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我的爱人在砍桃花

◎七月的海



折断身体内的一截钟声,我终究是那个
抱着钟摆独舞的人
我用前世的石楠
拷问过谁:“你疼过吗?”
彼时,我需要用饥饿的烟斗
继续打击谁
 
带着对疼痛的疑问
我走出家门,一个中国式的秋天到来了
——还未中秋
地上已有了这多黄叶
我又在伤感吗?
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那个纯真的小说家
 
我的目标始终都是美人蕉
说好了的,每天都来看你
来看你们,我又来了
——哎哎,我还与谁约过什么呢
傲娇的美人们
举着一张张美丽的面孔
在尘世安插自己
 
而彼此又都是过客?
对于一切美好,我都能含笑离开
也会随时归来
那么谁来陪我?这个秋天
有人放羊,有人砍柴
我最爱的人,在砍诗经里的桃花
 
2016-9-3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