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心 ⊙ 铁心的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铁心2016年诗选

◎铁心



铁心2016年诗选

(40首短诗+63首镜象)




黑星
 
夜晚
在没有灯光的操场上
身影婆娑
有的跑圈
有的疾走
有的漫步
谁也不与谁说话
谁也看不清
谁的面孔
不断有人加入其中
跟随流转
也不断有人离场
走向归途
头顶上
星子闪亮
更多的是看不见的那些
如同此刻
倒影在这片
开阔的操场上
黑黑的身影
 
 
 
 
哥特式
 
在儿童乐园
孩子们用新式积木
拼出彩色的尖顶教堂
他们快乐地堆积
拆散
再堆积
这些眩目又精妙的磁性骨格
充满魅惑
我情不自禁地
触摸
似乎触摸上帝的骨头
 
 
 
 
厌倦
 
讨厌蓝色玻璃的楼房
讨厌金色玻璃的楼房
讨厌绿色玻璃的楼房
讨厌茶色玻璃的楼房
讨厌黑色玻璃的楼房
那些镜子一样的楼房玻璃
拼命吞噬图像
并把它们极度扭曲
当然我更加无法忍受
没有玻璃窗的楼房
 
 
 
 
老等
 
渤海之滨
波光粼粼
一路上平静如风
突然间发现
几只小鸟
在浪花中屹立
我故作镇定地问
那是海鸥吧
东岳兄连忙回应
我们这里管这种海鸟叫
“老等”
同行的诗人们十分诧异地问
为什么
东岳微笑着回答
它们老是站在海里等虾
 
 
 
 
松针
 
在中央公园
抱怨合唱团的歌声
放飞了
金属气球
 
松涛阵阵
松针晃动着
晃得我
眼花
 
 
 
 
美食广场里的钢琴
 
和谐大厦的美食广场
摆着一架三角钢琴
周围是喧哗的食客
每次去那里
我都会在它对面的餐桌旁
慢慢坐下来就餐
虽然从来没有看到过
有人弹奏它
也没有听到过钢琴曲的流动
只是偶尔看见
年轻妈妈带着她的孩子
抚摸一下
这个沉重的家伙
开始我感觉
在它面前吃东西
太不高雅
后来习惯了
如果不面对着它
饭吃着不香
 
 
 
 
驱赶
 
苍蝇围绕着他翻飞
他感觉身上
有污物
他把苍蝇从电梯间带出来
以为它会逃逸
然而事与愿违
这只可恶的苍蝇
一直跟随他
进入到办公室的玻璃幕墙上
他不知道该用文件夹
还是书本拍打它
但如果拍死它
留下污点
多恶心
于是他还是扇动手掌
把这个该死的家伙
赶走了
 
 
 
 
助理的闹钟
 
闹钟真的有必要响那么多次
起码三次
第一次响的时候她感到很幸福
因为还可以睡一会
等待第二次
第二次闹铃响了之后
就开始有点慌了
但还是有些小欣慰
第三次
仿佛听到了码头爆炸
直接吓醒
 
 
 
 
残破的灯笼
 
欢庆过后
它不由自主
在风中
摇曳
 
一只灯笼
变成了鸟笼
里面的光
飞走了
 
 
 
 
硬币
 
在酷玩游戏城
我用六枚游戏币
抓上来一只
大玩具熊
引来现场一片
羡慕的眼神
加起来
总共花了我数百元人民币
买游戏币
 
从酷玩出来
似乎还沉浸在
刚才的一点小运气
走到大街上
碰见跪地乞讨的老婆婆
我随手便把口袋里的
三枚硬币
扔到她的搪瓷缸里
上了出租车后
突然想起
有一枚是游戏币
 
 
 
 
后遗症
 
毛逝日
微信群里的毛粉们
突然兴奋起来
又是纪念
又是转发相关的贴子
更不忘评论一下中国的往昔今生
反对者也毫不示弱
本是诗歌群
结果成了论战激烈的政论群
一位八十岁的老诗人
说了句
“只有经历了那个年代的人
才有资格评论”
我便私下请教他怎么看
这位住在小镇上的退休老教师
说了不少心里话
最后还特别强调
请一定把我的话删除
我经历了建国后的所有政治运动
有恐惧后遗症
 
 
 
 
极微弱
 
想要调亮
书房的灯光
只能换一只灯泡
当我触碰时
瞥见
另一个屋子里
散发着
极微弱的光亮
它几近黑暗
像是屏住了呼吸
我想
他是在告诉来访者
他不存在
 
 
 
