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南美48首

◎周瑟瑟



地球
 
这一夜
我半睡半醒
沿着地球爬行
从北京到纽约
我的胡茬长出来了
从白天到白天
中间省略了黑夜
当阳光刺进机舱
一个中国婴儿
大声啼哭
这么小的孩子
他的耳膜太薄
地球上细微的响声
他都听得清晰
我己经是个聋子
地球带着大河高山
呼呼飞转
今夜它们是我的
身外之物
 
2017.07.03
 
 
在空中闲逛
 
机舱后部漏出一线绿光
我趁上洗手间的功夫
闯进她们的工作间
四个空姐坐在四个角落
吃航空食品
两个白人两个亚裔
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样子
为了工作蛮拼的
没有人拒绝我的探访
这驾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客机
想必在空中平衡得天衣无缝
我与南开大学研究鲁迅的夫妻
每过两个小时
在机舱前后散步一次
就像在自家客厅闲逛
我在空中的经验
估计与栗山上的老鸟差不多
 
2017.07.03
 
 
北极
 
从洗手间出来
透过飞机舷窗
我看到茫茫白雪
北极就在下面
我想像成群的企鹅
望着天上的陌生人
它们应该生活在这里
我看不清它们的面孔
它们与世无争
清心寡欲
像是北极的僧人
只是它们身穿
银色的袍子
我的邻座
坐着一位中国僧人
北极之上
就他一身绛红
北极没有企鹅
僧人已经
昏昏欲睡
 
2017.07.03
 
 
纽瓦克
 
纽瓦克
小胡子男人
夹在高大威猛的黑人中间
我的英语夹杂在汉语中间
胡纠纠从北京抱来
一只丝绒枕头
他燕郊的小胡子
衬托了六根清静
我背着只有几本书的大包
背来了栗山的云
云朵散淡
如我北京工作室打翻的墨汁
纽瓦克机场
我给你写弘一偈语
还是画一幅栗山禅意图
云朵浮动
匆匆过客走向哥伦比亚
我今晚在波哥大睡个好觉
 
2017.07.04
 
 
南美上空
 
这架树叶似的飞机
平稳轻盈
偶尔颠簸
也是小幅度上下颤抖
它是夜色里
漂浮的一座空中岛屿
在南美上空
散发薄荷糖的清香
右边的女游击队员
一路昏睡
她修长的脸庞啊
晃了又晃
左边的男青年
帽衫蒙头
漂亮的棕色胡子
我这张亚洲脸
因为夜灯照射
与印欧混血混淆
我问黑珍珠空姐
是否快到了加勒比海
她以一杯苦咖啡
回答我急迫的提问
 
2017.07.04
 
 
马尔克斯先生
 
马尔克斯先生
我们能一起共进早餐吗
孤独的大师
唯有文学永恒
安第斯山脉上
那些鲜艳的肉体
必将衰亡
我切开木瓜
吃下了果肉
伟大的拉丁精神
就在我眼前
一个酷似
马尔克斯先生的司机
请把我送到马孔多小镇
布恩迪亚家族我来了
孙新堂,我的兄弟
我告诉你:栗山正大雨倾盆
马孔多天气正好
我拥抱了留着胡子的
波哥大中年司机
他哈哈哈大笑
这里的每一个男人
都像是活着的
肩膀宽阔的
马尔克斯先生
 
2017.07.04
 
 
波哥大
 
波哥大还在睡梦中
我已经潜入这座城市
从机场出来
几分钟时间
天空聚集了雨雾与云霞
空气潮湿清爽
我闻到了谁家磨咖啡的浓香
天色渐渐明朗
山峰就在城市前方
一棵树冠茂盛的树跃出来
这座城市家家都在磨咖啡
全城的墙上
涂满了鲜艳的涂鸦
街道拐角处站着
持抢的士兵
他们太帅了
街头缉毒犬
沉默的动物你好
两千多的海拔
和青藏高原一样高
我吃了五颜六色的燕麦加牛奶
感觉自己爬上了一张舒服的床
 
