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的教育

◎余文浩



◎仲秋夜
 
 
桂花香的空气在微风里袭来时
我大吸几口
仲秋的夜已经深了
我读着《杜诗详注》和《白鲸》
翻开一页
心里像鸟儿
越过旁边黝黑的树
 
 
2016-09-17
 
 
 
◎香港之夜或山
 
 
人们从山的四面八方
围到山顶
一不宽阔的世界
手捧着蜡烛,蜡烛在夜的
城中
忽暗忽明
一人,两人,一群
山顶全是人,手里
捧着蜡烛
先是沉默
后来一人唱出歌
由低沉至激越
山顶的人都唱起来!
不为我们常见
但熟悉的一幕
在2004年6月4日
香港太平山山顶
夜色中,如在
 
作为观景一人
我在山顶
看到了香港。
 
 
2016、8、28
 
 
 
◎和妻一起
 
在花园散步,手拉着手
有时她依在我的肩头
 
去菜场买菜,我走在前面
有时并排着,来去走了数百米
 
2016、8
 
 
◎我的教育
 
 
母亲生养了三个儿女
长大,离家
母亲还在细数
乡里的棉花、小麦与荒草
那是孤独与人情
以及
我受到的教育
 
2016、8
 
 
◎夜行道上
 
夜行道上
19岁的余子珩问我
俄罗斯作家为什么
热衷于写灵魂的事
那些伟大的、崇高
而又广阔的生活
在契诃夫、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笔下
像土地,像波涛
夜行道上,他
又一次问我
“不好说”
“把你现实的生活搞好,不要去想
这虚无”
我粗暴的回答后
夜行恢复原来
我们父子间的距离
 
2016、8






◎故乡
 
小时候
经过余家岭的坟地时
总要留意
祖父和父亲坟上的
青草和高低
96年底,我祖母
也去陪着了
两个坟头,一个大、一个小
野草在上面疯长
雨水在上面冲刷
大雪洪水
被雷霆分开了
轮回的四季
有一年,再次回乡
在密密麻麻的坟头中
我辨着方向
寻找
祖父、祖母和父亲
长眠的所在
终于找到了
在墓前,我们
按祖母原来带我们
给父亲上坟的那样
给祖父、祖母和父亲上坟
 
 
 
 
2016、8、12(农历七月初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