 
定不到位
 
滴滴打车
三辆的都放弃了继续找我
我才意识到
这个小区
是个大区
 
 
 
 
露天食堂
 
经常路过的那家路边摊
散发着怪异的油烟味
开始
我躲着它走
一伙伙的民工们
总是准时坐满
那些露天
低矮的小桌子
他们吃油饼咸菜
他们吃油条蒸包子
他们喝最便宜的啤酒白酒
他们身上
沾了泥灰和油渍的工作服
看上去很厚重
他们不在乎再沾上些
地摊的油污
他们混合着粘稠的汗水
一同把这城市的噪音吃下
他们咀嚼着食物说笑
他们像蚂蚁般扎堆
在这里喘息
现在
我每次经过
都要多看上一会儿
尤其是在那些
雾霾天里
多想他们中会有人站起来
面对老板娘
狠狠地
吐出饭渣
 
 
 
 
火柴盒
 
好久没用火柴了
在王音兄家
他递给我一支哈德门
又递给我一盒精致的火柴
“用一用,感觉会不一样”
我接过来
朝着深褐色的窄面划
划了三次
没划着
还以为火柴头受潮了
王兄看我笨手笨脚的样子
便拿回去
换到另一面
哧地一声划出火苗
我立刻闻到了一股久违的气味
划出火苗的那一面
有网状的白色图案
看上去像书脊
 
 
 
 
碎玻璃
 
到楼顶上看风景
畅快无比
我是楼顶上的一尾鱼
今天却突然遭遇
一堆碎玻璃
绿灿灿
像鱼缸里的碎片
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是谁打碎它们
并且堆放在这里
它们不会化掉
风吹日晒
也不会化掉
化掉的是鱼儿
连一片鳞
都留不下
 
 
 
 
追火车
 
火车道旁
是大片的荷塘
荷塘那边
是县城的西关村
我经常去村里请教一位老画家
为了听火车的叫声
为了看荷叶
我一有空就卷了水墨画
去见老画家
说是去见老画家
其实是在荷塘边
一呆就是一下午
每天只有一列老火车
从这里经过
它的雄壮
总让我兴奋地追着跑上一段
现在的我
时常在梦里看到
荷塘与火车
 
 
 
 
未完成
 
高铁在一处陌生的站点
停靠
透过玻璃窗
我看到土丘之上
有一座
瘦的楼
楼顶上伫立了一个
大大的
红色的十字架
十字架几乎有楼高的二分之一
不合比例的组合
怎么看都不像是座教堂
也不像医院
也许它
还未完成
我想起了许多
西方著名的教堂建筑
往往不能在一两代人里
完成
 
 
 
 
空间
 
从密布的空话
走进
空房子
实属不易
这里没有空镜头
没有空谷回音
也没有创作的秘密
只有退化的白墙
氧气的纯度
空手道
无法承受
空难的
填充和拆迁
 
 
 
 
泪墙
 
和平咖啡馆
三楼
有一堵
镂空的砖墙
墙面上
经年累月
蜡烛流淌
已经凝固成
又厚又长的
泪挂
 
 
 
 
望天空
 
一个人
抬起头
仰望天空
不为了要看到什么
只是想抬起头

老低着的头
改换姿势
偶尔
看到一架大飞机
飞过
也不再像
小时候那样
激动
 
 
 
 
老付的绝活
 
躺在病床上
好几天了
拉不出大便的病号
俨然一块臭肉
让家属们特着急
好在有老付这样的陪护
瞧他
快速拉上床帘
扶弄病人身体侧卧
铺就尿垫子
猛然一大剂开塞露
直插肛肠
不一会儿
扑哧哧
大便滚涌而出
臭气弥散
同病房的人们立刻
躲去外面的走廊
病人家属激动不已
终于拉出来了
床上还一点没弄污
护士长捏着鼻子直夸
老付真行
 
 
 
 
木瓜果
 
骄阳灸烤
运河古城济宁
竹竿巷的手工老艺人
打着盹
几棵树木的叶子
打了卷
整条老巷
散发着铁器竹器
假古玩的气味
有幸见到
所剩半间老屋
我们匆匆行至街巷尽头
入得东大寺
凉爽之意顿生
竹翠石鸣
一棵木瓜树上果实累累
引来观者惊叹
在这江北清真古寺里
左有御碑
右有明井
正中有座帮克亭
诗人们进去小憩
抬望眼
匾额上书
造化之源
 