2017.07.04
 
 
老恩
 
老恩身材高大
哦亲爱的老恩
你让我想起了岩石
这些年
他回到了
安第斯山脉
1966年他携妻带子
来到中国
他经历了文革爆发
与唐山大地震
他住在西斜街
粉子胡同与友谊宾馆
不仅仅翻译了毛选
他的手
还去收割中国稻谷
他有一张雄狮的脸
双眼深凹锐利
一位温柔的老人
头发如波哥大的云
飘移的南美大陆
压着山顶的积雪
伴随你安居故乡
今天你和孔子在一起
  • 腿略有不便
像古代侠士侧身行走
老恩与我父亲同龄
我们像父子交谈
谈论北京与中国往事
 
2017.07.04
 
 
白云苍狗
 
天上浮云似白衣
斯须改变如苍狗
在波哥大
我证实了杜甫
他诗中的白云
越来越胖
流浪汉的自由
涂鸦的自由
白云的自由
就在我身边
我喝多了咖啡
身体轻飘飘
宾馆楼下
持枪的人
他保护白云的故乡
他的脚边坐着一只黑狗
戴口罩的黑狗
抬头望见白云苍狗
 
2017.07.05
 
 
何塞先生
 
穿长袍的何塞先生
他举着一只收音机
兀自一人来回踱步
尖皮鞋踢在地上
他的腰带宽大
玻璃项链垂下来
他唱着节奏明快的歌
高原上的波哥大
风吹云朵慢慢移动
风吹何塞先生的胡子
他在绿色植物掩盖的
透出红色小花的围墙下
兀自一人来回踱步
持抢的年轻士兵牵狗走过
这是众多街道中
最为安静的一条
何塞先生的小摊
摆在便道上
他沉浸在自己的演唱里
彩色眼镜后
是他幽深的眼神
何塞先生
正享受着他快乐的上午时光
 
2017.07.05
 
 
鸽子
 
鸽子三五成群在街心散步
白色的鸽粪留在
西蒙·玻利瓦尔雕像头上
他是大哥伦比亚的英雄
鸽子生活在市民们中间
鸽子飞起
又落在我脚边
它们生着一张清新的脸
腹部的灰色绒毛是热的
翅膀带起波哥大的凉风
山下成堆的白云
缓缓离我远去
鸽子一步步靠近我
它们在试探我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东张西张
夹杂在土著人中
像一只从天而降的渡渡鸟
 
2017.07.05
 
 
灵魂需要涂鸦墙
 
彩色涂鸦墙下
坐起一个面孔英俊的男人
他看着我这边大喊
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
我猜测他可能来自山区
他的家乡小股游击队在活动
彩色涂鸦墙今晚
成了他的掩体
自由的大鸟
丰乳肥臀的女人
覆盖在他身上
下午在塔德奥大学图书馆
我与他们谈论中国诗歌
听众中一位女孩
在纸条上给我写到
绿色围墙保护
波哥大孤独的灵魂
他们需要信仰和爱
我站在涂鸦墙下
黄昏的天空同时出现了
太阳与月亮
我相信灵魂
需要涂鸦墙
 
2017.07.06
 
 
相爱的人
 
1936年的
拉菲罗莉塔餐厅
李四清院长和玛塔女士
陪我们共进午餐
我喝一道菠菜西红柿汤
哥伦比亚阳光的味道
面条被鸡蛋奶酪覆盖
这条老街
细腰如蜂的女人
与我们擦肩而过
她是妖娆性感的男人
我赶上了七月的第一周
波哥大的彩虹节
身体释放本能的快乐
天上挤满了
杜甫的白云苍狗
街头相爱的人
我无需一一辨认
波哥大的雨
突然袭击我
满城尽是
马尔克斯的魔幻色彩
只有相爱
波哥大才是性感的
 
2017.07.06
 
玻利瓦尔广场
 
鸽子粪便下或许有
印第安人的鲜血
我蹲下来
咕咕咕咕
呼叫这座城市的灵魂
玻利瓦尔的剑刃
滴着雨水
古老的天主教堂台阶上
一只孤独的鸽子
离开了鸽群
它久久静止在那里
忧郁的鸽子不飞舞
它精气四溢的眼睛
眼砂如隐藏的火焰
广场上的雨
洗净了每一只鸽子
漂亮的绿宝石脖子
红色的趾爪
鸽子鸽子飞起来
太阳穿过云层
教堂的钟声即将敲响
 
