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哈姆雷特和麦克白

◎桑克



英国的哈姆雷特,俄罗斯的麦克白,
小眼睛王子和大肚子谮主,分别与自己的命运掰手腕,
对面是谁,是亡魂还是虚无的幻影?
楼梯是向下的,煤堆是向上的,而光从哪里来?
上面的光,侧面的光,
死本来非常远,谁想佯疯的后面
就是真疯和宁静的邀请函。
奥菲丽亚的照相机,麦克白夫人的酒瓶,
没有一个导演讨论她的手……
那些赤裸的长发及地的女人又是谁?
我在文身方面素有研究,而金属管呢?
疑问并非哈姆雷特一个人发出的,他妈的现任丈夫
也在质问自己的灵魂。灯光渐暗,
对众人诉说的心里之语;从音箱里传出来的
而不是从嘴里传出来的关于罪恶的议论。
究竟省略了什么?是溪边的柳树,
还是被视作血浆的水桶之水?
制服和锯齿状的王帽,如同伶人,
拉着没有意义的手风琴,而喧哗的咳嗽,
骚动的震动手机,只是旅程之中的两块抹布,
没人会把它们当作战争进行之中的红旗,
当成面对骷髅头而想象的人生前戏。
复仇与谋杀,友谊与屈从,全都是台词机反复播放的
电贝司制造的噪音,而鼓声反而是
严肃的。花园小学的学生嗤嗤笑着,
为突然变异的台风和某句听起来滑稽的
呓语。某些观众正在退场,
去撵松花江边的威风追赶的冷风。
 
2017.4.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