
 
 
 
高原之上
 
在藏区
你可以看到著名的牛粪
贴满牧屋的墙壁
还可以亲眼所见
女人蹲在路边
用袍子挡住排泄
年轻的导游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
某活佛大师
在一所著名的寺院里拉的屎
很快就被众喇嘛争抢
吃掉了
没抢到的
还深感遗憾
 
2017-1
 
 
 
 
诗人的房间
 
      ——赠摆丢
 
每个老旧小区的房间里
似乎都住着一名诗人
熟悉的单元楼
让我回想起
客厅就是书房
书房就是客厅
江边的房子有些斑驳
有些霉味
低调的诗人
在浦东
在陆家嘴摩天大厦的缝隙
传出几声嘶吼
撞击着玻璃幕墙
黄浦江牙碜的水汽
窜入窗内
搅合婴孩儿的啼哭
陈酿与诗行
储存在手机里
无须伴奏
 
2017.1.17
 
 
 
 
替代
 
赶路中
我还在回想
刚才原野上遗落的几只
残缺的石狮子
好像是谁府上的
 
2017.1
 
 
 
 
气球人
 
真害怕
那个卖气球的人
会被大风吹上了天空
我给他拍照
他赶忙把脸埋进了
大堆炫目的充气卡通里
路过的孩子们
兴奋无比
像是遇到了一位
跳伞健将
 
2017.1
 
 
 
 
自拍求救
 
念珠与十字架
组合的项链
挂在朋克头少女的胸前
她低血糖
晕倒在街边
 
2017.2
 
 
 
 
犀牛犀牛
 
上次是两名士兵
手持抢械
守卫着一头苍老的仅存的庞大的白犀牛
今年荷赛摄影奖
有一幅
一头四肢跪地的黑犀牛
头上的角连同一大块头皮
被剜走了
 
在动物园
我带着孩子
观看形同枯槁的犀牛
它们头上的角被磨平了
孩子一直问
犀牛的角
去了哪里
我回答
它们为了生存
不再长角了
 
2017.2
 
 
 
 
鸽舍公园
 
每次去鸽舍公园
在簇拥的人堆里
都会发现几个相像的人
统计如下
有一名像我高中同学F
有一名像我大学同学C
有一名像我原单位同事Z
有一名像我曾经的野蛮女友K
有一名像我讨厌的上司老D
还有一名像骗过我钱的远房亲戚W
还有一名像我喜欢的一个女影星X
还有一名竟然像我梦中的一个人物
他总在我遇险时出现
舞动手臂
带着微笑
只当看客
肩膀上站着一只鸽子
 
2017.2
 
 
 
 
他们爱用牙齿咬断胶带
 
快递小哥
别怪我总是提醒你
请不要这样
 
打包装箱的老马师傅
别怪我总是提醒你
请不要这样
 
行为艺术家凝兄
别怪我总是提醒你
请不要这样
 
请不要再用牙齿
咬断胶带
它们正在撕扯
你的皮肉
它们不会对你客气
更不会对你有所交代
 
如果做不到
请不要再当着我的面
用牙齿咬断胶带
 
2017.2
 
 
 
 
日记
 
一整天
我什么都没干
只种了一小盆花
它不开花
不结果
也没有香味
放在窗台上
阳光很美
 
2017.3
 
 
 
 
套餐
 
大虾套餐
牛肉面套餐
麦当劳套餐
流量套餐
婚礼套餐
她劝我选择
套餐
折扣多
 
2017.3
 
 
 
 
模特儿
 
橱窗里的模特儿
跑断了腿
也无法穿过
透明的玻璃
她索性在黑漆漆的深夜
跑断胳膊
继续跑断
不能睡眠的脑袋
第二天
店主看了看
让店员擦干净她
剩下的部分
又挑了件
新一季的裙装
给她套上
 
2017.3
 
 
 
 
偶遇
 
很早就知道
无锡有个梅园
我已经记不清
自己画过
多少幅梅花
今天朋友开车带我
路过梅园
本来很想进去
拜赏一番
看到门口拥挤的车辆和人群
就不太想进去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
当时我并不知道
会路过梅园
 
2017.3
 
 
 
 
无上清凉
 
去陶瓷博物馆的路上
司机师傅指着石头山后面
告诉我
那里有一个堰塞湖
夏天湖水清凉
每年都会有人
在里面游泳
每年都会有人
被淹死
他亲戚家的一个孩子
就这样走的
他还很内行地讲解
只有那里开出来的泥料
最正宗
 
2017.3
 
 
 
 
埃塞俄比亚的羊
 
一只只
渴死
饿死的羊
倒在燥热的沙坡上
干瘪成了羊皮
无人拾捡
像一朵朵无雨的云
牧人的老脸
黑得不能再黑
 
2017.4
 
 
 