2017.07.06
 
 
我会长久记得……
 
我一条街道
又一条街道穿行
三只大狗依偎在主人身旁
主人蜷伏在毛毡里
我看清了他瘦削的脸庞
流浪的陌生人
睡梦里等待我的到来
我停下脚步
看十字街跳舞的人
他上嘴唇蓄着一丛
马尔克斯式的白胡子
我匆匆赶到
马尔克斯文化中心
亲爱的大师
我买下了您的画册
和西班牙文《百年孤独》
为了表达我
对当地诗人的好感
我还买了一本
哥伦比亚诗人的诗集
虽然我无法阅读
但我愿意抚摸这里的生活
我会长久记得
那张伏在地上
瘦削的脸
 
2017.07.06
 
 
床边的小孩
 
谢谢你
床边的小孩
色彩斑斓的小孩
眼睛深如伤口的小孩
在你的注视下
异乡人睡着了
我清晨五点潜入波哥大
谢谢你
陪我三个夜晚
城市的警笛划过夜空
我从梦中惊醒
清晨五点
我收拾行李
悄悄离开波哥大
白天我们爬上山颠
俯瞰这座魔幻的城市
它的神秘
如同床边的小孩
穿绿色军装的小孩
忧郁的小孩
我会想念你
 
2017.07.07
 
 
城市与狗
 
大腿修长的女人
她牵着一条高大的狗
走过白云街头
戴礼帽的先生
穿红色裙子的妇女
他们呆在墙根
一条英俊的狗
走来走去
然后伏在我面前
前总统先生
你的展览
正在大厅进行
我绕过
嘴巴罩着铁帽的狗
穿绿军服的青年
向我点头微笑
如果有一条狗
跟随我离开
我会愿意成为
高原上的流浪者
 
2017.07.07
 
 
山颠之上
 
山颠之上
白云飘荡
飞过安第斯山脉
炮火已经停息
河流蜿蜒山间
忧郁鸽子
昨天还蹲在教堂台阶
今天随我穿过翻滚的白云
山颠之上
歌声悠扬
冲突渐渐平静
世界各地诗人
在鲜花节到来之前
聚集麦德林
阿布拉山谷
波尔塞河畔
一个女孩放声歌唱
我们与大连美女黎妮
坐在夜色降临的酒店大厅
巴西诗人
德国诗人
中国诗人
麦德林诗人
频频亲吻
美女的脸颊
山颠之上
夜色已经降临
智利诗人
墨西哥诗人
中国翻译家
孙新堂兄弟
你们是否已从山颠下来
今晚的灯光
等待你们一盏盏点亮
 
2017.07.07
 
 
不要害怕大毒枭
 
他是麦德林大街的穷孩子
他是职业杀手埃斯科巴
他是全球七大富豪之一
他是让美国人头痛的大毒枭
审判他的法官
妻子被轮奸后
沾满精液的乳罩和内裤
寄到了法官办公室
但在当地人眼里
埃斯科巴是一个英雄
“哥伦比亚人民
终于拿起了
打击美帝国主义的武器”
埃斯科巴如是说
他以黑手党头目卡彭为榜样
他买下了卡彭的防弹车
他为30万人提供就业机会
他为穷人修建了教堂和医院
他被誉为拉丁美洲的罗宾汉
他是毒品王国真正的国王
他为自己修建了
一所豪华监狱
1993年12月2日
在他44岁生日的第二天
他在一阵枪林弹雨中
被当场击毙
今天我来到他的故乡
如果让我为他读一首诗
我就读这首
《不要害怕大毒枭》
 
2017.07.08
 
 
格兰德酒店
 
蓝色游泳池
在十三楼楼顶
我脱掉衣裤
跳进翡翠一样的泳池
麦德林的第一夜
我栗山的肉体
在大毒枭老巴的故乡
像一块海绵
我的游动
溅起了各国的水花
为了明天的读诗会
我事先裸露了
自己的一部分
亲爱的诗人朋友
欢迎你跳下水
我们从格兰德酒店
游向波尔塞河
这是美好的夜晚
麦徳林灯火通明
鲜花在郊区生长
星光落在池里
被我一一击碎
 
