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海的沉默(17首)

◎世宾





⊙大海的沉默


我从不说生命已到了尽头
无论什么时候,我的十指
总要触动跳动的脉搏
在每一个日出的早晨,注目
鲜花般徐徐打开的爱情

我从不说生命已到了尽头
当仰望的天空群星消逝
前进的道路陷入沼泽
我从不退怯,从不在风雨中泪流满面

我从不说生命已到了尽头
在一生的中途,在那些就要
哭的地方,我常常沉默下来
低着头,带着远方的气息
来到这些小草中间
只有它们知道:
我的沉默是大海的沉默



⊙瞧这个人


瞧这个人吧,他离群索居
倾向早晨、花朵和迟来的候鸟
他在自己的屋里低语
自作主张地安排着书桌和厨房的位置
丈量着门窗之间的距离
他出没在黄昏的霞光,把一生
短暂的幸福交给了虚无

瞧这个人吧,他唾弃自己的怯懦
哭着在夜里游走
他要独自在树下
像秋天收集着大地悲伤的落叶
明天,他会满意地死去吗?
烈日下,他要用一生或者更长的时间
才能像石头一样裂开



⊙遇见你


遇见你,在去年的冬天
在隆冬的晴日里,遇见你
火红的棉袄和被冻红了的小手
在枯黄的草地上蹒跚地跑

他们默不作声,像被什么驱赶
从你的身边经过,却听不见你
因缺齿而有些漏风的笑声
和脚环上时高时低的铃铛

遇见你在那个宽阔的花园
你小小的双足每一次踏下
就像敲响了世界的鼓点
一切变得明亮,富有生机

有谁能像你在风中跑
却望见阳光里飞翔的蝴蝶
和正在开花的无名的小草
谁能和你一起笑,在无人知晓的地方



⊙阳光在空气中


阳光在空气中流动,把那些
可以触摸的山野、河流、田间
镀上一层擦抹不去的黄金

阳光里百花齐放,盛大的节日
在春天的大地上欢庆:
南风叩打着瓢虫缤纷的翅膀
映山红打开了颤抖不已的花瓣
翠鸟在苇丛上展开美丽的羽翅
不闻声息,便消失了踪影
但这座碧水荡漾的池塘
真正的主人是无边无际的蛙鸣
谁也不能否认,这一切
都必须臣服于泡软了的种子
它正在地下掀开身上的腐叶

此时谁也不要走近那间陋屋
让尘埃借着风把它覆盖
让破旧的窗纸继续颤抖
让那个人继续痛苦:
爱远离他;食物可以摆着
他伸手却永远无法触及
让他坐立不安;让他哭
写不出诗;让他独自在
花丛下,嗅不出春天的气味



⊙在春光明媚的早晨


刚刚回来,刚刚站在
阳光和美人蕉一同盛开的
剧院前,就开始想你

刚刚打开内心一扇窗
感觉到空气中活泼的氧分子
来自楼隙间清新的微风

告诉我,已没有阴霾
能迫使我返回,阻止我
开口,喊出那个字

在春光明媚的早晨
我觉得我就要爱
就要留下来,在稠密的人群中

1997年



⊙献给生活的赞美诗


雨中的街道、房间和破旧的窗框
并不令人沮丧,它们各有妙处
我会这样说的,雨里隐藏着生机

黑夜有深深的睡眠
而白昼,呵,每一片书页都夹着光明
这里没有孤立,所有事物
在同一空间友好地相处
告诉我,置身其中
除了爱,我还要什么
阳光触动着肌肤,我不知有恨

1998年



⊙燕子


三月的开空,从屋檐下
到宽阔的田野,燕子在飞翔
它鸣叫着,掠过低低的稻田
被微风吹皱的水面

燕子,你从哪里来?
是否穿过冬天的大地
在三月的天空,燕子如此欢快
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

燕子,阳光多么耀眼
你光滑的羽毛,闪着亮光
仿佛肆虐过万物的寒风
未曾损害你的半片羽毛

在三月,从嫩绿的柳树枝头
到窄窄的小巷尽头,燕子,
欢乐地飞翔,它黑色的羽毛
闪着亮光,在村庄上端

1999年1月13日



⊙春日早晨


再没什么能让我感到恐惧
在春日早晨,我感到快乐
我双手光洁,身心轻松
风从田野吹过来,潮湿
有着泥土和蛙鸣的芬芳
我终于能觉察稻苗上
那层薄薄的暖暖的阳光
去年寒霜在我身上的刻痕
我没有留意,我的所有触觉
只有眼前一望无际的睛朗