 
 
 
斑点
 
她神秘地告诫我
那人胳膊上
有一串斑点
她接着强调
此人很少露出胳膊
有天他穿了件短袖衫
可以清楚地看到
有一串斑点
我疑问
那他的腿上
是不是也有斑点?
斑斑点点的
应该不会那么规则吧
急了时
还能那么仔细地扎?
她愈加神秘回应
腿上我还没看到
那眼神
像一只斑点狗
 
 
 
 
蝎子
 
旅游景点的蝎子
被穿成串
叫卖
油炸蝎子
 
城乡结合部
集市上
气势汹汹的蝎子
扒得小铝盆
咝咝作响
吓得胆小之人
直闪躲
 
和谐大厦
中药房的玻璃格子
蛤蚧
盘蛇 
蝎子
睡成了木乃伊
 
 
 
 
活虾
 
盆里活蹦乱跳的
25元一斤
旁边塑料箱子上不动弹的
20元一斤
问价的人很多
还是活着的卖得快些
 
 
 
 
信仰
 
以前
听得多的
某某朋友
皈依了
这段时间
突然看到
熟悉的一些
受洗
信教了
有了信仰
我很为他们高兴
在一起吃东西
聊天的时候
常常需要有所注意
索性配合他们
当个忠实的听众
看上去
我有些落伍
后知后觉
看上去
每个人的驱壳
越来越像
租来的
 
 
 
 
无人区
 
房间的灯一直亮着
但没有人
电话铃响了又响
也没有人接
他们总是
不回来?
 
我是送快递的
堆积
若干件了
我还想挤出点时间
写完剩下的
半首诗
 
 
 
 
他们
 
鲍勃·迪伦和我老爹是同龄人
他获诺贝尔文学奖了
我的老爹是个退休警察
他从来没有听过他的歌曲
他也不喜欢警察
但他听说是诺贝尔奖
就很赞扬
那我就把他的歌
放给他听听
 
 
 
 
上午九点的篮球场
 
上午九点
阳光从楼与楼之间
投射到小区的篮球场上
场地上还有四分之一的阴影
但已十分舒朗
上午九点的篮球场上
只有一位中年女人
抱着球往篮筐里扔
她站在罚球线上
一次又一次
很努力的往里扔
然后去追
去拍去捡去抱
还抱不太稳
像抱一个不太听话的孩子
上午九点多了
阳光越来越多地
降落在小区的篮球场上
 
 
 
 
木糖醇隧道
 
我们正在穿越
这条高速公路中
最长最暗黑的一段隧道
以前感觉它
很漫长
令人眩晕
这一次风尘赴赴的我
还没来得及感觉
那囗白光
已迎面扑来
 
 
 
 
白板
 
两岁多的儿子
在绘图板上画画
画一幅
抹掉
再画下一幅
有几幅我及时用手机拍了下来
这些一次性的
迷彩的图画
抽象而又奇幻
后来他画到一多半
就抹掉了
剩下白板一块
看到我没来得及拍照
他得意地笑了
 
 
 
 
82拉斐
 
那瓶82年的拉斐
一直在他的酒窖里躺着
每逢嘉宾到来
他就领着他们在昏暗的地下酒窖里
欣赏一番
这一次我断然拒绝
再当“酒陪”
我怕它
死了
 
 
 
 
国标
 
年近退休的维修工老孟
拿着我刚买来的球阀
仔细翻看
又拿起他桌子上的样品
对比道
看这厚度
看这重量
看这工艺
这才是“国标”嘛
换上能不好用吗?
现在能“国标”的
太少了
我不懂什么“国标”
看着他满头白发
只希望他们的维修服务
也能“国标”
 
 
 
 
空转
 
孩子们来了
孩子们走了
游乐园里
只剩下旋转木马还在吱吱吱地旋转
它们一直要旋转到
天很黑的时候
 
 
 
 
泉眼
 
趵突泉
平常
三眼泉
 
据说
盛水期

六眼泉
 
只怪我
无瑕
光顾
 
鱼儿
一直在池中
潜泳
发出珍珠的
细响
 
 
 
 
老雕塑家
 
他一生中的代表作
是伫立在
本城某大学校门口
正对着的
那座伟人雕像
许多人与它合影留念
却从来不知道
雕像作者的名字
只有他的女儿
逢人便讲
有人疑问
在其它城市
其它大学里
看到过同样的雕像
难道
也是他的作品?
 
