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典 ⊙ 张典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编辑信箱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妖歌(10首)

◎张典



薄荷味的早晨去河边散步,
考虑如何成为一个新人。
河水不配合,用飘忽的嗓音,
嘲弄我浑身的不确定。
 
晨光粘贴着昨日的影像,
只是稍稍加深了事物的底纹。
内心的一群小伎俩,
如何应对老一套的压境?
 
老是能传染的,无一幸免,
新却始终不能成形。
如我这般鬼胎暗结的早起者,
在晨光里顶多是个虚影。
 
或许会有蝴蝶状的间隙
凭空张开,跳出一个知音?
流水密集的唇舌警告我,
别想了,大白天哪来的妖精!
 
#
 
憋得慌,出门只为出汗,
日落之前,将身体折腾一番。
大药房门口,算命先生
眼含云雾,罩住我的原形——
 
原来一条胖大的汉子,
迷路于四脚朝天的蛤蟆。
他刮它的毒,对着它念咒,
大声辱骂某位神仙……
 
围观的人群里闪出一位
少女吃货,拎起我就走。
她将我挖出、洗净,浇油、撒盐,
她熏烤时的神情如同在恋爱。
 
我像花儿一般,一瓣一瓣
开进她凉爽的身体——
盛夏的幸福莫过于此,
一番美丽之后,有人将我吞咽。
 
#
 
我看见一个植物的梦,
多肉的,或是吊兰的,楼梯间的那群
我的女人管理的植物,
它或它,在吊灯下飞着。
 
我也曾做过飞的梦,
从悬崖,在海面,或者从一个屋顶
到另一个,把人群认作蚂蚁,
让心爱的女人骑着我飞向星空。
 
浮在光中的一小团绿色,
微型的森林,浓缩的旷野,
树冠高耸,野草翻滚,
鸟或熊的影子隐约可见。
 
这是绿色的自我的弥漫,
我的也是,是囚徒的放纵。
天还未亮,我蜷起身,投进它的梦中,
我就是绿色,它就是飞翔。
 
#
 
我练习亏空,络绎而来的
耳朵,取走了我的声音,
我拥有一个零的寂静,
但是我,不是一个人的负数。
 
当你走来,坐在一张空椅子的
对面,碰了碰对面的杯子,
鸣响的暗号,让我从突然的空穴
探出身子,瞬间满上了自己。
 
这便是知音吧,每一次
我都是你的陌生人,这陌生
只为你而准备,它是你的游戏,
在我的身上找寻一个“一”。
 
我不断说话,声音充满整个房间,
直到我成为了这个房间,
你挨近我的心脏,从里面取出
那个“一”,说:得了吧,总是说三道四你累不累!
 
#
 
有一种钥匙可以打开浑身的锁:
我伫立在早晨,等你们的突破。
别担心,这是一场和解的游戏,
我所有的,就是你们的。
 
从眼中进来的蝴蝶,请掏空
我的色彩,用你锤状的触角。
舌尖上的鱼类,别停留,
你们会发现我的胃是一口池塘。
 
含风的树木从前胸闯入,
在肺上生根;含光的云堵在咽喉。
膝盖被杂草盘踞,双肩之上
蜿蜒着远道而来的山脉。
 
且让腰间的孩童诵读经文,
多好啊,肚脐眼里走进一位教师。
我心肝上的一群人,好的坏的
一样精神,等着我送上甜品。
 
#
 
又出现了,这只小到没有的壁虎,
窜出我半张的嘴,跳入草丛。
这个狡猾的小东西,总是乘虚而出,
顺便将我变成一具空壳。
 
……发绿的我,浑身感到剧烈的
想成为什么的痒,打滚,转圈,
逮住啥就咬啥,咬出一个口子,“嗖”地
钻进去,替代那个“啥”喘一会气。
 
蛤蟆体臭,我只呆了三秒,
蝴蝶上上下下,险些把我晕死,
一堵老墙长约十米,我瞅准一条缝
在里面打了一会盹,惬意极了。
 
成为银杏树的刹那间,顿感
接天的欣喜,甚至于小看人类,
但离开人类我是谁……公园长椅上,
我醒来,回到巢穴的壁虎,歪着脑袋,想。
 
#
 
铃响了,溜之,
移动的红色课堂留不住我。
老师们编着笼子,
留不住我,蜘蛛送来一条丝。
 
溜之,我攀越陡峭空气,
吸金色的光汁。
羽毛从更高处落下来,
好心的鸟,我不要呢,溜之。
 
美女从窗里伸出手,
看见她的信子了,溜之。
朋友们切着蛋糕,
溜之乎,波浪送来一付鳍子。
 
渔夫热切下饵,我婉转
溜之。穿制服的人打着手电,
在湖面飘,快呀溜之,
水底深处递来一张王八条子。
 
#
 
老头在桥顶练气,想把自己从“有”
练到“无”,把五脏六腑都练飞。
晨光在脸上流转,仿佛在寻找
一个入口,以便跃入他的空心。
 
桥头老宅是空的,这“空”里的
事物,除了老鼠,还有一个思想。
每次经过这里,曾喜都会听到
那“思想”说,今天你会想我吗?
 
两岸,花树使劲矫正它们的模样,
早起的人穿行其间,就像一些
钻进人体的鬼,享用着新鲜的感官
和心脏般突突跳动的“自我”。
 
曾喜在桥边待了一会,感到自己
想多了,太多的人、瓦片和石头
参与了那个“想”,但是没有头绪,
想也白想,不如在岸边发发呆吧。
 
#
 
酒后,在街上飘了一会,
泊停于湖边长椅,半眯着眼
看水,和水上的碎光,
身后的城市倒伏在夕阳里。
 
风吹我,有酒糟的味道,
有从死亡中提炼的香气,
哦,不是死,是空了,
我存贮的一切不翼而飞了。
 
两只灰鹭踩过头顶,
一片白云横过腰际,
我拔高自己,试着追回
那四处散逸的器官的碎片。
 
我扩展自己,肉坑
袒露在苍穹之下,群星俯身
用宇宙的方言问候我,
鱼儿探出水面,向我尖叫。
 
#
 
两块来自西藏的小石头,
突然有了呼吸,当你将它们赠予我时。
它们的时间从零开始,它们的身体
在我的注视下发育,瞬间成熟了。
 
在我的注视下,它们也可能
不是石头了,而是两颗质地相同的心。
也可能是两个字,一个西,一个藏;
最好是一个谜:哪一块里有酒泉?
 
我整个身子凑近它们,以至于
消失在它们之中,似乎很配它们的胃口。
它们将我排泄在高原上,的确,不一样的
光和雪,我很愿意在一株冬虫夏草的身上醒来。
 
它们暗中观察我,有时我感到
身体一沉,便知它们卡在了我两肋间。
傍晚我去东湖边散步,从它们身上猛地蹦出
一条牦牛,一头羚羊,死活跟着我。
 
(为李梦而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