 
镜片
 
有段时间
感觉自己的双眼
看东西变得模糊
配了幅眼镜
戴上后
看什么东西都像是假的
看得越清楚
越感觉假
连写字的手指
都不听使唤
经常写错别字
后来只有在
去博物馆
或者见到认识的
老好人时
我才把它拿出来
与放大镜
共用
 
2017.4
 
 
 
 
镜象
 
移民美国后
他们经常在朋友圈里
田园生活
 
2017.4
 
 
 
 
内在结构
 
临考美院那年
在美术班学习素描
大家对着一个石膏骷髅
画了又画
辅导老师感叹
画素描要了解内在结构
要是能对着个真人头骨画就好了
没过几天
做过一年待业青年
又回到学习班的同学余岗
拿着一个真头骨来了
大家都很兴奋
以为它是医用的仿真用具
老师详尽地分析了它的结构和质感
同学们抓紧时间画起来
每个人都想多画几张
怕余同学会很快还回去
只有我不着急
当时只有我知道
余岗的姐夫在火葬厂工作
因为他私下找过我几次
想让我问问当警察的父亲
帮他姐夫农转非
 
2017.4
 
 
 
 
少年胖子
 
在智者乐水洗浴城
淋浴
一身赘肉的大胖男孩儿
几乎看不到了阴茎
浴池里有人议论
才不过十五六岁就胖成这样
肯定是吃肯德基麦当劳吃的
 
2017.4
 
 
 
 
被丢弃的相框
 
我经常散步的后街
一场夜雨过后
显得尤为寂静
今天至此
发现墙根靠立着一面
白亮的镜框
走近细看
是一个婚纱相框
照片已被撕去
右下角没被揭干净的地方
露出一点残留的婚纱
洛可可式的外框
被雨水冲刷得很洁净
撕去照片的背板一片惨白
于是我当做一幅抽象画
欣赏了起来
周围空无一人
这条小街经常空无一人
另一边的铁栅栏上
结满了弹头般的
花骨朵
 
2017.4
 
 
 
 
唤起大海
 
“济南太热
来泉城广场看海”
 
我记得泉城广场只有人造喷泉
哦,他们说的是某海港旅游风光摄影展
在泉城广场举行
照片和嫩模
 
2017.4
 
 
 
 
她想做这个手术十几年了
 
趁着丈夫出差
她在闺蜜工作的医院
做了整胸手术
她还特别叮嘱
要绝对保密
她是另外一所医院的急诊科大夫
丈夫是一名官员
手术很顺利
但是很快
还是被她丈夫知道了
他送来可口的饭菜
然后又去忙了
她说她
真应该早点做
这个手术
 
2017.5
 
 
 
 
种花好,种菜更好
 
很久没到寺院了
以后要经常过来感受一下
她在寺院发来微信
 
只能用失眠应对失眠
从寺院回来后
她又发来一条微信
 
2017.5
 
 
 
 
抽象
 
去海洋极地世界
观赏海洋动物
 
美人鱼的表演
我坚决不看
 
2017.5
 
 
 
 
封顶
 
对面商务写字楼
金日封顶的
礼炮声
已经过去两年多了
可它至今
仍未峻工
在迟续的噪音中
让我又想起
当时整座高楼
垂满红色条幅的场景
这让我常常幻想
自己能够
创作出一件
与之匹敌的装置艺术
 
2017.5
 
 
 
 
魔幻陀螺
 
现在孩子们玩的陀螺
声光电一体
激烈对战时
发出的金属撞击声
悦耳动听
撩人心魄
他们使用发射器
不再是
鞭子
 
2017.5
 
 
 
 
两江交汇
 
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
清浊明晰
站在三号码头的游船上看去
两江之水浩浩荡荡
互不干扰
第二日
来到江对岸
远观朝天门
我看得更加清楚了
两江交汇
清浊顺自流
 
2017.6
 
 
 
 
秘密
 
面前的烧烤摊
一名猪八戒
正拿着蒲扇
卖力地烤肉串
漂亮的导游小姐问我
你说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怔了怔
观察了观察回答
是男的吧
导游小姐笑了笑
告诉你个秘密
从前我也一直以为是男的
有次下班晚了
路过这里
正巧看到她
把一身头套脱掉
原来是个女人装扮的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
这个忙活的猪八戒
其实
我很想告诉导游
在我心目中
猪八戒就是个女的
 
2017.6
 
 
 
 
看不见玻璃的人
 
目前为止
我已经撞过三次玻璃门
有一次
把玻璃撞碎了
当医生的妻子说
祈祷吧
算你命大
玻璃擦得太干净了
玻璃也看不见我
碰撞过的
肯定也不止我一人
我想把每扇玻璃门
贴上标志
或者让自己的身体
成为钢化的
 
