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 ⊙ 妩媚归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郊区

◎西楚



 

那时溪中捕鱼,嫌竹篓太小

小于口腹,流水太慢

成长远远慢于它们

嫌青草太深,有人藏入其中

便无处寻,嫌风太柔软

总是吹不来秋天,嫌世界太小

母亲站在门口唤一声

孩子们不得不小动物般,蹦跳着

从四野归来

有时又嫌它太大,客车

摇摇摆摆,半天才等到进城的人

带回那一身明晃晃的都市味

一封信等回信

一等就是一年半载

信中,城市欠郊区几十里地

和几十年的脚步声

郊区欠一位少年的

已说不清

 

 

偿还的人,开始是侦察小分队

后来是大撤军

拖家带口,呼朋唤友

把礼拜天撤往郊区

撤到山头,水边,田间

宁静的小镇身上

长出花花绿绿的流动补丁

他们撤来了卡拉OK,酒吧一条街

农家乐山庄,和小镇人的生意经

没完没了地撤,撤来房地产

撤来湿地公园

撤来口音各异的蚁群

时光不过如此

不过一席流水席

天地之大,不过一张按揭的地图

 

3

 

一张地图在郊区手里

是春耕,夏作,秋收,冬藏

是无声流动的清明上河图

落到盗贼手里,成了藏宝图

盗贼挂职总规划师

会被制成蓝图

草地破出大道,树木消失的地方

长出奇形怪状的综合体

产业园的霜雪,深深覆盖菜地

地图又变成拆迁进度图

落在军阀手里,那是版图

交给将军,挂成作战图

交给士兵,拆分为战壕和X号阵地

最后交到设计师手里

打算绘出美满,绘出幸福感

他绘出的蓝天

隐藏着血泪

 

4

 

他从楼盘里复制出楼盘

又从房型里复制出房型

有的在沙盘上闪着炫目灯

有的躲进夜里,成了瞎子

他复制出标准厂房,机器们

像天牢里的死刑犯

默不作声地等待处决

产业园很快还给了荒草

辽阔的开发区

一群过路的野鬼想歇脚

一弹不发就拿下了无人区

 

5

 

一群人从地里出走

找不到地方寄存背影

他们揣一脑袋银子

来当城市的新主人

骑着宝马去扫大街

扫起的落叶

有不能承受之轻

小区保安室里坐着的百万富翁

暗暗用一把小尺子

测量每一个进出的人

下班后,他们要去夜总会

照例当一回爷

才窜回高层电梯房

时而往影碟机里塞功夫片

时而走到窗边

往外弹出的烟头,像一颗

自杀的流星

披着火光向地球撞去

 

6

 

候鸟在天上排队,发现了自己

在地上的影子

春天里,一批一批从郊县

甚至更远

飞往地图的中心,冬天原路返回

一路走一路抛下

配偶,孩子,老人,神灵

他们不敢爱

爱薄于一张汇款单

他们用工棚和彼此的身体为爱遮羞

他们不能恨

他们的恨一旦说出

将面对铜墙铁壁的反弹力

城市的花名册

容不下他们的名字

这些卑微的姓氏只在讨薪书上

一笔一画,低头,弯腰

偶尔想抬头,天上掉下鸟粪

砸在脸上

宛如自己刚刚吞下的泪滴

 

7

 

鱼成群结队上楼,鱼缸里

渐渐装不下闲情

只能让出浴缸,让出锅碗瓢盆

让出所有容器

包括五官,肠肚,开口的心脏

搭过桥的心脏,河道细如游丝

考验着小鱼们的缩骨术

游过去的夹坏了脑袋,落下残疾

留下来的被追随者往死胡同里推举

栽在自己人手里

更恼人的是

水龙头动不动就打烊

敲门只闻,吼吼吼的回应

像地底传来的哭声

又像有人暗中发出冷笑

 

8

 

一只巨大的鸭嘴,在郊区

被填鸭师撑开,埋下

无机物的肉体,有机物的尸身

它得吞下一个王国

消化不良,打嗝,把怨气

交由风状的车皮,捎回城中

城里顺势流行防毒面具

一群怪物,相互保持安全距离

洽谈,汇报,亲昵

看护城河冒泡,有人提议

两岸建造沼气厂,这可是个好主意

霓虹,这庞大的灯火集团

统治着天下的瞎子

让瞎子摸象,摸骨算命

摸到的都是枯骨

聋子最早产自工地、车间

渐渐被喇叭、钻孔机成功培育

火电厂里,那些制造光明的家伙

不断给天空输送黑暗

雾中造访仙境的人,撞到的

仙人在抱头痛哭

 

9

 

张三一觉醒来,到了外星球的郊区

李四醒在废墟上,王二醒在地底

麻子醒在冰山,只见其一角

赵五醒在水中央

马六醒在异物的怀里

他们多想返回梦中

去取回地球公民的身份

而没醒来的亲人

一直幸福地睡在黑夜里

 

10

 

葬礼在大数据中举行

从日,到时,到分,到秒

这些都不够用,有人发明

毫秒,微妙,纳秒,皮秒,飞秒

阿秒,渺秒,普朗克常数

这些都不够用,电脑死机

时间死寂

那么,葬礼已不重要

只要一块埋骨地,城区没有

去郊区,郊区没有,去乡村

乡村没有,去荒野,荒野没有

去化外之地

没有一平方米,只要一平方分米

一平方厘米,一平方毫米

世上已无埋骨之地

那么,肉身已不重要

只要在想象力里

给出任意小的一块,用来安放灵魂

虚拟空间已经崩溃

那么,好吧

灵魂已不重要

 

2017、9、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