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听到鸟鸣(20首近作)

◎余文浩



听到鸟鸣
 
听到鸟鸣是一种
听到乡音是一种
我总要专心地听
怕漏掉其中一句
甚至想连缀起来
做一篇满意文章
引着我从其他中
起身、空空地想
这一刻真是快乐

2017.3.16
 
 
 
行者
 
回到老家
呆了几天
脚下实,脑袋空
我到田野里
用鼻子闻,用手摸
用眼睛看,嘴巴大口大口呼吸
声音融在空中
天上下来的神经
在土地上走上十公里是必须的。
 
 
2017.3.10
 
 
截句

早晨
从清新的空气中
听到
传来的鹧鸪声
我平添了一点依靠和
快乐。
 
 
2017、3、8
 
 
在洪湖公园的公交站台上
 
在洪湖公园
自西向东的公交站台上
向前方望过去
可以看到变与不变
青草
流云
阴阳收割昏晓
不变的是那高高两幢建筑
几年来,顽固的、高高的
挡住我视线,使我的
野外如此狭窄
心地的起伏
常布于雷的沉闷

2017.2.21晨
 
 
 
正月初六,乘G1009回深途中草就
 
 
乘高铁回深
沿途看见
土地、山丘
稀疏的树林
和零落红瓦白墙之屋
光阴中
火车疾速穿过隧道
瞬间周围暗黑如墨,车内灯光
与天光媲亮
像天伦人情
我每次回故乡
在乡村土地上走一回
风物洗一回
再出发时
什么都不想
多少空无延宕
越来越远的
黄州、武汉
那一枚亲爱的落叶
总能看到我坐在母亲旁边
听她絮絮的说
 
 2017、2、2正月初六于高铁上
 
 
 
 好久没这样痛快
 
 
第一场春天的雨趁着夜里
没人的时候
下在屋顶、台阶、树枝、花朵、车窗
和路上,这世界是雨
空气像洗了一遍
早上在马路边我猛吸几口
不远处大树上
还传来了阵阵鸟鸣
 
2017、2、5
 
 
 
在理发店,今年第一个练习
 
 
想起去年初某日在理发店里
我写了一首诗
现在又坐在这间“本色”理发店
还是那熟悉的年轻小伙在穿梭
过了一年,我坐在这理发店里
手机上读到百岁老人周有光仙逝的消息
看了关于老人的几篇文章
熟悉的旋律想不起歌名的演唱声耳边
飘过,多少年不变
几年前,在理发店还看到墙壁上挂着电视
原来到店我常常
闭目养神或找一两张过时的报纸
从头翻到尾
现在一边等待一边翻看手机上的
消息
电视机撤走了
理发的客人很多,人们轻言细语
像一年前一样
 
 
2017、1、14
 
 
 
听尤西林先生讲学
(下午在市教科院听尤西林先生“中国当代教育转型”讲学后得)
 
 
在春天
听尤西林先生讲
给苍白的现实如何
以文化价值
就像先生在为失魂落魄的当下
招魂
就像枯黄的木叶又开始
来到春天
早先我们是有这
如天空、大地、河流、树木古老芳香
的一样恒久东西
那是很久以前的河边、山野
那是孔子和弟子的问答
苏格拉底在雅典
佛陀在恒河边
那一切还在知识的形式化之前
先生问,师者何为?教育何为?
那形式化里没有被形式的东西
世上万物的性灵
和人本来一样的自由与差别
该是教育的“教育”所在
天性生长
人情焕发
如大地肯定天空
雨露阳光激发禾苗
的真淳善良和美好
前一天晚上
我在本子上写下孔子的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今天听尤先生一席讲
我在本子上又写下孔子的这句话
当先生讲一声阳明先生
我感到扑面而来的清新和热力
“致良知”
践行,作为一个动词
这本心、这自然、这下午的空气不知不觉
延续到傍晚
依旧像早晨,在春天
树叶、青草的芳香和尤先生
坚定清晰的声音一齐
沁入我的眼耳鼻舌身意
 
 
2017.2.20晚
 
 
去平湖
 
不论平湖、布吉
还是洪湖公园门口
一样的是
快速车纷纷驶过
蒙灰的树
总在河中伫立
从金穗花园34层顶楼
眺望远处的山,像假山
 
2017.4.23
 
 
走一趟 

从金属
塑料
玻璃
制品中
我们有时
走出来
走到旷野
​来到湖边
​登上山顶
​怎么样都行
​放声大喊
​高歌或
痛哭
像受过委屈
好久没这样了
说不定明天
我要去走一趟
 