2017.07.08
 
 
用你的双手抱住胸口
 
用你的双手抱住胸口
石头从科迪勒拉山脉滚落
波哥大的雨下到了麦德林
阳光照亮山坡
与我同机抵达的巴西诗人
她明天会演唱一首欢快的歌
用你的双手抱住胸口
运送鲜花的卡车盘山而上
破碎的心一路颤抖
今晚我睡在波尔塞河畔
阿布拉山谷发出隆隆的回声
用你的双手抱住胸口
穷人的教堂建在山下
罪恶的灵魂需要拯救
我看不到你痛苦的脸
你的头颅飞越了高山
用你的双手抱住胸口
沾满泥土的胸口
挺起的胸口
一个陌生兄弟的胸口
 
2017.07.08
 
 
安玛格利特
 
牙买加女诗人
安玛格利特
找到我签名
她的父亲
有一半中国血统
她的奶奶是广东人
墨西哥中国少女小童
现场给我翻译她的诗
她写到北京酒吧
一个中国男人
让她想起父亲
她收藏了
中国早晨的落叶
她黝黑的皮肤
多像我晒黑的表妹
安玛格利特
无数的小辫
巨大的耳环
纤细的腰身
在她的小国度
叮铛作响
我来自一个大国
你奶奶的国家
她死于霍乱
 
2017.07.09
 
 
白云顶
 
我们这支小分队
向小黑河出发
中巴载着中国、德国、瑞士
与哥伦比亚四国诗人
我们去白云顶上读诗
高大的桉树有的掉了皮
露出白色的树杆
有的树冠全是银色的
在公路两边农家的门前
偶尔冒出来
鲜花开满了整棵树
没人能够告诉我
它们的名字
白云之上是高山
高山上是密密麻麻
黄色的屋顶
我们沿着倾斜的公路
一直向机场方向走
甘蔗近在眼前
牛在山谷低头吃草
它们不认识我
我想认识它们
白云一样静止的动物
我与它们擦肩而过
一个绿色足球场
被欢呼的人群围住
我们读诗之后
回去的路上
灯光已经点亮了
麦徳林郊外的山体
钻石一样的山体
 
2017.07.09
 
 
游击队下山来
 
从安第斯山脉下来的
游击队诗人马丁克鲁斯
他是战俘确认委员会主任
他发言说
我们也是为了建立
一个正义与美好的
哥伦比亚
我们在斗争与奋斗
现场各国诗人
报以热烈的掌声
他们放下了武器
古巴把哥伦比亚政府
和游击队首领
请到古巴谈和
总统先生回来后
将和平协议进行公投
而人民却否决了它
麦德林的鸽子一整夜
都在我的窗外咕咕叫唤
黑暗中我仿佛
摸到了它的腹部
我还没有读过
马丁克鲁斯的诗
不知是田间那种
还是艾青那种诗
或许是描写
亚马逊丛林的生活
今天我要找到他
如果可以
去亚马逊丛林写诗
我将延期一个月回国
 
2017.07.09
 
 
渡渡坎
 
当地人带我
到公园门口看电线杆上
一只渡渡鸟的标志
渡渡鸟
我们所有人
都没有见过它
小镇总有鲜艳的颜色
土著老人坐在树下
听我们读诗
天下老人都是懂诗的
我的《妈妈》
让他们眼神忧郁
妈妈,紧紧拥抱我
在科迪勒拉山脉上
一个叫渡渡坎的小镇
中年男人抱着婴儿
长发飘飘的小女孩快速跑动
小镇广场坐满了听众
他们从附近村镇赶过来
鸽子在人群里散步
在我读诗时它们飞过天空
翅膀啪啪击打风与白云
教堂的尖塔
在山下隐约可见
镇公所的老式打字机
国家独立的油画
就在这所小房子里
镇长告诉我
这里的人都是生活的诗人
他们表演一种鬼魂的戏剧
西班牙语的对话
仿佛马尔克斯的祖母
在讲故事
我朗诵后得到了城堡的钥匙
我可以打开这里
每一户人家彩色的门
 
