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暗处(2010—2016)

◎高玉磊




《暗处》


 

蚊子在暗处,我在
更暗的暗处,夜夜不眠。

它没有未来,

我有,深不可测

它一生吸血无数,血脉贲张。

我一生无所事事,

看它吸血。

 



《狗叫》


 

狗叫了

叫了一夜

就这么简单

我和兔子一生都在学狗叫

生得不伟大

但死一定很光荣

兔子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

我的一生本来可以学鸡叫

 

《夜》

 

昙花开了三夜 

女人和床 隔着墙

碗碎了 雨

下在围墙里

歪歪斜斜的脚印 密码

深浅不一 馒头坚硬 

沾满了血

就是现在

光从老鼠洞里出来

远处的山黑得没有边了

 

 2014年11月16日于深圳凌晨四点




《遇到杜应红》


天气的变化不大

晴朗或者阴天 东南西北的风

深圳的冬天不下雪

下点雪 会对田里的蔬菜好一些

隔壁有少先队员在唱歌

像从前一样嘹亮

或许和我们的上辈不一样了

他们会对麻雀友好一点

黑漆漆的楼道里 

星星和乌云也没有归宿

都什么年代了

有人还点着蜡烛 照着破镜子

一张旧报纸被风吹到角落里

你捡起把它们扔出窗外

几只流浪狗 徘徊在黎明前

叫声像百灵鸟的歌喉一样婉转

动听
 

 2014年11月修改于深圳福田 

 


 

《约定》 

 

醒来凌晨两点 

丑时,四更天了 

孩子咳嗽了一声,风依旧有它的

方向,西北,西北偏西,西北偏

西北,门后

挂着小黑板,上面有白字言说 

不写诗,不看球赛

星期一到星期七不吃晚餐

丑时,更夫有约定的敲法,一慢三快

咚!咚咚咚,在他乡,天干物燥 

小心火烛

有人却盼着城门失火,下毛毛细雨 

写诗的人不是好鸟 

女人抱琵琶 ,顺便抱了一下白居易,夜半

钟声到破船那年,你我曾约定 

丑时在湖上,砸冰游泳 

 

 

2016年12月27日凌晨两点半于深圳南山
 


《空船》

 

灯在左边 石浮于鱼上

夜行在鸟

水波里听风 十二月九日采菊

桑叶落蚕

炊烟摆渡于寺庙之上

茅屋暗哑 生小小莲叶

一瓢竹影 群山半斜

薄罗短衫女子上了岸

如是我闻 

船依旧 飘在上游 

 

 

《窗外》

 

花开在花瓶里

脱衣燃香 稻田螃蟹爬墙

抱琴在西屋 抱琴在

东屋

诗朗诵 养鱼

无风无浪 窗外多云

哼哼唧唧

抱破棉袄上床


 

2016年11月15日于深圳南山 
 


《秋天里》

 

填埋场八十九个

小船出峡谷

地铁绕城 青山一座

秋风里

禁止捉虫 踢腿 

学狗叫 报纸卷油条 

穿花格子衬衣

枸杞子开在石缝里

二爷在山顶上放风筝

远看是只鸟

 

2016年10月




《钉子》 

 

一个钉子在墙上

就这样

像小时候

石榴花开在铁道边

旷野中的小路

钉子在一个个十字架上

风去了又来

钉子一个个被

砸进去

总有弯曲的

这表达不了什么

对时光的深深畏惧

不只是那些弯曲的

钉子

 

修改于深圳2016年10月15日 



《雨夜》




蝴蝶沿着小径低飞
野菊花开在坡上
一座房子掉下半扇窗户

河水过桥 苍茫远山
烛光一闪
黑夜落在南方
火车载满暗哑铁轨
和灯光
给了一只夜鸟一生一世的彩色

你懒得唱歌 懒得卷袖
铅笔随手一扔
长发飘飘



2015年7月5日晚于郑州到深圳高铁上
 

《端庄》

 

 