1999年2月6日



⊙我渴望与这世界融在一起


已是三月,我还必须忍耐多久
才能从寒冷和孤寂中脱身
屋里的家什零杂,心不在焉的样子
阳台上和街道上的植物
绿了,木棉花和角花红得耀眼

已是三月,我非常清楚,生机
已注入大地上所有生物的机体
溪水涨了,抬高了我们的视线
小草在土层底下,敲击着岩石
阳光变得热辣起来;已是三月
姑娘们的曲线获得了解放

我的心也狂跳不已,我的眼睛
发亮,在这欣欣向荣的景象面前
我要告诉每一个相逢的人!我爱
在我的内心深处,在每个人血细胞
里面,我渴望与这世界融在一起

            1999年3月5日清晨



⊙这是四月六日下午


这是四月六日下午,阳光灿烂
风从远处吹来,房间明亮
椅子、床、阳台上的植物
一切都那么自然,富有秩序
我在它们中间坐下,感到平静
对于未来的风暴我没有恐惧
我告诉给我这个下午的人
我深爱着,已无所阻挡

1999年4月6日



⊙我的爱人在黑暗中沉睡


我的爱人在黑暗中沉睡
她穿着黑上衣和细花点的长裙
她轻微的鼾声均匀,黑暗中
爱情给她带来了幸福

我的爱人在黑暗中沉睡
她的身体舒展着,与床罩
融在一起。风吹过来
拂动着蚊帐,也拂动着
她梦中的草地,一泓清泉

我坐在她的身旁,感到宁静
这一刻,我多想忘记世上的苦难和不平
忘记被生活不断追逐的疲惫
和推开窗看到的明天的风暴

1999年6月9日



⊙光芒


太阳在这一刻放出了光芒
难道太阳不是总要熄灭吗?
总要熄灭也要放出光芒

星星在这一刻放出了光芒
难道星星不是总要消逝吗?
总要消逝也要放出光芒

我在这一刻放出了光芒
难道我不是总要死去吗?
总要死去也要放出光芒
黑暗在这一刻放出了光芒
难道黑暗要永远驻足吗?
要永远驻足也要放出光芒

5月15日



⊙监狱里的扎花人


他们用布在扎制花朵
从早到晚,不断地扎
他们没有要献给的人
世界与他们已没有关系
未来仿佛也不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花朵从粗糙的指缝中长出
一朵,又一朵,满满地装了十筐
它们密密匝匝地挤在一起
它们将要到相爱的人手中

5月15日



⊙暴雨


行着行着,天空就暗下来
尸布裹住了整座广州城
所有的颜色都失去了色泽
指示车流的交通灯模糊不清,
但这影响不了人们追赶生活的脚步
在移动的楼群中
高大的中信广场失去踪影
在没有惊叫的沉闷里
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2002年5月10日


⊙黑树林


一片黑树林迎面驰来,带着鸟鸣
——来自地层底下的山泉
由远及近,黑树林仿佛一座绿色的加工厂
张开了它厂房的大门
巨大的清凉一口吞没了暑热
尘土,和一路的疲惫

它毫不妥协地履行着责职
吸入、消化、分解
再重新调整、组装
无限的惬意,使人忘记去路
湿漉漉的山风阵阵吹拂

5月11日



⊙在北京郊外


这是北京的郊外,这是北京的秋天
天空蔚蓝,高远
红的枫林和绿的柳林交错
林间的小路静谥而深远
有人来过,但又走了
时间留不住的,这里也没有留下
阵风吹起了落叶
一天转眼逝去
我不能说出,这是北京郊外的秘密
风在疾走
风在疾走,在被压弯的叶脉边缘
风在疾走,它越过我们
皱折的衣衫,从后面追上来
风在疾走
而如果我们停住,在一块坚实的石上
就会看见疾走的,还有阳光
落叶,和不明的碎纸、干枯的草屑
从台阶上一直移到柱栏边
风在疾走,许多看不见的事物
便会动起来,而假如
此时我们能静止不动

2001年4月17日



⊙在车上


不必沉默。这时候
我内心的房子敞开
这时候,我被一片明亮追赶着
来到开阔地:飞快的汽车
路旁的木棉树,四点钟的太阳
一切都在我身旁骤集
又快速地消逝
我置身在难以觉察的此在
我曾经沉默着,在奔忙中
曾失去看和倾听的能力
而此时,内心的房间填满
风,宽阔的马路
和疏朗的绿化带

2001年4月1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