2017.6
 
 
 
 
扛画框的人
 
我扛着两个
没有绷画布的
油画框回工作室
走在街道上
像扛着两扇窗子
总有行人
不时地窥探
不知他们想透过“窗子”
看到些什么
我只能加把劲儿
不让它们
滑落
 
2017.6
 
 
 
 
仿佛
 
又见评论
某某画家
中国的毕加索
中国的凡高
中国的佛洛依德
中国的怀斯
不知有没有
西班牙的齐白石
荷兰的石鲁
奥地利的黄宾虹
美国的张大千呢
我农村的祖国
到处都是拾穗者
 
2017.8
 
 
 
 
种一棵树
 
好久没有种树了
我要去种一棵
但是地面上
已经没有它生长的地方了
我只能把它种在楼顶
这样
我每天都上去看看它
顺便抽根烟
 
2017-8
 
 
 
 
前服装设计师
 
穿来穿去
喜欢穿的衣服
就那么两三件
穿得实在是不能再穿了
才扔掉
所以表面上
时尚肯定与我无关
有关的部分
是一根根
目光之刺
和手指上戴着的一枚
被误认为戒指的
顶针
 
2017.8
 
 
 
 
月光小区
 
在这个小区
看到了123号楼
看见了5678号楼
……
就是没找到4号楼
打电话问朋友
他说他家在11号楼
在8号楼前面的那幢
我这个强迫症患者
才知道
这里根本没有
4号楼
拿着手机拍照时
发现
月亮在楼与楼之间停着
像一枚发光的二微码
 
2017.8
 
 
 
 
自己就是医生
 
小艾很难受
父亲查出了肺癌晚期
父亲觉得很委屈
说自己的女儿就是医生
为什么不让他
早点查查
小艾哽咽着
把父亲安置在肿瘤科
然后不停的打电话
最近只吃“草”的她
叫了份
海鲜外卖
放着
 
2017.9
 
 
 
到底什么是非诗?
 
口语诗人的简历才是简历
反之,其他写诗的
甚至好多年都不写了的
当你看完他们的简历
就看不动他们的诗了
 
2017.9
 
 
 
 
右题款
 
拿着宣纸
站在画案边的人们
让我给他写幅
放下
我都给他写成了
下放
 
2017.9
 
 
 
 
井盖
 
不是生铁铸造的
都没人偷了
如同盖在街道上的一枚枚公章
时常看见被车轮
轧烂
身处井盖密集区
有人领教了它们的脆弱
使了使劲踩上去
就破裂了
差点让自己
掉进去
 
2017.9
 
 
 
 
肉麻先生
 
一位教师朋友问我
谁谁谁的诗好不好
我说不喜欢他的诗
一位医生朋友也问我
谁谁谁的诗好不好
我说实在是不喜欢
一位公务员朋友又问我
你为什么不喜欢谁谁谁的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的诗
太他妈的肉麻
 
2017.9
 
 
 
 
歌声让我生长
 
大巴车内
诗人们一路
齐声高唱
鸿雁
乌兰巴托的夜
蒙古人
首首澎湃
车窗外
草地
草滩
草原
白色的羊群
盛开的格桑花
纷纷涌来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
突然
黑发茂密起来
 
2017.9
 
 
 
 
废弃服务区
 
从锡林塔拉大草原
回康巴什途中
终于来到一个偌大的服务区
直奔近前
卫生间
超市
都已封闭废弃
只好在荒寂的建筑物边方便
周瑟瑟一边唱歌
一边嘀咕
草原哪有什么卫生间
我看着乱草丛中
丢弃无数的易拉罐塑料袋
赶紧尿完
向加油站走去
此刻人影如风筝
内蒙古海岸
云朵搁浅
 
2017.9
 
 
 
 
听话的马儿
 
来到草原
发廊诗人一行
首选骑马
看刘天雨干净利落
翻身上马
我便模仿他的动作
顺利地跨了上去
宋壮壮骑的一匹黑马
在前面带路
走得很慢很慢
任凭怎么吆喝
它也不肯加快速度
我们的马慢腾腾地跟着
急得更后面的王有尾
哇哇直叫
路程过半
刘天雨和双子扯着缰绳
冲脱了队伍
奔到了最前面
颇有几分英姿飒爽
其余的马儿依然井然有序
慢慢走道
好在拍出的照片
个个都帅得可以
如同我们的口语诗
 
2017.9
 
 
 
 
即墨是青岛的一个区
 
在青岛即墨
当地朋友劝酒
“喝即墨老酒
人不寂寞”
我盛情难却
北派黄酒
口感不错
令我略为贪杯
回程时已是深夜
路途如酒色茫茫
顿感
寂寞的时候
适合喝
即墨老酒
 
