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五月的色彩》《纯真年代 》《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唯有生活最珍贵》

◎殷龙龙



 
《五月的色彩》
 
等我学会说话
从中生出手掌,五个季节的月亮
 
等我的脚走成鞋的模样
许多秘密会成为花园。漏光海水
 
我想画一座岛
 
一座火焰烧城没有灰烬的岛
 
 
小猪的耳朵停在那里
顺着子午线寻找它的清凉
 
 
 
 
《纯真年代
 
 
我把宝石山嵌在记忆深处
 
弃掉大而无当的词,留下它的灵魂和味道
 
大脑表层
是一个季节的钟。在那儿
我像每个即将消失的时光一样
 
在午夜出生、长大
 
 
有兄弟般的风景
 
滴眼液和一颗不朽的树,它曾囚禁我
现在更自由:像非洲的战士
当我重新写诗,慢慢梳理一只茧的思想
 
唤醒有许多窗口的城市
 
影子织成帘布,
一间,一间
 
星月同时闪耀
 
 
 
《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
 
我不知道永不停息是什么
六月的自由,江水,大米,龙舟
我不知道诱惑我离开帝都,带着疾病,独自漫游的是什么
这个地方离天堂最近,离你最远
我不知道胳膊往里弯执着地划着百行文字
把杭州摇曳不定的是什么
人们早就脱离了宋,在宝石山腰建起纯真王朝
亲爱的,我是个坏银,如今装成好孩子
裹了些侠肝义胆
诗里脱下文字,画中看不到任何躯体
你像天使把我从僵尸中择出来
不会说,不会走,不会上位
生死全不能
我们不会知道
——上帝有祂的大爱
 
我不知道千里之外爱我并怀疑爱
想我又怕我的是什么
星辰飘摇
那条青蛇被世人遗忘
——呼兰师范、依兰小镇
遗忘又把你拎回。我不知道思念携着微信怎样出逃
(它曾经嫁给了孤独)
我们的缘从知更鸟的昏厥开始
一步一步后退
退到不能前进的地方
 
我不知道忙碌的人飞奔地赶火车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朋友们在民间唤醒龙,恩仇涉险过江
半世的阻碍,最终赴汤蹈火
我不知道背后的流言
七月的流火。我不知道我的匪气那么牛逼哄哄
坐在台前,眼睛却瞄着身后
四岁的女孩背诵长短句
四百年才能遇到你
我真不知道光明的中国有多黑暗!人心啊
懦弱千年不动 
恐怖每晚都有它的演出
我后来随着整齐的号子冲过终点
在轮椅上不敢奢望惊喜
走到的爱,像闪电,像粽子的四角
教堂,甘醇的婚礼
奉主名求
我不知道我的怀疑是否也虔诚
三次领受喜悦,永世爱你
 
亲爱的,我会帮你吐出苹果,远离智慧树
从此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
 
 
 
 
《唯有生活最珍贵》
 
空气钻进鼻孔
她努力告诉枕边醒来的影子:遥控器,手机都在
唯有你的微信彻夜轰鸣
 
每个早晨都是漂流的,一闪即逝
唯有生活最珍贵
 
从汗毛到窗外的飞机
杭州湾一吹就出来
随你漂移
 
亲爱的,你不在这条航线上
云,皮肤,海上花园
更弯曲的隧道会把你送来
杨梅,樱桃,瓜,唯有整个上午
 
你把十二点晾到阳台上
自己却在一节光阴里充电
唯有懒惰能抚平伤口
夜晚来临
 
夜晚不黑
夜晚是光明的心脏
鱼,花雕,石头,白色长裙
唯有你最喜悦
眨眼间领出新娘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