2017.07.09
 
 
土著男孩
 
我以为他是女孩
他长发披肩
与我们一起坐在台上
话筒轮到他时
清脆的童声响起
土地土地
我家乡的土地
肥沃的土地……
孩子一身白色衣袍
这几天我在
餐厅和电梯里遇到他
游击队诗人已经消失
是否已经返回亚马逊丛林
土著男孩跟着他的姐姐
在我旁边的餐桌上喝汤
他棕色的皮肤
明亮的眼睛
我总是觉得
有一颗宝石
在我们中间闪烁
 
2017.07.10
 
 
哥伦比亚蜥蜴
 
植物园里的绿色绅士
一步一步小心谨慎
下巴上的胡子
背部的倒刺都是硬的
有人摸过
蜥蜴的皮肤吗
一条爬向我们
另一条躲在水边
它们高昂起头
注视着陌生人
一个身材呈倒梨形的女人
对两只乌龟情有独钟
它们趴在石头上
向南美伸出龟头
脑袋尖尖的孩子
有一双蜥蜴的大眼
他们发出蜥蜴的叫声
高大威猛的木棉树下
我有一颗中国南方的
蜥蜴之心
多少年来
不被人察觉
我自己
也未必知道自己的
丑陋与温柔
 
2017.07.11
 
 
中部城区
 
孙诺告诉我
进入麦德林中部城区
要格外小心
一个日本人遭抢劫时
不愿给钱被活活打死
我们乘坐这个国家
唯一的火车
从植物园去天主教堂
广场上有人弹琴
有人贩卖色情光碟
神父坐在小木屋里
一个妇女在隔壁耳语
只有神父听到了她的秘密
另一个老年妇女
怀抱塑料娃娃
那是她的孩子
苦难的人面容憔悴
跪在木栏上忏悔
我也跪下
头抵在麦德林脚边
做五分钟虔城的人
 
2017.07.11
 
中国诗歌游击队
 
今晚我们
中国诗歌游击队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在一所大学图书馆
我第三个朗诵完后
坐上黄色出租车
匆匆赶往下一场
一个社区小剧场
在麦德林一条窄巷子里
仿佛有幽灵扑闪
枝形铁台的蜡烛
流了一大堆白色眼泪
古巴诗人找到我
向我叙说李白
智利诗人坐在我旁边
他听懂了我的栗山
银色胡须下嘴唇鲜艳
他有一幅
让女孩子着迷的好嗓音
我表示这次接头之后
欢迎他像哥伦比亚作家
雷奥纳多一样加入
中国诗歌游击队
古巴、巴拉圭、塞尔维亚
与爱尔兰诗人
看他们这几天的表现
其中一人已经在餐厅
与我秘密接头
另外两个
对中国当代诗歌一无所知
我表示加入
中国诗歌游击队
必须知道两个以上的
中国当代诗人
 
2017.07.11
 
 
武器广场
 
大教堂弥撒结束后
市政府乐队
在广场的藤蔓棚架下奏乐
这是周日的早晨
站在武器广场的人群中
眺望城外
白雪皑皑的
安第斯山顶峰
如果把监狱建在山上
那多么美啊
如果我生在安第斯山脉
我会成长为一名马夫
在皇家法院门外
跳下马车
我运来了一车中国器物
在周日的早晨
雪山升起太阳的喜悦时刻
我紧张得浑身发抖
我亲眼目睹圣母抱着婴儿
上了另一辆马车
那是西班牙人的马车
我的亚洲长脸
接近于印第安人头像石雕
一个佛教徒
进了北面的中央邮局
我要给中国师父寄一张明信片
上面写两行字
我爱武器广场上
所有忧郁的眼睛
 
2017.07.12
 
 
安第斯山脉的雪
   ——给孙新堂兄
 
我们沿着
安第斯山脉活动
它是一条
蜥蜴似的山
向加勒比海爬行
在圣地亚哥
我们爬上一座山
才能看见远处
安第斯山脉的雪
你长年生活在
雪的反光里
你在雪的镜中
呼喊汉语的雨
这是七月的冬季
枯叶高挂
天空蔚蓝
拉美人家的院子里
青色柠檬正在变成淡黄
空气里
有中国男人走过的
干净的气息
街头的马
跶跶跶跟随你回家
古老的国家邮局
我们下午来过
雪,停留在山颠
兄弟,我们的头发
已渐渐灰白
 
