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的履历

◎骆晓戈




我的履历
            骆晓戈

1、对象

对象
一个人就是对象一个籍贯
和一个人攀谈,你会发现


一个人就是一个家族
要谈的对象还包括
几亩地,几头牛,屋前的池塘,
社保、医保,屋后的竹山

和一个人攀谈,你会发现
前人后人都在和你攀谈

绕过一座山,又绕过一道梁
和一个人攀谈,你会发现
他的真实面孔总是躲在池塘后面

他的口音就是他们村庄的胎记
就是他们家族的胎记,就在他和你谈话
的时候,有人也在频繁给他信息,
——在他们家族血脉的另一端。


2/地址

我的地址有几个——
学院的地址是我的地址
户口的地址是我的地址
邮箱的地址是我的地址

你要按照这些地址
是找不到我的,在学院
教案管我,可教案不是我
在家中我的主妇
灶台管我,可灶台也不是我

而我常常是不在这些地址里
有时会坐小鱼划的船;
有时会和荷花摆椅子;
和蕙草一起搭梯子;
和柳枝一块扎风帆……

真要找我,可以这样找——
沿着叶脉可以找到十指;
沿着花蕊可以找到眼底;
沿着波浪可以找到脚腕;
沿着岩缝可以找到心脏。

3、 社会关系
(我的表哥说)

我娘的床头要人端碗饭,
我就是我娘端饭的那只手;
我爹的戏剧班子要人摇旗
我就是我爹举旗的那旗杆;

我爹我娘是一根藤子,
我就是藤子上的瓜果,
我走开了,藤子会枯
藤子枯了我这瓜也就黄呀

出走了就怕连回家的路都忘了
“吠吠”没有人喂食怎么办?
牛栏没有人关栅栏怎么办?
天黑了,我就是爹妈的灯盏

4、籍贯

不要问我的籍贯,不要问
至于C镇的事情,你需要什么?
我从最地道的土筐里倒出来
我将它表述的跟你家门
土墙上的干粪疙瘩一样地道

关于年成,关于灾情
关于水利,关于蝗虫,我说的
哪一桩不都是冒着热气的
和你家泡桐花一模一样呢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和你谈谈你的故乡(推理:即我的故乡)
我的舌头不时地打颤,
我在走钢丝,我恐怕
稍不加小心,就粉碎在
用方言编造的谎言上

来,还是和你谈谈故乡吧
我的口音很地道,它是我最好的
护身符,不,它就是身份证
是我与你攀老乡的通行证

(老爸,我不知道你那一声枪响
倒下的是不是这一位老乡的爹娘)
他被占领军驱赶,我是你们的后代
于是我和他们被同一片土地收养

你爱我,你说,因为爱着故乡
而我不敢说我爱你,也爱故乡
我不敢,我得颤颤兢兢将我的情感
藏在厚厚的土布蚊帐后面,晾在秋后
屋墙枯藤上堆满灰尘和蜘蛛网

本来我们的血可以交融
我们是喝同一条江水长大的呀
可为什么那融进婚宴的血浆
却凝固在我父亲的枪口上?
从此我迷失故乡,你开始流浪

那端午的棕子捆成的样子
据说是模仿屈原被捆绑之后推下江
那赛船的一阵高过一阵的吆喝和锣鼓
是驱赶鱼族还是驱赶妖孽之网?

一块缠菱角的细妹子都走亲戚了
一块摘艾叶的细伢子都赛龙船了
长长的巷子空了,远去的
红香包绿菖莆上有我缠上的目光

端午来了,端午来了。
我和他们一样的口音,一样的菱角
他们是外婆家接走的,而我没有
一把无情的大锁,我凉在台阶上
凉了雄黄。凉了飞檐、厅堂。

我无法想象我的故乡,爸爸您
占领军的大靴子是怎样用
一个一个鞋钉把这些方言踢打过的,
我仍然是这样发音,z/c/s我被
母亲送到高级的小学学习纯正国语,
ZH,CH,SH,……我学呀 学呀,终于
我发不出这些翘舌头的辅音。

你没有把国语标准发音遗传给我
难道你能说这些是我的过错?
妈妈,妈妈,我对不起您,
我终于弄不明白哪里是我的故乡?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