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墓草2016年的诗15首

◎墓草



墓草2016年的诗15首
 
 
《你关闭的世界是海的世界》
 
他用铅笔杀死诗中的蝴蝶
他用眼睛搬家,穿过铁丝栅栏
穿过蜘蛛网
成为蜜蜂的邻居
 
蚂蚁拉开裤子的拉链
用针刺你的痒
越刺越痒,越刺越想……
你的嘴唇是鲸鲨的嘴唇
 
永远不要说再见
永远不要说再见
海水颤抖一下
海水再颤抖一下……
 
 
2016/6/16
 
 
《那体制,那灯光,那黑夜》
 
他在床上种植向日葵
让黑色爱上黑色的糖
被肢体陈说的今夜,是美好的
 
食物收割呻吟的花朵
灰烬来歌唱梦魇中的标语
死亡的日历本翻开,手机链接手淫
 
一个微信群战胜了掰成花瓣的孤独
这还不够,请为眼泪点赞
这还不够,请为死亡打赏
 
他只能在床上种植向日葵
他知道有一种事物并不存在
理想和垃圾一起丢弃是美好的
 
2016/6/17
 
 
《致风先生》
 
这一场大雨,赶走所有人
公园像灰暗的子宫
刚刚流产,又怀上人类的孤独
一根鱼刺代表一个人游行
在雨中……
无缘一见的自由
夜空下,路灯像塑料花朵一直盛开
游荡在花朵指引的街道上
标语是不能迷路的门牌号
回不回家?
回家成为标本,像蝴蝶完美地死去
一滴眼泪,青春的光芒
黯淡了……黯淡的世界
 
2016/6/24
 
 
《宋庄没有爱情,只有艺术家》
 
你忍心把长头发的男人关在门外
他的存在是一页揉皱了的草稿
重复使用动词,名词,形容词……
把平庸掰成两瓣还是平庸
把无聊颠倒成“聊无”还是无聊
一定有些什么东西可能不是东西
是一首诗的因果吗?
让你爱上从没有注解过的词组
短头发的男人是一个字
让一个字去敲一万次门
秃顶男人只是一个句号
……让他帮你关上大门
直到稿纸最后用完
也不让长头发的艺术家闯进你的后花园
 
这虚构的爱情是一册过塑的铜版书
请不要轻易打开
封面上没有标明……期望犯下的罪孽
 
2016/6/26
 
 
 
《假日》
 
他明年就八十岁了
每天还在幻想爱情
所以,老的速度比青年人慢
 
恋老者的阴影在树丛里闪动
每闪动一次,老去十岁……
这无用的夜晚,月光,灯光
……不能再闪动了
 
你愿意死在没有花朵盛开的星球吗
……不愿意,就要再努力闪动一次
今夜,和他的幻想同步
死在未来的八十岁生日
 
他是你的父亲,爷爷,战友
也是你的母亲,姐姐,保姆
神经再分裂一次,他就是你的梦中情人
 
2016/6/27
 
 
《抽象的一页废纸》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把你从萝卜坑里拽出来
放入另一个萝卜坑
 
拧开真理的瓶盖
倒出的全是水
洗干净爱情的胃肠和性器官
 
今夜,萝卜深陷在自己的内裤里
思考一个走进厨房的动作
那磨的发亮的刀具
 
你会是谁的菜?
和诗写的好不好没有关系
你会是谁的菜……
 
编辑忙碌,打开陈旧的冰箱
读者只能读懂包子体句子
猪肉馅的……
 
2016/7/9
 
 
《给魔头贝贝》
 
又是凌晨四点
酒鬼呕吐时间
你打来电话,是因为别人关闭了门窗
接一次长途,等于花掉你在微信群抢到一百个红包
 
你在现实中寻找大哥
……忘不掉少年走进监狱
青年走出来,开始写诗
该写的还没有写完,已经到了中年
 
醉言醉语发表……
你曾经借钱请何路和管党生嫖过娼
你需要钱的时候
你的大哥不见了,心痛还在
 
我又该怎么去安慰一个酒鬼
无论是操别人的屁眼还是被操时
我从没有幻想过你和卧龙岗的地名
我幻想被一滴眼泪打湿,骑上一只蚂蚁飞向月球
 
……我不喜欢比我弱小的男人
我不喜欢诗写的比我还差的诗人
我不喜欢恋父恋母恋大哥恋脚恋屎恋尿
……我的年龄越大,也越来越不喜欢自己
 
2016/7/9
 
 
《写作》
 
我的通过安检的文字
穿上裤子
排成队
迎接一朵卑微的小花盛开
远离性教育的花蜜
招引来一队的蚂蚁搬家
搬出蝴蝶的视线……
(下一步该怎么往下写?)
我的逃出监狱的文字
穿上裙子
跳舞跳舞跳舞……
跳蹋这非人的舞台
 
