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辉 ⊙ 肉和灰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岁末诗稿

◎徐辉



《像》

树和树,太像了
我想写一首诗来呼救
啊---

它们太像了
一动不动
谁能把一棵呼救的树
从像中连根拔起


《雾》

他们说,那是霾
但我固执地说:不
在我说不的时候
不字像雾一样地遮盖了景色
又在散去时,露出了河床和树木
不,那是雾
在这样固执的时候
我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字
不,和不字一个样
弥遮,甚至是消化掉了景色
但河床还是河床
树木还是树木
看起来,它们只是想要经过我
留下温度


《小区里的鸽子》

白天
被剥落了几块
在小区里惊险地飞行
为了能让我看见
它们比白天更白
晚上,咕咕叫着一盒尘埃
我用偶然的一束光
拧亮了它的白
被催促
被呵斥
被夸张的翻身所抗议
白天一直在努力
回到墙壁
像回家
像飞蛾


《独孤感》
------写给孔子曰和老猫

写诗吧
去审视和被审视
唯有写诗可以帮我们渡过
这些不再有热闹事情的时候
唯有写诗
可以安慰这样的月色
和安静,去写诗吧
唯有写诗可以帮我们渡过
一个人的一生
去寻找和被寻找
去需要和被需要
在掌心里握握那些温暖的东西
去忆起和被忆起
去写诗吧,不要浪费
每一次的,重回到一个人心头的孤独感


《彗星》

今天的雪一直在化
人间有场雪在化
也就够了
蠢蠢欲动的小草们
用手指着天
交头接耳地说:
天上的雪,还在四处奔走
特别寒冷


《回望一次搬家》

乌云被阳光踏出了蹄印
两棵树之间
几根电线,已不似人间物
忍不住,默数了一下
几个数字在庭院里
被拎着,那个房间还是空了
只剩下蜘蛛,一早在空中搏杀
我有一刹那的六根清静
敲门声像一个人去深山里面壁


《手相》

迟迟不肯向前的
那是过去,面对另一只大手时
现在,这只手已不再羞怯
它随意地递给你
他的事业线和感情线
纵横交错的
夹杂着血色的混乱图案
像某个宇宙探测器拍下的
又一颗古老星球的表面
那里,有关生命存在的证据
引发新生的想象与好奇
但是经幡之下,肉在缩紧
骨节和血液正向手心聚集
注视陷入一个漩涡
命运被洞悉后仍然无可把握
它好像是被郑重地交还于我



2016/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