2017.07.13
 
 
世界尽头
 
7000只荷斯坦小母牛
从智利南部蒙特港
登陆天津港
两年以后
我来到小母牛的国家
它是世界的尽头
如果我今晩
在智利打一口井
穿过深井就能回到中国
一个智利小孩
在家够不到糖果
她给中国小孩
打一个电话
请你们帮帮我
中国小孩集体跳动
地球另一端的
智利小孩就捡到了
掉落下来的糖果
我的朗诵
是7000只小母牛中的
若干只
智利小孩
你的电话
什么时候打给我
 
2017.07.13
 
 
太平洋餐厅
 
诗歌朗诵会后
圣母山上的落日
已经失去了余温
冷风中
圣地亚哥人都很漂亮
他们的眼睛有雪的明亮
罗伯特先生
在太平洋餐厅款待我们
船长驾驶一整只鲸鱼鱼骨
水手呢
水手端来聂鲁达汤
加勒比海
浸入了舌根
罗伯特先生
晃动岩石似的头
我们坐在鲸鱼体内
只要按动墙上
古老的开关
海浪就哗哗
从盘子底涌出
将我们卷走
 
2017.07.14
 
 
柠檬树
 
街上的古树满是黄叶
七月,智利的冬天
让人昏昏欲睡
我睡在宾馆宽大的床上
柠檬树站立在
窗外一户人家的院子里
它是安静的
又是热烈的
柠檬有的青色
有的已经变黄
这棵体态丰满的柠檬树
如一位智利的孕妇
她知道我来了
她知道我夜里睡得深沉
一个来自中国的男人
他有一颗柠檬之心
在地球南面舒展四肢
双手伸出被子
梦里我抱着柠檬树
一棵散发生育气息的树
她的甜蜜和幸福
她一树的果实
只要我翻窗过去
就可以触摸到它
 
2017.07.14
 
 
泛美公路
 
由北向南
泛美公路
从阿拉斯加到火地岛
我们早晨六点出发
去奇廉市读诗
我们在夜色里
很快离开了圣地亚哥城
泛美公路夜雾缭绕
水汽凝结车窗
四个小时的路程
当年聂鲁达走过
公路两旁的树
渐渐显露原形
树是风的形状
修长的树身上尖尖的树冠
肥沃的黑土
莫不是火山爆发的结果
浅草多起来
阳光突然照耀泛美公路
越往南智利越绿
东边的雪山还是神秘的
我们向聂鲁达的
出生地靠拢
右边农庄里的花牛
已经起来吃草了
沿着泛美公路继续前行
一场中国诗歌朗诵会
在那里等着我们
 
2017.07.14
 
 
我看见了雪山
 
在泛美公路上
我睡着了
雪山什么时候
悄悄靠近了
我的左脸
脸颊一片冰凉
我醒来时
回头看见了雪山
在太阳升起的地方
雪山就站在那里
远远的一动不动
白色如石膏
太阳像一个头饰
在它头顶晃荡
我们往南狂奔
雪山,很多雪山
连成一线的雪山
一股凉意嗖嗖移动
那是安第斯山脉
低矮的雪山
跟随我的脸颊
我一仰身
就可以
骑到雪山的背上
 
2017.07.15
 
 
去黑岛
 
因为大雪降临
凌晨宾馆停电了
130公里之外的黑岛
等着我们
黑岛小镇一所房子里
聂鲁达抽着烟斗
还不是右派的艾青
眯眼坐在沙发上
一只白色浴缸
装下他们那一代人的大海
我们一路
经历了四季
我们经过了
中国人收购的
葡萄庄园
牌子高挂
绿草如茵
我们经过
号称是新大陆
最好的酒庄
又经过
一座小山村的教堂
圣母曾在此显灵
朝圣者
还没有挤满公路
炊烟升起在树梢
彩色小汽车
停在那里
枣黑色的马
望着我们跑过村庄
雪山在右边
越退越远
黑岛,黑岛
我未知的岛
飘在前方
 
