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铁哥三首

◎铁哥



明月记
 
 
你看那孤零零的星球
抬望眼,想翩翩的飞升
菜蝴蝶沉重,野鸭子轻盈
我们漂在不同的水上
 
蒸汽吹脸,水银静脉点滴
有时跟我走,拦也不住
那方向的虚空,美妙的虚空
告诉幽兰,已经忘记
 
息地皓月千里,走狗回到老家
蹄子破了,妄想碎,院门尚在
水泥糊了眼,能醉?听秋声
在手机上明灭,你弄坏了我
 
那秋虫反复说对不起,我要走了
此去永不相见,在山河隐约的旷野
 
2016.09.16
 
 
 
淮上秋老虎,遇孙大刘三熊四
 
 
争执的香樟在东大街也无可忍
还在水泥地板下盘什么泥球?
 
地下是害怕的汪洋,浪头是铁
面容流沙,议论的蚂蚁越谈越爬
 
她爬上,顺着暗河漂流,歌
声,在地下,有时仰望的细碎
 
在酒桌对面辨识,繁体还是简
水鸡哎呀一声,豫南让水牛搅浑
 
的稻田,斑鸠飞到边界
水面望见影,最后也不想说出
 
渡口企盼的桨橹从烟波而来
是不是机关枪,和假装的咳嗽
 
2016.8.19
 
 
 
黄兄喜宴,遇雨,听荣高先生
 
 
窗玻璃外的银杏、八月桂、半焦黄的栀子们
在突来的暴雨中飘摇,知道尚可,所以不吭
 
乱了的还在席上说话,不喝就醉,喝多要赳赳
回忆的子弹穿过,打散,吊灯还在,仿佛蚕丝国
 
那人在荧幕上,蚊子在黑洞里,孩子检查身体的铁
我去刮脑壳,用酒杯的碎词,某人某年刀锋的断简
 
看他墙上的字,闻到喘息和大声,县城在弯柳树里
螺蛳壳的战争,广播放大惊雷,我们蛙跳在雨缝间
 
2016.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