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1年诗歌选(一)

◎横



天花板    
  .胡志钢

现在他睁着眼睛  

没有任何的光  
连那熟悉的天花板  
也只能在印象里  

那床托举着  
而此刻正向他堆积  

前一刻在睡梦里  

影子栖入身体  
那一丝冰凉  

几乎就是温暖里仅有的娱悦  

很慢/一扇窗子  
开在静悄悄的天花板上  

接着一些莹火  
微弱的亮光  
聚集/用稚嫩的手指  

触了触他很久不动的脸庞  


2。嘴唇掠过杯口
     。胡志钢

一个简单的东西  
这样子下去  

那些影子般的地板  

深色或者浅色的灰  

不是要把试探的  
那一只手放在那里  

有些安祥的  

在他们移动之前  

或许已经听见  
蚂蚁的低语  

纸张无边无际  

它辽阔的地域  

一种明亮  
息止了  

渺小的  

当我以记忆拼接  

在继续着  
徒劳和无望  

那些风过的林地寂静  

嘴唇掠过杯口  
在深邃之中目光深情的专注  


3。你突然的安静下来    
       胡志钢

那些你都想了一遍  
有些靠近的想  

现在天色有些暗了  
那些曾经在明亮处响起的  
声音现在也黯淡  

空气里有暗自流动的风  
它们的身体深入到了  
那个你触摸了的  
地方  

只是从最近的那个位置  
最能够让你想起  
过去的位置在那里  
它们微笑着看你手的  
不自在目光的  

游移不定  
“是一群鸽子在飞离  
屋顶,它们从你的上空  
滑过时发出的声音  

一下子惊动了某些你  
在内心隐藏的东西。”安子已经从那  
透过一束光线的窗前站起身来  

有时候,不是在一个什么地方  
而是在一面镜子的后面  

你突然的安静下来  

4。当万物静寂
     胡志钢

那是扇门  

在重复多次之后  
她渴望了  

用一只手抵挡  

用了她少女的  
心思  

那是漫长的结果  

突然之间  
她想的一个休息  

当万物静寂  

母兽们在月光之下  
用它们的舌头  

舔着它们亮丽的皮毛  


5。物质的嘲笑
    胡志钢

实际的物质存在嘲笑  
锈蚀深入它们  
退后而在近处阻挡我们  

剥落中露出荒野的漆黑  
它们实际具有阴影的性质  
在淡化中凸现出来  

它们的光持久于暗淡  
在残骸里胁迫  
使偶尔栖落的目光不堪沉重  

被遗失经过  
警惕着我们再次  
虚拟的憧憬  

揭露于宁静之中  
在不断的  
裸露里把我们终结  

实际的物质堆砌  
重复壮大  
我们的确渺小  

6。有关夏日
    胡志钢

作为晦涩  

部分也包含了完整  

那些企图着  
陌生的  

同样以好奇打量  

门全都敞开着  

光象流畅的风  
在模糊影像  

这是膨胀的夏日正午  

一切缓慢  

在习惯里发现  
肌肤上沁凉的感觉  

惬意徐缓的漫过  

阴凉拾阶而止  

7。丧失的安娜    
     胡志钢

我们正在丧失  

包括可能在内的  

那个女人  
不会再疲惫  

仅有的规范是手变得迟缓  

安娜可以去专注什么  

一条通往风雪的铁轨  
消融在灼热的阳光下面  

我们在丧失  

当我们去看她时  

她浅露的脊背  
不是羞涩  

安娜卡娜尼娜  

有时用我们的目光  

现在没有了  
那靠近花园的娇小的阳台  

典雅是过时的  

勇敢也没有了必要

8。你在说整整一个夏天
       胡志钢

你在说整整一个夏天  
蓝色的吊带装金黄的头发  
树荫明晃晃的  
偶尔从风里飘来的香气  
清凉,暮色里暗处  
呈现记忆的青灰  
而街道在闷热的空气中  
旋转,它是巨大的一个被遗弃  
在城市里阴郁的沥青  