2017.07.15
 
 
海狮
 
海狮抬头
看见了我
它是一截礁石上的海浪
海狮
我智利的朋友
你翻身下海冲浪
一会儿
又回到我身边
中国就在大海对面
只要你一直游下去
就会游到中国
我的家里没有大海
但会有一张
你咧嘴
露出牙齿的照片
 
2017.07.15
 
 
瓦尔帕莱索古城
 
山后有一轮暗淡的月亮
这是上午十点
天堂谷
浮着巨大轮船
中国远洋公司
运来了日用品
我们乘着海鸥的翅膀
上到瓦尔帕莱索古城山顶
大海翻白浪
年轻的海员跳下船
我们进入山巅小厕所
但愿我白哗哗的小便
不要流入太平洋
世界美如斯
我的身体
能制造出海水
和轮船吗
瓦尔帕莱索古城
到处有海鸥
细碎的叫声
山下一队穿制服的消防队员
在小巷里奔跑
黄狗尾随其后
我们进入一家
江苏夫妻的商店
亲爱的异乡人
隐藏在
古城遗址深处的柜台后
 
2017.07.15
 
 
托托拉尔小村
 
还不到黑岛
我们拐入一条
林中路
山谷下树木茂盛
传来溪水声
蜂鸟飞过
在半空吹了一声口哨
木屋隐藏林间
这里是桉树的故乡
裸露泥土的停车场
停了不少车
看起来似有故事发生
人都去了哪里
餐馆门口
女人拥抱在一起
柜台里摆满了
葡萄酒与甜点
我忘了这里是智利的冬天
取暖炉里
木柴燃得正旺
我们吃刚烤出来的面包
一盘美味牛肉
渗出淡淡血丝
玻璃窗外
小女孩在荡秋千
四面群山
响起刀叉声
托托拉尔小村
花母鸡
农妇一样悠闲走过
她问我们
要不要下到村子里去
 
2017.07.15
 
 
诗人之路
 
我们从
瓦尔帕莱索古城出来
上了一条漂亮的高速公路
两边是绿色草坪
母牛吃饱了
睡了下来
小矮马低头吃草
人烟稀少
寂寞的桉树
直插云端
雪山
是我认识的
深沉的老男人
面容干净整洁
若即若离
路边的牌子上写着
诗人之路
聂鲁达就在
这条路的尽头
留下诗篇与居所
他从海上走了
还差两个月就
103岁的帕拉先生
你还活在人间
黑岛
你们的黑岛
我就要到了
 
2017.07.15
 
 
圣地亚哥第一场雪
 
32年以来圣地亚哥城
没有下雪了
我们是带来雪的人
棕榈树在街角
墨绿如大伞
散步的鸽子
粉色趾爪印在地上
它们永远是新人
一个院落
一个院落的雪
矮矮的围墙
雪有厚有薄
孩子与她年迈的奶奶
站在木窗边
今天圣地亚哥人
迎来了下雪的喜悦
安第斯山脉的雪
终于走了下来
来到了城里
雪覆盖了割草机
割草工
挽起衣袖
多喝了一杯开胃酒
我们向黑岛进发
郊外的无名山
那些灰色的雪山
我们还会遇到
更多的
一夜披雪的山
穿过䆳道
白云悬在前方
山体转绿
阳光正把雪山
切割为两半
这是一个神奇的上午
我以为雪山上有
佛光普照
 
2017.07.15
 
 
在智利的海岬上
 
聂鲁达卧室的窗外
大海咆哮了一下午
他的第三任妻子
在墙上微笑
一只纤细的手模
放在书桌上
聂鲁达写一会儿
拿起望远镜
看看海上有什么动静
海浪扑过来
又退回去
如此循环往复
一浪高过一浪
聂鲁达脚边的豪猪
这奇怪的动物
望着我
我们去酒吧喝一杯
他与爱妻的墓地
就在鱼形旗下
夕阳往死者脸上
涂抹仁慈与爱
他们躺在海风里
已经平静
黑岛的傍晚
中国人走过古老的树荫
聂鲁达永远留在了这里
爱情无法估量
遗忘更加漫长
走过很多地方
他才回到墓地
回到智利的海岬上
大海也无法回答
今天的死亡之谜
 
