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合唱团(11首)

◎世宾



合唱团
 
他们的歌声明亮,一片光芒
阴影去了哪里?黑暗呢?
哀号和痛苦没有人听见
 
嗓音还在攀升。攀呀!升呀!
——无边的眩晕
他们没有生活,没有哭泣
没有夜——神被灭绝
在明亮之地
 
取消走调的音符
取消异样的声音
保持一致,他们攀升
攀——升——
他们没有语言,他们那些词
是谁赠予?唱呀!唱呀!
街头流失的血赠予了么?
艾滋病村的泪水赠予了么?
被压抑的头脑赠予了么?
 
高山来了!大海来了!
合唱团的歌声多么嘹亮
他们用肺腑织呀织呀
织一件锦绣的外衣
他们唱呀唱呀
他们有用不完的词
而人呢?他们的世界没有人
 
            2016.10.7
 
 
 
 
 
 
一个词已断了根
 
故乡,作为一个词
已断了根
我听见的安魂曲
在乡亲灰暗的脸上
 
天空越来越低
机器和伪吏,用否定
行使了山水的权力
草木的泪水凝结
 
赞美的诗篇
高音喇叭一再放大
所有的词,比翻动的红唇
 
更加灿若桃花
它身披华丽大衣
正在在故乡横行
 
          2016.10.4
 
 
 
 
密室
 
密室有老鼠啃咬心的声音
极其细微,但确切
那声音要我退却,使我犹疑
它清楚威胁的存在
密室四壁惨白、暗淡
有时发出一丝声响
也是得过且过的炊烟
密室羞辱的裹尸布
裹着恐惧的肉身
 
密室里传来低沉的哭声
那是另一个声音,他听见上天
更加悠扬的乐音
那哭声越来越有力
逐渐变成怒吼
它狂暴地撕碎自己的外衣
把假面摔得粉碎
 
密室里居住着两个人
他们是兄弟,流着一样的血
他们是同一个人
他们有同样的历史
但回忆却使他们
经历了不同的场景
那些相同的女人、皮鞭
或者落在身上的痛
赠予了他们不一样的爱、宽宥和毒
                  2016.11.10
 
 
 
飞行
 
 
睡眠固执地困扰着
大地犹在,睡思沉沉
 
在我们头顶,更深的睡眠
环绕着太多的喧哗
心灵鸡汤和异端在争夺
战火的领地耸立起无数坟茔
 
沉睡统领着游魂
穿过云层和风的空洞
波音飞机在四处游荡
飞行的机翼震颤
 
大地起伏,油箱漏油
依然无法着陆
依然在昏睡中飞行
可怕的音乐响彻上空
强大的诱惑力,拉升了机头
 
野蛮的诗歌又响起
加入了发动机的合唱
真皮沙发在腰部
适当地凸起,正好
安抚了身体的曲线
 
有人在梦中尖叫,有人
在咖啡杯里加糖
舒适的温度支起了沙帐
更多的睡眠加重
发动机的轰鸣
 
偶尔的醒,也不能惊动
无言中,大地哭瞎了双眼
绝望的呼救
沉入了空旷的无声
 
万里晴空,映现
一架攀升飞机的身影
 
        2016.9.11
两个士兵
 
两个陌生的士兵,在弹坑
相遇。远处的喊杀声
收回了他们回家的轻烟
 
两把匕首的对话
是此时唯一的方式
低沉的吼声,手中的力量
——喘息在加重
泪水凝注大地的耳朵
它听不到羔羊的哀号
 
匕首此时只服从
血的意志——
它是恨的闪电
两把匕首在缓慢前行
互相顶着胸膛
“别别别,我有儿子!”
“别别别,我有女儿!”
颤音加剧了黑暗的力量
爱在死亡的深渊里醒来
——无声的呼告
只有万物沉默的应答
 
我在梦中,也无力
改变匕首的方向
两把匕首,仿佛同时
进入我的胸膛
我听见求生的心脏
不可压制的哭泣
 
         2016。9.21梦醒
 
 
蓝色博格达
 
 
石级一路向上,博格达峰
引我进入高处
肃静的蓝,仿佛
被启示或者理性覆盖
 
巨石隆起,还未能减轻
大地的疼痛
秋虫的尖叫
一定是慎重的提示
 
懂得虚空的人,已经寂静
更多的嘈杂
却是源于赞美
 
越往高处,蓝色越深
再深的蓝
也挡不住风
我的衣衫,更加
剧烈的摆动
 
        2016.9.2
 
献给阜康天池的颂诗
 
我易朽的肉身和灵魂
这一刻,在向你靠近
——蓝宝石的慈悲
 
万山抬升,恰到好处的高度
恰到好处的休止,万物肃静
群峰之上,博格尔峰之下
这一池碧绿,广大、深邃
 
所有的畏惧已经消逝
每一滴水,都包容着大地的沧桑
山岚涌动,云杉默默地涌来
石头无语,苔藓叹息
在每一滴水里,要有多少悲悯
才能如此邈远
 
只有我的到来,只有世间的短暂
才微略搅动了永恒——这蓝宝石的静谧
 
              2016.8.18
 
 
致光
——献给ZXH的生日诗
 
你的踪迹如此难觅
在山林,在蔚蓝的高处
也在暗淡的低处
在易朽的肉体
 
你从不轻易光临
任我们在黑暗中纠缠
挣扎、哀号、自残
任我们分辨不出那馈赠
 
如果你降临,却快如彗星
在夜空里撕开一道口子
又很快闭合
从不看我
 
当你的脸,向我展现
照临我,我便确信
欢喜有如甘霖沐浴
那些未明之物一一显身
都向我奔来
或在我身上开放
          2016.11.21
 
 
哈亚木需要血液浇灌
 
如此辉煌灿烂,那年轻的时光
生命沸腾的圣地,血液的波涛冲击着海岸
它曾经是个君王,烈烈旌旗
万千仪仗,从床笫一直到荒野
 
而如今,它沉默、蜷缩
在无人问津的角落
战场的硝烟已经散去
——赞美的时光已成为往昔
 
他体内的血已在上升
在更高的地方,在头脑深处
形成新的风暴
 
血液退去,隔着窗,眺望着
——波涛远去,大海依然动荡不息
哈亚木犹在,静默如斯:
枯萎、暗淡,有如英雄归故里
 
              2015,2,1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还不能被看见
在光的阴影里
在可以看见的巨大世界之外
 
那些存在,那么屑小
却犹如黑洞,更加无边
那些存在——那些物质和思想
哑默无声,在漆黑一团的地方
它们就是那片漆黑
 
那里还没有被看见
那里就在眼前,在石头
在摇弋的水草间
在你恍惚的(我想念的姑娘)身旁
 
在上帝的确信里
那里也是上帝看不见的
(上帝看见就是我们看见——我信)
在上升和下降之物的关系中
一个宇宙激烈旋转
使我们眩晕,使它自己
处于封闭的世界
          2016,11,20
 
 
死角
 
那里被屏蔽,不允许踏入
怯懦和恐惧在发酵
扩张着死角的地盘
 
那是黑帮横行的日子
他们黑衣、黑裤
斧头闪着寒光
他们的脸,隐藏在假面之下
——从不敢示人
哦!他们的脸没有人性
他们是一群,却只有一张脸
 
他们用谎言包裹真相
用坦克扼杀喉咙
用一片钢铁的黑碾过
所有凸起的石块、萌芽的草尖
 
那里已被屏蔽,不允许踏入
那里光照射不到
那里语言被拦腰截断
那里已是一个死角——
语言无法关照的地方,黑暗丛生
 
                  2016,11,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