她坐姿端庄

刚好下雪

一只乌龟在两公里之外

那年也是

风在西边 脚印杂乱

墓地还远

我在水池里吐泡泡

 

《日记》
 

编辑来电 网络小说被查封一月

家中清闲 无所事事

踯躅于街头 或坐地铁

或在桥上看钓鱼

千里之外 北京城被风沙层层

掩盖

民国二十九年 女人卷发旗袍

男人西装打领结

上海工人在制作精良军用毛毯

卖报少年睡于街头

人力车夫睡于街头

证券大楼睡于街头

汇丰银行 百乐门舞场睡于街头

荷兰菜馆的霓虹灯睡于街头

南京中央广播电台睡于街头

江南造船厂睡于街头

大饭店观看盆竹展览后

我才渐渐有了睡意

    2015年4月16日于深圳


 

《春天》

 

 一辆车停在雪地里

有没有人

不知道 

为什么油菜花越来越模糊了

看星星 时近时远

路灯像小时候的火柴盒

沉睡不醒

女人在岸上喊我

喊一声

人就没了

 

2015年3月12日深圳

 

《钉子》 

 

更多的钉子在墙上

就这样

像小时候

更多的钉子在十字架上

通常没有意义

钉子一个个被砸进去

总有弯曲的

这表达不了什么

对时光的深深畏惧

不只是那些弯曲的钉子

 

《空旷》


枝条交错,阳光铺在下一层

云杉插在河边,狗尾草

挤成一堆,小路向西

小男孩在坡上挖坑

山脉连绵,一片羽毛落地

 

​2015年1月23日下午




《落日》
  
  

   屋上长着草 大玻璃窗
   金鱼游着 落日
   石头堆积 烟雾像贝壳上的
   蓝
   废弃的汽车上 站着唱歌的人
   像收音机 军用水壶
   镜子裂纹
   一条小路交叉另一条小路
  
  
  
《黄昏》


孩子们排着队
一二一的喊
河对岸的树枝轻轻摇晃着
没有麻雀和喜鹊
叶子还是做出了伸展的样子
冰面上
有三三两两的石头和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或许还能在坚持一个昼夜
下班的人流冲上高架桥
下一个斜坡 再经过陶瓷
旧货市场才能走散
太阳这边黑下去
那边就会亮起来吗
回来的路上
我遇到了接孩子回家的
总是害羞的陶小姐
我在想
书房的那盏台灯
该换大一点的灯泡了

 

     <烟囱在高处>
  
  
 
   是的 它在高处
   你在低处
   看着那几条争抢小米的红鲤鱼
   水里泛起的涟漪
   也荡漾出许多好看的酒窝
   她带着名贵的香水走了
   她说这个城市没有一点人情味
   你听成了人肉味
   一个老年乞丐向你走来
   他伸出一只空空的手掌
   你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出来
   老人临走时
   给了你一个神秘的微笑
   晚上
        你从一家米线店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
   隔着窗户
        你又看了一眼那只空空的碗


2011年


《下午的钢琴曲》



荔枝树挂着旧报纸
麻雀穿过
电线杆 白色的玫瑰花和雨伞
蜜蜂在鹅卵石上休息
游行的队伍里有人扔出了喇叭
假牙 腰带 钥匙扣 斧头
栏杆上的红漆刚刚刷过
小猫懒散地在钢琴上走动
蓝丝绒窗帘布 瓷娃娃一对
古兰经 圣经 毛泽东选集
被蝴蝶标本和格林童话压着
飞机低了一些
大翅膀削掉半个摩天大楼
空姐微笑着关上小窗户 吃手指上的
巧克力
洒水车来过
一只狗安静地坐在屋檐上
水壶从窗台掉下
一楼住着修表的老人 镜子里有水珠和
衣服挂钩




<笔记本>



路灯在下面 瘸腿猫 屋檐 海上落日
旧风琴在下面
皮影戏 才子佳人 城墙上的大炮
纸飞机
女人在厨房里找着蜡烛
夜里下起小雨
出租车司机睡了
窗外 飘着一个很大的湖


2010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