201.2.25
 
 
车过虎门
——致塞壬
 
车过虎门的时候
想起诗人塞壬
这个地方因为她而与其他地方
让我感觉不一样
我看了又看虎门桥下
宽阔的河水,缓缓流去
仿佛回到
回到多年前的黄石
那时我们多洋溢
想不了现在
在深圳、在虎门
辉煌的城市和拥挤的人流
经惊惶及至从容
历史上
虎门最多是个销烟的码头
历史上
我们一直活在28岁
 
车过虎门,一刻也不停
桥下江水缓缓流去
近处敞亮,远方一片苍茫
那么还是不见面吧,塞壬
 
 
2017.4.16
 
 
一天
 
窗外大叶榕树金黄的叶片
稀疏吹落
树冠上的一簇更加是一簇
一簇的生,一簇的死
我坐在罗外
看,白云苍狗
光明的一天让我想起过世的亲人。
 
2017.4.1
 
 
多情
 
用怀中的密不透风
用怀中的深厚
用怀中的肉
引我每天走向它
我的好奇就像研究一棵大树
的枝繁叶茂
怎么这样绿,绿得这么好!
我的心情就像一片蓝色天空
这时候我感到我是在的
 
 
2017.4.24
 
 
 
 
一节课
 
是在什么样的情境
我让教室里的孩子望向窗外的青枝翠叶?
在讲到陶潜的“守拙归园田”?
在讲到曹操的“人生几何”“去日苦多”?
在讲到D·H·劳伦斯的《鸟啼》?
现在想也想不起来
我知道在课堂上肯定
讲到了对生命的礼赞
越是向死而生的背景
越是礼赞
我知道在课堂上我还讲到了“拙”
在同学回答了“真拙”“朴拙”后
我板书下来
我想稀有之物是这个“拙”
在课堂上我再次说了
孩子们笃定地写下来
窗内外这样生动,这样清楚
好像很古老的一节课
 
 
2016/12/4
 
 
 
 
石芽岭公园
 
 
要是我整天呆在石芽岭公园就好了
可以在林间空地漫无目的走走停停
看孩子、运动的人的运动
一同享受汗流的快乐
和平和的心境
在虫鸣,树丛、花朵的清香里,登上高岭
看下边车水、楼鳞
远远地
在公园,无论哪个位置
我还都能看得到一座新建的教堂
静静矗立
它的穹顶和塔尖比四周更静默
来公园我经过它面前
离开公园也经过面前
一面虚空,一面充盈
 
2016、12、3
 
 
东湖公园赏菊
 
 
有雪白的
有金黄的
有玫瑰色
我走到东湖公园里
认识了三种颜色的菊花
也穿过盛大的人群
 
爱菊的陶渊明
独自一人
采菊东篱
是不能比了
我这样赏菊
比他多些东西
还是少了?
 
回想细小藤蔓上顶着硕大菊花
这一鲜明形象立在浑茫人群中
 
 
2016/12/4
 
 
 
东湖公园赏菊的另一种写法
 
回想细小藤蔓上顶着硕大菊花
雪白的
金黄的
玫瑰色的
在浑茫人群中如一股柔情喷薄
毛茸茸开出了祭献之礼
 
 
2016/12/4
 
 
 午间思有得
 
蚂蚁的世界你懂么?
它越过大海、高山
的喜乐和
梦想成真?
树叶的搖动也许是
火焰燃烧?
它痛在陨落时候?
也平静安详的接受了。
人是自身
既不了解它或他,
也无认知自己。
蚂蚁
树叶
与人
生生死死
变幻着大干世界。
就像上帝在人间演奏的
一曲行板
而我们不觉。
想起来
人多傻
而悲哀。
 
2016、10、29
 
 
绝望的灯火在漆黑之夜
怎么有一点希望的光?
 
 
 
现在
要在重重雾霾中去找一盏灯
照出谁
谁冷漠又傲慢。
照出
那一个被践踏的已死者。
 也照着
我们自己。
绝望的灯火在漆黑之夜
怎么有一点希望的光?
 
2016.12.24
 
 
 
无题
 
听《一个人的长征》到四分之三处
再也忍不住
我哭了
这时夜色降到学校
苍茫的那东西,横亘
如此重,如此逼近
我同自己搏斗
 
2017.2.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