2016/7/11
 
 
《牡丹园,和青春告别》
 
和流氓无关,一个帅哥
远离暴力,强拆
以及反叛意识中第一个词组
 
水果的价格,经
水笼头的验证,清洗
物超所值,这一个帅哥
 
电脑启动监控,下一秒
谁来填充空缺,诗意的
美好的千分之一,送给这一个帅哥
 
使用胃肠生殖器的逻辑
为帅哥启航的纸船送行
梦魇中挪开词语的暗礁,纸船继续飘……
 
2016/7/13
 
 
《不消费的人是可耻的》
 
糟糕,你又遇上一个卖屁股的
你总是让他们失望
 
他们不关心南海仲裁
你关心猪的命运……
 
他们每天都在努力赚钱
你自己手淫,不消费的人是可耻的
 
你意淫糟糕的国家像蛋糕被切成一百块
你的故乡是甜甜的……奶油味
等同于百分之一的不丹王国的幸福
 
在幸福的小巷
你又遇上了他
这次,你没有让他和他们失望
 
你撅起爱国者的屁股开始消费……
 
2016/7/15
 
 
 
《母亲的烟囱》
 
在同性不能合法结婚的国度里
我只能陪老头子们玩
面具游戏
一直玩到自己也变成老头子
戴上老花镜
翻开一本书
校对错别字……
 
昨天,昨天的昨天
和我睡过一张床的人都不见了
他们去冒充女人的丈夫
我寻找同性爱情
如同寻找错别字一样难
我想撕碎这本书
然后再烧掉……
 
远离图书馆
远离正在写作的老头……
我会永远没有一个家吗?
一个人继续
流浪在汉字堆起的高楼大厦
我用母语呼唤母亲的烟囱
让我回炉再重生一次吧……
 
2016/7/16
 
 
《自助餐》
 
有时,我吃火腿肠的时候
会想起我那死去的父亲
他用猪肉火腿肠大小的阳具
创造了一个诗人
 
在防火墙里
我看着年老的年青的
这一群群的猪
向他们发誓
无论到了什么时候
我不会去拿政府的五毛钱
和愚民打交道
 
2016/7/16
 
 
 
《非人国》
 
他一直很爱国
一直睡在中国梦里
直到这一天,洪水夺走了他的孩子
 
他和幸存的村民去上访
被警察一直镇压在邢台
一直没有媒体报告实情
 
还有一些更爱国的人
他们的孩子暂时没有死
他们为中国梦不停地删微信微博
 
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是什么时候的事?
中国鬼子比西洋鬼子东洋鬼子更毒恶
中国鬼子在中国叫爱国者
 
2016/7/24
 
 
 
《炮友》
 
不需要对他忠心
看不见猴子的日子
可以找一个小熊来代替
 
用鼻子吸另一小瓶的RUSH
身体一摇晃
午夜就过去了
 
我曾一次又一次死在别人的尸体上
当我又死了一次的时候
他来了,他来看我提上裤子
钻出一片树丛
然后,让我看着冷漠的他钻进这一片树丛
 
……后来
我又遇上了他
又提着裤子钻出另一片树丛
给他让尸体
让他舒服地死在我的位置
 
2016/7/25
 
 
《九棵树广场》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我重复上一次的动作
把银行卡插入取款机
查询远方的某一个人
她用漂亮的手指
做没做一个漂亮的动作?
 
今天,我再次重复上一次的忧伤
因为我的银行卡是空的
今夜,我再次去了九棵树广场
不等一个人……
一直到广场只剩下一个人
 
这个世界并不欠我什么
可是,我一忧伤
就会觉得自己还欠这个世界一首诗
 
 
2016/8/4
 
 
 
 
 
墓草网站 www.mucao.org      墓草微信号:Mucao523 ,欢迎去墓草的微店购实体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