 
 
 
多吃鸡蛋
 
那年
在病房伺候妻生孩子
对面床的产妇
生下了第三个娃
她老公提来一塑料袋
煮鸡蛋
一面剥皮让她吃
一面唠叨
怎么又是个女孩儿
大伙看了看他们
突然闻到一股屁臭味
受不了了
赶紧打开所有的玻璃窗
那个男的又说
“多吃鸡蛋”
“你还要再生”
女的低着头
吃下了好几个鸡蛋
半年后
国家放开了二胎
想到这对夫妇时
我总希望
离都放开
不远了
 
 
 
 
钢的琴
 
每天下午
楼里都会传出
钢琴声
每天都是同一首曲子
在耳边回旋
电梯里碰到邻居家的小男孩儿
我问他是不是在学钢琴
他回答
“我是学吉他的”
这让我更加搞不清楚
弹钢琴的孩子
是在我楼下
还是在我楼上
听琴
我愿意
如果让我的孩子也学弹钢琴
我立马会吐
因为我曾经干过
往楼上抬钢琴的活
 
 
 
 
进入赌城
 
飞机头
大红毛衫
紧身黑皮裤
火箭皮鞋
在车厢连接处
几个兴奋的男青年
让我错觉
乘坐的是
迈阿密列车
身边不停打手机的人
生意繁忙
迷迷糊糊中
高铁从隧道穿过
让我幻觉来到了
霓虹之城
 
 
 
 
镜象1
 
老火车站
永远都打扫不干净
大钟表掉落着寂寥的残渣
 
 
 
镜象2
 
冷冷的手
打碎一面镜子
加剧了冬天的锋利
 
 
 
镜象3
 
他寻找墙壁
犹如情人
尤其是那些不允许被涂鸦的墙壁
 
 
 
镜象4
 
空荡荡的楼
抽屉里的蟑螂们弹钢琴
 
 
 
镜象5
 
空酒瓶摔倒在瓷砖地面
发出酒徒
未尽兴的咏叹调
 
 
 
镜象6
 
长堵不如短堵
开启集中修路模式
堵死你们这代人
 
 
 
镜象7
 
在肯德基
一位妈妈对她的孩子劝告
最近禽流感有所抬头
不要再去接触那些广场鸽了
 
 
 
镜象8
 
我躺在画案子上睡眠
梦到自己在苍茫的大海上
建造了一所房子
 
 
 
镜象9
 
哄孩子睡觉
哄着哄着经常是
先把自个给哄睡着了
 
 
 
镜象10
 
砰砰砰   砰砰砰
每天下午
有个孩子在楼下拍着篮球
好似整个小区有了心跳
 
 
 
镜象11
 
他终于抽到了
雪做的烟丝
 
 
 
镜象12
 
他们从废墟里抽出大堆的鱼刺
在夕阳中散发着腥臊恶臭
 
 
 
镜象13
 
退休多年的老警察
我的父亲
在他的眼里
已经没有了罪犯
 
 
 
镜象14
 
我的小县城老家
有一座罗马广场
有一座罗马广场的小县城
是我父母的家
 
 
 
镜象15
 
搬回家的石子
足够我这辈子享用
牙齿被磨得坚固而锋利
 
 
 
镜象16
 
多伤感
我还是要去补缴
那些逝去岁月的年费
 
 
 
镜象17
 
我在这个城市的调色板上
只留下了纯灰
 
 
 
镜象18
 
不睡午觉的孩子顶着大太阳去挖沙
这让我又想起了大海
如今  面前的玻璃之海
让我在它的阴影里像个忠实的失业渔民
 
 
镜象19
 
如果你有诸多替身
只能证明
你依然是偶像一枚
 
 
 
镜象20
 
为了找回流落欧洲的小姨子
他开始做微商
 
 
 
镜象21
 
来一场回笼觉
却没能得到回笼梦
 
 
 
镜象22
 
自称隐逸诗人的那位
一直还活在自己虚拟的唐宋
 
 
 
镜象23
 
有人说
大雨来得正是时候
有人说
这雨下的让人心塞
 
 
 
镜象24
 
人字路口挤满了人
每天在楼上不得不面对
这巨大的拉链
 
 
 
镜象25
 
为什么只有在澡堂
才能赤裸相对
才能尽情搓灰
 
 
 
