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月之旅》《喝茶》《没有》《流水衬衫》《足够多的理由》

◎殷龙龙



 
 
《十月之旅》
 
左手和右手行进的速度
引起风雪
 
在无人区
一死就死了
其它的壳,把有知觉的拽跑
 
火车到达新疆时一身冷汗
 
 
 
 
《喝茶》
 
我以为我能随便跳动
随便和你说话
大地没有障碍,语言像一串葡萄
光滑,透,剥开迷宫
 
随便跳动
随便和你谈论欧洲大师的作品
像电影那样,呼吸着
 
是的,我赤条条地,用一月的时间呼吸
再用一刻钟形成波浪
瞬间怀孕
 
南方到处是树,水,蛙,野山菌
神安排,让你推我
百科全书有两个大轮
 
生出一堆思想
它们挤在荫凉里。寻找着眼睛
我吃力地,吃你的爱
咽下一口井
 
 
 
《没有》
 
某天,我混成铁
贴在运钞车的底盘上
 
那里的阳光弱弱的,反光镜也看不出什么
一大捆卫生纸扔在牢里
 
快的云,慢的云,和陌生人一起翻墙越国  
里面是无人区  
外边,不自由 
 
那条玻璃碴的瀑布
扫给了山峰
系上呼告,北方,北方。捆绑了——
我的腰只剩半截
 
浮华的人世
没有快,没有慢
没有一起罪恶明明白白的
 
 
《流水衬衫》
 
剥开香蕉
左轮手枪里有颗黄橙橙的子弹
 
桌上的聪明
把沙、玻璃卖弄一下,通过你变成智慧
 
贫穷正在砍四个儿女
除恶霸的人反被法官判极刑
 
诗和诗,就像牙齿和舌
剔排骨
 
跑了两个山谷
一呼一吸之间
像小姨小时候在织布
 
海拔一米七,胡子白了,呼噜也凋零
 
 
《足够多的理由》
 
摸摸路的尽头
柔软、一段行程、沁园春和
全部捐出的
除了血肉里的子弹
 
地下通道的风
任何时候都逃着凶猛
 
路——不远,不远
不远处盖着不愿牺牲的名字
躯体撕破的,足够多的理由塞满口袋
2016,死了还可以再死
2016,一把射钉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