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 ⊙ 妩媚归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屋顶花园

◎西楚



1

 

深夜失眠的城市,在屋顶上

寻找两个枕头

一边是小桥,一边是流水

小桥微拱,那是安眠者的胸腹

藏着旧体诗,弃妇,和月色

流水徘徊,落红和沉沙

由表及里,各安天命

星空不堪仰望,大地低垂

两匹巨大的床单

裹着灯火相互照亮

森林水分尽失,铁青着脸

讨债归来的债主

为两手空空而迁怒整个秋天

于是叶落成刀锋,把美好的事物

放在纸上重新斩杀一遍

南山,菊花

隐者的长尾之诗

白鹤,松枝

悬崖上哀恸的断流

车水,马龙

贩卖真诚和热爱的超市

只有孤独的屋顶是古人的忠仆

古人不见今时月,他们

只为自己的年代鼓瑟

今月曾经照过的古人

都是哑巴,是人行道上

移民而来的香樟,女贞,凤凰木

在市声中悼念高山,流水

琴、棋、书、画,友人和情人

在水龙头的问候中

大口地吞下琥珀,和露珠

 

2

 

航拍机的盘旋,把天空压低

低到城市的秃顶,操纵者

在屏幕中目击

海枯,石烂,世界正在归还

世界的样子,人们归还

自己的残骸

孤鹰飞,如流星,一道划痕

让记忆风吹草动

幼儿园的天花板,骤然降下

洪水,猛兽,荒凉的力量

在硬币大小的脑洞中,密谋,集结

荒漠神速于自然,厚过云层

沙粒盗出爱的外衣

病毒的心,爆炸,蔓延

一片覆盖一片

混凝土,肉身,心灵

接下搅拌机的调解书

之后,服从于组织的分配

繁衍出色彩,兴奋剂

让人不得不赞美,现代化的装饰力

木头人在钢铁中穿行

哦,可爱的木头人,是父亲

是母亲,是空心的儿女

没有故乡的头脑硕大的蚁群

从早晨到早晨,把钢铁和冰块

一次次往天上搬运

 

3

 

穴居者的哀叹,树居者

浑然不觉,于是

石头拼命长高,人们拼其一生

从中换取一口巢穴

从此安于生、老、病、死

生儿育女,闲暇时探头而望

目光屈服于建筑的封锁

远山远如一丝记忆

有人醒来,醒于空中楼阁

一座座空中坟墓

墓中人换了一批又一批

有人醒于书卷

从古诗中,复制出花园,苗圃

仿古木,假山,鱼池

这些飘荡于天空之下的标本

这些人心长出的异体

让飞鸟误入

而自绝于笼中,一声细细的哀鸣

淹没于飞机遗留的轰响

忧郁的水族,纷纷

朝天空翻白眼

仿若一首田园诗,在冬天的结局

 

4

 

晴空中,伸手就可摸到

一万里的悲伤

这眼泪流干的鳏夫,那张

蔚蓝色的哭脸,连泪痕

都没来得及留下

他潜伏屋顶上

在亲手建造的阳光房

对着十来平方米的园林

数叶子,写生,有时

画锄禾者的汗滴

落地的瞬间四分五裂,有时

画击壤歌,歌中走出的人

分食了夕阳,画到山水时

草木,鸟兽,溪流

一哄而散,剩一座空山

用来收养,顶着太阳的采石人

而空调拒绝吹送

山风嘎然而止,他转身从典籍中

翻出过期的道符

和一扎急急如令的旱情书

 

5

 

雨打芭蕉,持续一个月

没日没夜,死缠烂打

芭蕉从根部腐烂,像一位

被抽掉假体的美人

瘫在诗人怀中,一首诗

被毫无节制的抒情泛滥掉

雨在狂草万言书

一阵雨,一群愤怒的词语

初如豆,再如斗

动情之处,江河倒扣

这是,狂热对狂热的回报

这是,诘问对诘问的回答

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陆地和汪洋开始换位思考

地图转眼重新区划,标注

每一座幸存的屋顶

是一个孤儿,它的浮力

水性,绿化率

有咽不下的难言之隐

世居的书生,转业打渔郎

三两热身酒下肚

晃动油纸伞,对着一天天

升上来的皮划艇,举杯高呼:

诸公!

行舟过院门,莫问客归处;

匆匆水上逢,同饮一杯否?

 

6

 

许我金银,莫如许我

解甲归隐,许我壮志凌云

莫如许我妻妾成群,许我豪庭

莫如许我,一分菜地

小如帽子,可安放于头顶

在这高百尺的危楼之上

往稀薄的空气中,撒一寸骨肉

养几株酸梅,甜的石榴

苦蒜,香椿,辣的辣椒

看它们一天天长出

人间的滋味。总以为

白天的漫长可以

漫长下去,足够负长弓

携美眷,登临群楼之巅

作百步游,无物可猎

良弓空鸣,与她们生铁般的笑声

首尾呼应。总以为,白天的白

可以抵御黑夜的黑

可以不掌灯,不担心敌暗我明

与时间来一场公平的较量

而输赢又如何?生死

又如何?归隐又如何?

