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夜行道上

◎余文浩



◎夜行道上
 
夜行道上
19岁的余子珩问我
俄罗斯作家为什么
热衷于写灵魂的事
那些伟大的、崇高
而又广阔的生活
在契诃夫、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笔下
如土地,像波涛
这之前,他读过《俄罗斯的命运》、《欧洲精神》
没有找到答案
 
夜行道上,他
又一次问我
“不好说”
“把你现实的生活搞好,不要去想
这虚无”
我粗暴的回答后
夜行恢复原来
我们父子的距离
 
2016、8
 
 
◎从A弦开始
 
 
和你在公园的小路上
讨论“我思故我在”
才明白,“我”、“思”、“在”
就像我们小路上
一边快速的思考,树林落在后面
弹起大提琴时,你偶然说到管风琴
你教我认得管风琴的
管和弦
这种巨大
足以匹配在一座
隆重的教堂
 
哦,那是舌头的火焰
热烈又绵长
 
自然之外,一个足够大的生活
似开水瓶,渴望着畅饮
有时你也走向一架
立在墙边的大提琴
轻轻拿起,从A弦开始的一件事
奏如倾诉
 
2015、9
 
 
 
◎情境
 
你背着几本书
在地铁1号线和3号线上
早晚穿梭
你要一个听众
靠近巴赫
布鲁赫、瓦格纳
有时,你拉着我
在旁边
听乐音
从此间传到窗外
像风,碰上
纷纷的树叶和
厚厚的墙
如昨天
夜幕降临时
的深情和庄严
 
2016.7
 
 
 
 ◎天空有时蓝得几朵云很孤独
 
 
 
今天要写一首诗
写北方的洪水,南方的骄阳
邢台人半夜被大水掩埋
前几天袭击我家乡的雨水
落到了北方
水啊
天地不仁,尤其在今岁
万物为刍狗
谁谁谁高举的中国梦
像天空,天空有时蓝得
有几朵云很孤独
像王朝的遗容
映照这样的
凋敝和沦陷
乡村大地上
贫苦老人佝偻
着身躯,有时在泥水中
隔几年居无所居
我的父母从大江中的叶路乡
把家又搬到堵城镇
水淹过了……低矮的田地
早晨5点干活的乡亲
从奔忙的小货车上
摔下来,摔死
淹水、死人、歉收,失地
张张憔悴的脸上
那皱纹和哀愁
靠天吃饭,观音保佑
水毁沟渠两岸生长的
原先整齐房屋废墟上生长的
野花和野草,风吹过
绿肥红瘦,谁来谱了一曲
《哀江南》?
 
 
2016-07-23
 
 
 
◎闻湖北暴雨成灾
 
 
一天打几个电话也没有用
心里装十万只火药也枉然
盼望雨
停了
不再肆虐
我良善困苦的家乡
“江涨柴门外,
儿童报急流。
下床高数尺,
倚杖没中洲。”
杜甫迅疾的歌,
不是雨点,是
阿弥陀佛!
 
 
2016.7.3
 
 
◎枝叶摇摆的时候
 
 
 
在烈日和暴雨下
我尤喜蓝色天空
这一天
早晨从虫鸣中醒来
露珠渐渐消失
花朵突然开放
虽然无人驻足
一切兀自是
和气和清朗
枝叶于风里天空下
微微摇摆
一面展开
一面明亮
一面深沉
一面垂向了低的地方
那一片光泽
掩映了一条小路
一端走来的我
也像风一样
涌现,但枝叶
不动。
 
2016.6.19
 
 
 
◎校园随记
 
 
考完的孩子离开了
校园安静起来
空桌椅
空着
 
一场暴雨荡涤
地上破损的原来
也有明亮的枝
和幽深的树
是啊
雨后
 
我们受到了水和风
饱满的一面
我们是白色的
 
 
2016.6.12
 
 
 
 
◎故乡
 
小时候
经过余家岭的坟地时
总要留意
祖父和父亲坟上的
青草和高低
96年底,我祖母
也去陪着了
两个坟头,一个大、一个小
野草在上面疯长
雨水在上面冲刷
大雪洪水
被雷霆分开了
轮回的四季
有一年,再次回乡
在密密麻麻的坟头中
我辨着方向
寻找
祖父、祖母和父亲
长眠的所在
终于找到了
在墓前,我们
按祖母原来带我们
给父亲上坟的
那样
给祖父、祖母和父亲上坟
 
 
 
2016、8、12(农历七月初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