镜象26
 
儿子在睡梦中突然叫喊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我想我们确实不能
再搬家了
 
 
 
镜象27
 
月亮
多可怕
从来不让你看到它的
另一面
 
 
 
镜象28
 
哀悼乳房
哀悼光鲜的容颜
哀悼硅胶人
 
 
 
镜象29
 
暴雨过后
他们在楼顶补漏
贴银箔
 
 
 
镜象30
 
快喝完时
他举起瓶子
对啤酒销售经理说

你的啤酒里有只苍蝇
 
 
 
镜象31
 
天空被分割了
你怀疑自己的眼睛
打上了马赛克
 
 
 
镜象32
 
上去时滚梯开动着
下来时你要拎着箱子走
有时正好相反
 
 
 
镜象33
 
喝酒喝得我喉咙冒火
喝得我发不出想发的声音
喝得黑夜一刷而过
 
 
 
镜象34
 
他手机铃声催命般地嚎叫
不过是些性骚扰电话
 
 
 
镜象35
 
朋友们总结
喝醉酒后淹死的很多
那晚夜色洪荒没跳进河里游泳
鄙人庆幸
 
 
 
镜象36
 
如同丢失了孩子般
惊恐
在沙滩上
在洪水过后
在美丽小镇的地震中
 
 
 
镜象37
 
已经腐烂
飞窜的果蝇和暗香让我发现
它们如同受伤害的少女
 
 
 
镜象38
 
没完工的体育馆
有蝙蝠飞动
跑道上剩下一对情侣
摸黑玩游戏
楼灯光穿过铁丝网
 
 
 
镜象39
 
等待半场球赛
在电话里先送走
一位过路的
驴友先生
 
 
 
镜象40
 
修路淤积
车子被迫拐弯
拐弯再拐弯
拐到噩梦里
 
 
 
镜象41
 
滤镜给你的图片
以极为魅惑的现代主义
但却给不了你
原创
 
 
 
镜象42
 
一个扎着马尾的壮汉书法家
写下一幅字
“心禅”
 
 
 
镜象43
 
倒垃圾时突然发现
旁边多了一只大的桶
上面标签
回收垃圾人
 
 
 
镜象44
 
一行同人
七月流火
奔向太白楼
望诗止渴
 
 
 
镜象45
 
暴雨刷屏了
泡在水里可怜的车辆们
让我不禁担心起
他的仿古家具
 
 
 
镜象46
 
删贴狗
蝼蚁不如
 
 
 
镜象47
 
自从得了精神病
他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画得越来越大师
 
 
 
镜象48
 
他是一名职业蟑螂杀手
他指着模糊的痕迹说
这是它们爬过的
 
 
 
镜象49
 
一个朦朦胧胧的时代
一座朦朦胧胧的城池
一群朦朦胧胧的人物
历经桑拿
 
 
 
镜象50
 
他自杀后
我才知道了他的作品
更多的人还是不知道
 
 
 
镜象51
 
人脸贴上面膜
就不再害怕僵尸了
僵尸乐此不疲
大批量复制面膜
 
 
 
镜象52
 
他是一名知识分子
即使在夏天
脖子上
也要系一条围巾
 
 
 
镜象53
 
地铁太闷了
电梯间太闷了
人群太闷了
抽烟的人大口呼吸
 
 
 
镜像54
 
依赖灯光并被它刺穿
我们在深暗处排号
等待止血
 
 
 
镜像55
 
下过雨后的土路上
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水洼
我挨个地看了看
有没有鱼
 
 
 
镜象56
 
他还是忍不住
要把那根明显的白头发
揪掉
 
 
 
镜象57
 
坐一辆老牌国产轿车
没什么不好
那雨刷一直发出
嗯啊嗯啊的叫声
仿佛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镜象58
 
不引用大师
他就不会画画和写诗
连喝酒都跑味
 
 
 
镜象59
 
与一车厢的皖北妇女
同座
嘈杂不正宗的黄梅戏腔调
令你无法读诗
 
 
 
镜象60
 
华北的雾霾
推进到了济南
我听到泉声在消退
我看到口罩
设计成精美的面具
 
 
 
镜像61
 
穿过重重雾霾
他去为大门口里面的伟人雕像
拍照
 
 
 
镜象62
 
你温柔的像一面门
打不开的门
但让我十分熟悉
里面的风景
 
 
 
镜象63
 
城东有
莲花山热电厂
城西有
山水牌水泥厂
这座城市
东西走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