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作宾 ◎ 半瓶裴多菲 | 专栏 | 诗生活网

借壳下蛋

◎裴作宾



我试着给生命以声响,恰如
给睡眠以形状。于是,
秋刀鱼,布谷,连同眷恋黑夜的蚊子
在蟋蟀的城郊缄默如谜。
笨拙的耳朵分辨不出乡音,幸福
在梦里反复着破碎。

我醒在一个诗句如潮和你仿佛的旦。

青草和青蛇秋深蜇伏,青是它们的颅。
抒情的太阳跃跃欲柿。
地平线恰是我儿时跳的皮筋的抽象。
可惜,天津的霾将天津浅埋。
你从床上醒来,我们并列着创伤。
“我借汉字的壳下了语言的蛋”。

我醒在一个诗句如潮和你仿佛的旦。

记忆漂白的亲人已在彼岸。
收割在虚构中完成。家乡纷杂,
他们终将肥沃心头的故乡。
我坐在世上,偶尔地狂奔或倾斜,
只为养命的食粮。
“我借语言的壳下了诗歌的蛋”。

我醒在一个诗句如潮和你仿佛的旦。
2016年11月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