2017.10
 
 
 
 
像素
 
口语诗
肢体剧
 
2017.10
 
 
 
 
像素
 
假画依然当道
我说的是
国内拍卖会上的
张大千
齐白石
徐悲鸿
 
2017.10
 
 
 
 
春江饭店
 
妻说
以前经常来春江饭店吃饭
正好路过
我说那好
今天就吃它了
妻说还是那个老滋味
掌勺的可能是徒弟了
味道差点
我环顾大厅
服务员心不在焉
比吃饭的还多
我心想
该装修装修了
 
2017.10
 
 
 
 
隐情
 
朋友在朋友家
被朋友的狗
轻微咬伤了胳膊
去传染病医院打了针
他告诉我
他看见打针的人里面
有嘴唇被狗咬烂的
那是亲狗亲的
我说你应该告诉你那个朋友
他的狗伤了你
他说那多不好意思
 
2017.10
 
 
 
 
像素
 
VIP贵宾室的咖啡机
只有卡布奇诺
能吐出
这一刻我只想喝一杯美式
驱散机场跑道上的冷雾
 
2017.10
 
 
 
 
假装在台湾
 
朋友圈里
一位导演发图
假装在济南吃把子肉
一位诗人发图
假装在吉隆坡吃南洋餐
我刚才在厦门中山路
一家挂着“台湾印象”的老店前
看见两名大妈
正用超长的自拍杆
拍照
一个穿着米奇服装的大头人
很友好地请她俩合影
她们匆匆躲开
一边嘀咕
收费的我们可不上当
 
2017.11
 
 
 
 
无窗
 
对面房间
刚住进游客
还没关上门
我告诉朋友
那里面的窗子
是画上去的
以及窗外的景色
朋友不太相信
我又告诉他
我订的这间海景房
是这个宾馆最后一间带窗户的
我住不了没有窗户的房间
这是年轻北漂时
落下的毛病
朋友说你也可以在房间里
画窗户嘛
应该比他们画的好得多
我说
我如果那样画画
会撞死在墙壁上
 
2017.11
 
 
 
 
移动之城
 
一艘装满集装箱的
巨轮
正在海面上缓缓移动
它即将靠岸
看上去
它硬是把另一座城
从茫茫大海上
拖拽了过来
 
2017.11
 
 
 
 
 
大学教师姜哥
每每回忆起
自己的母亲
在文革中遭受的迫害
就气得浑身发抖
曾经大学教师的母亲
被自己的学生
拉到操场上批斗
当众剃成了秃头
就像今天京城某小区
砍光大树
亮出“天际线”
 
2017.12
 
 
 
 
雪霾
 
朋友们
在朋友圈里
很忙
我在美术馆参观
废墟画家的画展
微信群里的艺术家
狂发
废墟照片
废墟题材总是很容易
冲击我的内心
我反复观看
这些废墟般的作品
它们在艺术殿堂里
还能再残酷些吗
还能再残酷些吗
我用手触摸
灰色而又斑驳的天空
它终于下起了今冬
第一场寒雪
它让D端人QUN
把乡愁
留在了京城
 
2017.12
 
 
 
 
车位
 
与朋友去某单位办事
进到院子里
发现一个空车位
很欣喜
正准备停车
管理员立马跑过来
向我们晃动手臂
这里不能停
为什么
这是领导的车位
那我们往哪停
楼后面
我们很快就走
那也不行
领导的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
这里绝对不能停
快往楼后面开吧
才发现
这个院子里
有好多家单位
我们的车转到楼后面
到处是挤得满满的车辆
它们在寒风中
如抱团取暖
 
2017.12
 
 
 
 
我幸好趁早留过长发
 
现在大伙知道的我
是个光头佬
上高中时
我原本一头长发
加上又是学校里的美术生
一直被周围视做异类
最长时
上大学那会儿
和唐朝乐队差不多
父母
老师
单位领导
为此急得
都要追着我
拿剪刀给我剪掉
微信里
看了我曾经的相片
90后的说
我要开始留长发
80后的说
我要开始扎辫子
还有的说
幸好趁早玩过染发
我回复他们
我幸好趁早留过长发
 
2017.12
 
 
 
 
最后一次广播
 
候机大厅
广播里重复播报着
“某某某某两位乘客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广播通知您
请抓紧到11号登机口登机
您乘坐的航班马上起飞”
我好像听了六七遍
在12号登机口
一名带黑色口罩的年轻妈妈
正在用手机
给怀中的婴儿
播放儿歌
孩子在她温暖的怀抱中
入睡了
 
2017.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