四顾茫然,无野可藏

惟有大隐,隐于市,隐于

方寸的喧嚣中,隐去不安的部分

为内心,空出山水的位置

一位古人活到今天

活得只剩下这些想法

想说,已说不出来

 

7

 

我们遥望星辰,它们也在

往这打量,这种对视

温柔于对峙,注目礼中有疑问

有惺惺相惜,和些许防备心

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同的是,我们被安置在

身心空洞的屋顶,而非大地

星辰在茫茫宇宙中,举目无亲

寻找发送指令的人

我们以草木为邻

并为之哭泣,星辰与星辰

与日月,若即若离

我们的黑夜并非它们的黑夜

我们愿为此结下光年之交

遥为兄弟,为心脏,和眼睛

为彼此而生,而杀伐

而掏出慷慨赴死的决心

星光灿烂时,月光闭目养神

闭关修炼,坐等月圆之时

以倒影的真实,从海上徐徐升起

我们掐准时辰,在葡萄架下

一边赏这幕皮影戏,一边

赏给自己的灵魂,一枚陈馅月饼

大多时候月黑风高

断线的夜风筝,慌不择路

把空中的停机坪,当作埋骨地

它的降落,比直升机,比知更鸟

更像事实本身

 

8

 

一群衙役扑向山水图……

前戏中,另一群潜伏互联网

说书人发出颤音,小高潮

起于第三个章回,狡兔尚未悲死

不知将被烹杀、急于表功的

鹰犬,四处搜寻

良民的BUG,守株待兔

头悬权柄,和绳索

嗅出高楼上石头的排泄物

监听植物的梦呓,和流水的心跳

咬住树木的裤管

他们的看家本领,远超十八般武艺

罗列得出,一个梦着山水的人

身负二十二条罪证,而他们

代表着铁铸的条文

推演下去,完全可以相信

天空是有罪的,太阳是有罪的

生和死都是有罪的

只要他们愿意花一滴油墨

一张A4纸,把这些名字打印下来

天空的云朵,太阳的影子

生的胎衣和死的裹尸布,便悉数

装进保险柜的无底洞

他们在洞口,端茶,点烟,等着

一群扑向山水图的衙役

及其背后的铁甲人和挖掘机

带回捷报和功名

高音喇叭中,伪群众唱着赞美诗

伴着多年后时光杀狗的哀叫声

为梦中的山水送行

 

9

 

有人写屋顶赋,有人谱花园颂

写下了一堆文艺奖和劳模证

有人试图为屋顶和花园的结合立传

一写就成了一部禁书,手抄本

和残篇,在民间流传

屋顶和花园,两个陌生人

在历史拐弯的地方,骤然相遇

是机会,让彼此报了

不共戴天的前世仇

是机缘,给对方献出阔别的拥抱

两支军队,一支红的

一支黑的,各为其主

拼了个落花流水,你死我活

最后的残兵,编成一队活着的遗产

稀稀拉拉,提着自己的脑袋去都城报到

两个星球,在物理学中碰头

碰不出火花,就双双陨落

两个学派,扛出砍刀和火枪

展开旷世的雄辩,谁也说服不了谁

屋顶是烈日的自留地,雷雨

和暴雪的练兵场

人类奖励给自己的安全小帽

一个紧箍咒,掐着发育期的头骨

花园是私有制的山水,四季的小偷

草根们换取荣耀的集中营

生产哀怨和屈辱的后宫车间

屋顶花园,什么都像,什么都不是

它只是——

一场逼婚的匆匆合体

一撇山水的模糊镜像

一位撞见自掘坟墓的路人

一现身,就付出血泪

一张口,就吐出悼词

 

10

 

城市花光了乡愁,才想起

要去走一走八百年前的乡下亲戚

搭高铁,乘飞机

自驾车,日行千里

找不到故乡,也没了亲戚

无根的城市,走到哪里

把皮肤病带到哪里

病灶深埋,心在癌变

痛醒时才猛然发现

爱过的事,哭过的物,正在流失

小桥,流水,从画中消失,屋顶上

住着防水漆,隔热板,避雷针

树木从地图上消失,没来得及

拓下它们的胎记

伐木工从职业目录中消失

手中还握着树木的体温

如同祖父托梦送来的一件单衣

屋顶花园从字典里消失

无人填写墓志铭

人在消失,怀乡病在消失

中央商务区,3D打印的寺庙里

机器人在诵经,观光电梯上

外星来的香客,个个牛头马面

赶往顶楼的藏经阁,去抢购旅游纪念品

木鱼爬上玻璃幕墙透气,取出

脑袋里私藏的小棰

缓缓敲出时光的尾声

 

2017、9、10—9、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