徐缓流动的  
或者凝滞不动的  
河流,明亮或者越来越  
暗的天空  
呵护风雨的原野  
呵护了游走在远处的  
青翠,悬崖  
亮起了湿润的蓝色  
而那蓝深入黑暗  

也只有在宁静的傍晚  
星星从错落的建筑的间隙  
举起了黑夜不灭的灯盏……  
你在说整整的一个夏天  
蓝色的吊带装金黄的头发  
从偶尔的风里飘过来的气味  
树荫明晃晃的


9。带着盛夏的热量谷物们熟了
         胡志钢

    带着盛夏的热量  
  谷物们熟了  
  在翠绿的山坳  
  突然开阔了的平原  
  老绿或者淡黄  

  它们一点也没有看  
  有云飘着的天空  
  守着自己,没有一丝风  
  打扰它们  

  带着盛夏的热量  
  谷物们熟了  
  打开了的天空  
  蓝得安静  

  它们散开了自身的  
  香气,在人还  
  没有准备的那里  
  准备了自己  

  我的眼睛看不过  
  谦卑的它们  
  老绿或者淡黄  
  它们深深的低着  

  向里,它们  
  在一处就占据了  
  全部。带着盛夏的  
  热量和勇气  
  它们谦卑,愧疚于  
  一个小小的阴影  

10。6月越来越小的片段
         胡志钢

X  

一个精神病院的负面  
让我想起了6月里的花  

从很多的面孔里浮现出来  

那是永不会驶离站台的车子  
在焦人的6月的阳光  
底下;在阳光的巨大的  
阴影里  

在6月的开始当郊外的花朵  
已不再盛行的那刻,猩红的  

玫瑰早早的遍布了  
流淌着体液的城市的  
大街小巷  

一辆永不会驶离站台的  
车子的外面空无一人  

被漂白了的影子用了6月阳光焦人的热量  


XI  

我看见的医生您好  

用小小的一粒药丸  
就可以麻痹思想  

您的职业般的冷静的  
微笑比那天空的蓝色凝重  

一个是广场它已经从极度的紧张中松弛下来  


0  

基层的东西一张开了  
小窗的门  

我们的瓶子是好的吧  

那些干净的杯子是好的吧  

那怯弱一对鸽子  
没有了羞涩的痛苦  


I  

你只能把手放进镜子  
冰冷的深处  

也许根本就不需要去摸  


XX  

外面就是6月的阳光  
我看见影子里白的眩目


11。我要用洗过了的眼睛看它
         胡志钢

我只想一个人走在那里  
很静的一条路绕开繁杂的  
人群我说着  
自己的话听到自己的心跳  

一切还好我在最静的  
地方看见花开叶子  
娇嫩的羞涩那徘徊在香气里的  
蝴蝶舞动的华丽翅膀  

我要用洗过了的眼睛看它  
在这个躁动的尘世  
一点点的小心地移动  
我能够听到语言在映照着阳光  

水面上褶褶闪光的  
声音一个人没有  
过多的痛苦他专注于风声  
我知道那风从远方的  

草茎光着脚快步过来  
那在小路消失处隆起的  
高山也更加沉静的  
为我蓄积了力气

12。我只是此刻的一个病人
        胡志钢

我觉得醒来也没有什么  
看见管子从上面下来  

那些印在帘子上的阳光  
让我不断的白像现在床上的  
那床被子  

护士粗壮的手指使我觉得  
他明亮的眼睛是因为我的存在  

我觉得虚弱的是我不断的  
在那深陷被埋住仅仅是  
依靠着管子从那隐秘的那一端  

吃力的回来像空荡荡的  
走廊隐伏着静静的危险  

我是白的因此我已经不足轻重  
也容易从任何东西的上面  
清除我只是此刻的一个病人  

清楚或者并不清楚  
病因的所在我只是  

正在习惯正在习惯于  
一个人明亮了的眼睛  
和那突然出现的  

管子我知道我相对于这个世界  
已病入膏肓只是无畏的清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