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兵专栏 ⊙ 什么能让风苍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980年代:夜之惑 红雨 未竟之旅

◎吴兵



夜之惑
 
一个声音
由远而近由近而远
是江水漂白的号子
苍凉地起落群山
是风信子的芦笛
细弱地拂过默默的湖畔
是原野寂寥的啸鸣
把悲怆久久地悬荡在天边
 
心像窗一样渴望敞开
站立的树,把想象的枝桠
伸向黑洞洞的空间
喧噪之潮退尽
疲劳的城市很快打鼾
带着渴望与躁动
一个声音
总是切切地近
    又淡淡地远

 
1987.11
 
红雨
 
那一天我们全都干渴
雨却未曾来临
艳阳天蓝蓝的
好看得使我们把它
想象为一座湖
 
有谁手握暗器
寻找什么
他念念有词地祝福
雨下下来了
滴滴嗒嗒彤红
 
没有人哭嚎
似乎良心
应该摆在祭坛的某个位置
重重跪下,身后的影子
浓缩着无诉的痛苦
 
红色雨下大时
细听雷声全是祈祷
其实,天还晴朗
只是人们
相互看成了乌云

 
1988.8.23
 
未竟之旅
 
悠悠的雪
覆盖了迢迢行程
踏青的脚
虽远未迈出门槛
蠕动的感情
却在炽热的目光中
拱满了芽
 
世界
既然早已预约了我
我就不会像石头
被人举起,才有
一击的火花

 
1988.12.9
 
——选自诗集《蓝眼睛》
 
http://blog.sina.com.cn/ww66vv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