2017.07.16
 
 
头发蓬松的女人之家
 
聂鲁达客厅的墙上
挂了一幅
头发蓬松的女人画像
她的头发一边
是聂鲁达脸的轮廓
1973年流血政变
阿连得总统死于非命
聂鲁达十二天后去世
有人破门而入
这所房子被损毁
我们沿着狭窄的楼梯
进入了聂鲁达的卧室
一张铺着被单的大床
空空如也
床边桌子上
有一支望远镜
船长好像刚刚离开
写字台与椅子
已经落下了灰尘
大头皮鞋与皮箱
外交官的领带西服
诗人笨拙的钢笔
都是旧的
我是一个新人
站在死者的空间
对于聂鲁达可能还好
我不好意思的是
如果头发蓬松的女人走出来
我该如何面对
我见过她在
聂鲁达葬礼上的照片
这个女人
悲伤的面孔惊艳动人
她坚持恢复了
这所房子的原貌
她在1985年去世
与聂鲁达合葬于
黑岛的海岬上
 
2017.07.16
 
 
奇廉市
 
下了泛美公路
瘦高的无名树
在路边耸立
这是智利南部
一个30万人的城市
身穿笔挺长大衣的
圣托马斯大学校长
走过来握手
我看见他眼睛里
有雪山的倒影
我们在市政府的剧场朗诵
92岁的老诗人
蹒跚而来
他翘着雪白的胡子
询问遥远的中国
那里有他想了解的诗歌
送走老诗人
我们来到高大的棕榈树下
恋人在寒风中接吻
双手合十的教堂空空
雨落在铜像上
我们路过监狱
一片低矮的房子
里面的人
生活或许平静
在一次地震中
400人越狱
四人至今还没有回来
 
2017.07.16
 
 
肯尼迪
 
智利国家航空飞机
从黑暗中下降
明亮的飞机
明亮的拉美空姐
穿白色短袖衬衫
栗色皮肤
一晚上的迷人微笑
纽约皇后区水波闪烁
湖泊上的肯尼迪
玻璃窗后的肯尼迪
这是新的一天
奔跑的肯尼迪
给我叫了一辆出租车
车向新泽西开去
白马旁边站着枣红马
它们是美国
站在露天的
孤独的动物
湖上游船
无人驾驶
谁坐在桔黄的起重机里
雨水充沛,阳光普照
肯尼迪机场
蹲着五十只银色飞机
他的祖先从爱尔兰
逃荒而来
1963年11月22日中午
一颗子弹打碎了
约翰·肯尼迪的脑袋
他遇刺身亡
 
2017.07.17
 
 
飞机轰鸣
 
是什么力量
把我推向地球之外
我一觉醒来
不知身在何处
机舱里桔色灯光
照着这飘浮的物体
请闭上人类孤独的眼睛
把我置于茫茫宇宙
飞机的轰鸣
捆在腰上的安全带
还维系着我与地球的关系
我离家越来越远
飞向下一个国家
它在地球的另一端
那里鲜花盛开在高山之巅
热闹的人群
笔直的桉树
我要加入其中
在加入他们之前
我加入了天空
我加入了气流
我加入了微弱的星光
大地在遥远的地方晃动
我收起了黑暗的翅膀
像一粒尘埃悬在宇宙
漫长的飞行
只为了扑向陌生的地球
 
2017.07.17
 
 
致马加里托·奎亚尔
 
我还没有到过墨西哥
我到过你诗里的图书馆与医院
你的履历
你的棕色皮肤
你羞涩的墨西哥的微笑
在麦徳林格兰德酒店
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
共进早餐或晚餐
同样的食物
两种语言
在我们之间
龙静,诗歌快乐的元素
你熟悉地呼喊她
就像呼喊你儿子的同学小童
你拿出一叠手稿
龙静,从中国云南跳出
我们哈哈大笑
仿佛我就是龙静
就是你的晚霞之蜜
你的护士帽
 
2017.07.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