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楚 ⊙ 妩媚归途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道真一夜 6首

◎西楚



道真一夜
 
你我本草木,不必悲秋
不必怀春,不必眼红小妖精
有敏感的肉身,和工巧的心计
在道真,每一座山
都供奉着一万个洞府
每一道门都暗藏玄机
不必以身犯禁,人生不过是
一场漫长的狭路相逢
不必刀兵相见,短兵相接
给赤膊的好汉
留一张底牌的距离
在道真,落叶之上
可让人开怀痛饮
流水披着夜色赶路
不问过去,亦不问未来
一阵山风翻过身子
明月在宿醉中
悄悄顿悟,只是
在道真,黑夜薄凉而短暂
梦还没醒天就亮了
请原谅我的缄默,和无能为力
 
 
尹珍简史
 
我放羊时,他放牧自己
我割草时,他割舍纨绔之气
我砍柴时,他向梦中挥起斧头
我打猎时,他给文字布下陷阱
我种地时,他朝天空撒出种子
我上山时,他刚刚濯洗双足
踩着荆棘匆匆往中原赶去
我下山时,他在回乡的牛车上
搔了搔经书中白掉的少年头
我一生拼命生儿育女
他当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养父
漫长的黑夜何止漫长
他掏出火和星辰的奶瓶
一点一点掏空自己
公元162年,在忧患和安乐间
他死于呕心沥血,死于这场
不可救药的绝世之症
尸骨永埋于人心,不肯躺下的名字
是一座温热而孤独的墓碑
这就是尹珍,尹道真
一位我至今不敢相认的黔北亲戚

 
喷泉广场
 
对我而言,眼前的一切
谜一样难以解释
先于喷泉的音乐,先于音乐的
广场,先于广场的
小城市的野心,和我的猜度
流水往天上扫射
云层里埋伏的敌人纷纷落马
音乐是一把游击的匕首
四处寻找人的软肋,而广场
是无辜的,像我们超生的母亲
忐忑地吐出供词
灯光建造月色,和表情的幻境
人民披着幸福感,在梦游中
高潮一阵一阵
仿佛吞下我不断丢出的手雷
 
 
百草谷
 
我前世的儿女来到今生
扮成药草的模样
在山谷的空寂里,相约偷生
开花,结果,欢喜
春天把春天占用
秋天把秋天让给落叶
他们从不奢谈感情
感情太重,言语太轻
宿命才能让人坦然相对
菊芋、柴胡、黄芩、五味子
当归……更多我叫不出的
你们的名字,在风中
在不间断的消逝里
献出枝叶,根茎,果实
此刻,在你们献出的花海深处
我寄身一间茅庐,正襟危坐
假装怀有一颗济世之心 
望、闻、问、切
检阅每一个进谷的人
举止间暴露的人间百病
 
 
三幺台
 
老表,上茶!
喝了这碗干劲汤
我们一起 
扛着大山继续往前走
和顶着云朵而来的人
交换好心情
老表,上酒!
酒中的芙蓉江彻夜翻滚
我们不眠不休
借着八分酒意,谈一谈
光阴,谈一谈
一年年的风雨和收成
老表,上菜!
十六道菜,十六支歌
唱了过去,接着唱未来
把现在留给人间
摆一道不散的筵席
老表,老表
过了这流水样的三幺台
世界归于宁静
我们走过困苦,悲欢和生死
已分不清彼此
 
注:“三幺台”,仡佬族习俗,一次宴席,要经过茶席、酒席、饭席才结束,十分隆重,一般婚嫁寿宴、接待贵客等重要场合才摆“三幺台”。

 
中国傩城
 
每一条街道
都通往两个世界
一头是过去,一头是未来
我站在中间数店铺
想对人鬼的交易
做一次彻底的清算
每一个游客
都有一堆未了的心愿
只许说出一个
他们在选择困难症中
越陷越深
每一位傩神
都是一座矿山
人们来来往往,挖掘,索取
走遍傩城,我看到
每一座雕像
都张嘴在喊,喊你,喊我
喊失散多年的亲人
他们心底深藏着
运走金石的人
留下的寒意,和孤单
 
2017、8、28—9、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