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水 ⊙ 肖水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琥珀》

◎肖水



 
致Z

 
他身上冒出白烟。火车已过去几分钟,
但他仍裸着身体,在床沿坐着:雪在
脚踝处舔舐,痒痒的。一定是有什么
咬住了门缝,回忆的细节,皆如此地
不成功。缓慢伸手、收回,空气晃动
那些简陋、来不及吃的食物。曾听到
的歌曲都空荡荡的,玻璃外雪松间的
界限,依旧陡峭。虽然天气晴好之时,
梨花也不灼人,一些影子也并不落在
地上。但对着紧蹙的床单铺开的朗读
似乎纤弱了些,仿佛有人拆散了所有
声音里的灯光,再往带尖顶的屋顶上
转移了一些发黄发涩的石头。鸟雀们
吞食的太阳是褐色的,季节并不变换,
烟头也永不会被掐灭。他打开蓬头,
速度如一种禀赋:从对面走过来的人,
快过滑滑梯的人。而一些虚晃的想法,
依旧绵甜地叠加于同一体量的词语上。
肉身如何冷却,油脂状的废墟如何是
唯一可被适当表达的仓皇?他湿漉漉
地回到床上,像有黑色毛发的一束花。
电话迟迟没有来。他跳起抖动被子的
一角,被分离出去的棉絮,重新回到
抬升的屋顶。接着,沿着山脊,月亮
就要升起来。月亮在故事里呈现一种
与他相反的意义。
 
2016.4.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