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万鹏 ⊙ 时光插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仓颉庙

◎邓万鹏



仓颉庙
 

 

      两扇红门 等同于一种古老的吸引

      你想叫我怎么对你说呢  

      此时 梁上的燕子飞进又飞出

      并且不停地叫着 像是数着

      从古到今 怎么也数不清赶来朝拜的人

 

他们来了 有的骑着高头大马

有的划着眼睛的小船 有的

乘飞机 有的

开着小轿车 或骑自行车

下来后再上 躬着身上台阶

 

可无论谁一进来就傻了

学者也显得愚蠢 文化人的毛病

是喜欢回顾  回到古代大泽

直到芦苇丛中 突然飞出大雁

深陷双腿和大树的根 再也不能自拔

 

     后来的人排着队 隐入一个远古人

     他们以这种方式回想他 佩服他

     羡慕他在大雨中收集到的干柴枝形雷电

     蓑衣草的长发水滴在落

     荒台的烟 红嘴鹊的爪痕被尘土埋住一半

 

     绳子的疙瘩解开了 他转身就去帮助打鱼人

           树上的网 却从来没有见过

     这么高的大树  太阳把草帽抛在树冠上

     而人们忙于收集秋天的甜柿子

     一个农人对筐里的果实有疑问

     这难道就是汉字?黄河的旋涡猛然找到一股新激流

       

     但是眼前只有万古的大殿 有一尊金身

     顶起皇帝帽子 珠串垂下来

     他比我们有更多的眼珠 更多的瞳孔

     不看来人只顾远方 始终如一

     他比我们看到更多的鸟  更远的流云

        

     即使这样 我们仍忍不住自己

     请接受我们深深的一拜 再拜 假如没有你

     蔡伦白纸就不会找到王羲之毛笔

     后人也不会找到自己的种族

     伟大才能有自信 吞下不断汹涌而来的石头

       

     汉代的根 扎进我们文明的根

     从你的眼眉毛 我们终于找到大树的根

     多少传说都在万亩荷花池盛开

     可我们怎么也忘不掉 那就是创造成功的夜啊

     满天落下谷食 仍安慰不了鬼与神的嚎啕大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