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随手】【种豇豆】【一种巧妙的无耻】

◎铁哥



随手

抬头看那乌云的光,洒满人
在下面的超市挑拣,顺便埋怨

出去以后的骤雨,在新铺街遇到
无秩序的杨树落荒,真的跑不动

呛鼻息的迷惘里有转瞬的解决
其它的烟云在正午的杯里来到

郑州颍河南里的讨论,真是乱
河南最曲折的巷子,延伸到虚无

除此以外,被拍打的丁香,被
喊魂的构树,确实有血里呼啦的事

要理清,我们送礼,去离去
归途路过他的醉态,用来记录

稗草搭建的宫殿,琴师莫名
有时嘶哑,有时被铁夹子夹住

2017.7.1


种豇豆

种豇豆,从埋入到采摘,给亲戚
不向女儿的月亮打药,给花大姐

多好的情言,春风吹,还有蜜蜂
盘子里有虫,在文人坑里别吭声

南瓜真言,得压蔓,把头埋进土
蚯蚓的手消灭,蜗牛吃菜半夜,唉——

叶子上的光滑,像藤蔓一样慢
像她的啰嗦,杂草乱讲,宜露水出行

2017.7.1

一种巧妙的无耻

笨黄瓜的娘们会无休止弯曲
都热爱弯曲,不爱?要铁吗

那锈也有铁桶和炸弹的区别
经过的地方长着铁钩,挂着肉

粉白和黢黑,纪念的花朵记着
里面有狠,诗情的广阔天地

用于朗诵,南瓜叶上的厅堂
有时浇瀑雨,半道上光着身子

不乱说,去躲避,有稍微的忐忑
不宜这样的不适,吐很快,忘了吧

就这

2017.7.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