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死亡与公司

◎骆晓戈



死亡与公司(外
      (美)西尔维亚.普拉斯
            骆晓戈译

1、高烧103

纯粹,纯粹意味着什么?
这地狱的舌头是
哑寂的,哑寂的,象三重

哑寂的舌头,那只蹲在门边
喘息的三头狗*。无能为力
打着寒颤的脚筋

舔不干净,罪孽,罪孽。
导火索爆炸。
擦不去的嗅觉

是蜡烛的烛花!
爱,爱,对我来说这滚滚而来的低沉的烟雾
像阿谢朵娜*的围巾,从抛锚的车轮下

要剪断那条围巾时我极为惊恐。
那种黄沙弥漫的沉闷的烟尘,
是致命的原因。他们再不能站起来,

而小脚轮依然绕地球旋转
这年复一年周复一周的窒息,
弱小的

温室婴儿依然在童床上,
幽灵一般的兰花
绞死它绞死于花园的空中,

一头凶暴的豹子!
白光轮流辐射
在一小时内杀死它。

奸妇的肉体涂满油脂
像广岛灰尘降落一般吃掉它们。
罪孽。罪孽。

亲爱的,所有的晚上
我颤抖着,停止,发作,停止,发作。
床单上积累的沉重犹如好色之徒的亲吻。

三天.三夜。
柠檬水,鸡
水,水令我恶心。

对于你或者他人我仍是纯粹的。
你的肉体亵渎我就像这个世界
亵渎上帝。我是一只灯笼——

我的头是日本纸上的
一轮月亮,我的金色的被鞭打过的皮肤
无比柔软,无比昂贵。

难道我的体温不使你大吃一惊。还有我的光。
全部由我自己产生我是一朵巨大的山茶花
它不断成长着,正鲜花怒放。

我想我正起床,
我想我也许站立——
像导热金属被撞击后的挥发,我,爱,我

是一种纯粹的乙炔
纯洁如处女,我的爱
专一如玫瑰花,

如吻,如天使,
如粉红色的任何事物。
我不是你,不是他

不是他,不是他
(我正将过去那个妓女般的女人从自身分解)
我走向伊甸园

注释:
三头狗:西方神话中冥府守门的狗。
阿谢朵娜 :美国著名的现代舞蹈家阿谢朵娜·邓肯,她死于车祸,当时阿谢朵娜的围巾,从抛锚的车轮下缠住她的脖子使她窒息身亡。


2、死亡与公司

两者,确实是这两者
是自然而完美无暇的——
不须寻找别的,那覆盖的眼睛
被裹成球形,像布拉克的
展览

他的交易商标是胎记——
水烫伤的痕迹,
秃鹰
铜绿的裸体。
我是鲜红的肉,他的嘴

斜到一边砰然出声:我依然不属于他。
他告诉我照片上的我如何糟糕。
他告诉我在他们医院冰箱里的那些尸体
如何芳香,在尸体的颈部

一种简洁的衣褶边,
是流行的爱奥尼亚带凹槽的衣料
制成,裙摆渐渐消失
露出两只小小的脚。
他没有微笑,没有吸烟。

他的长头发另一种用途
是乔装打扮。
私生子
对小小的发光物手淫。
他想做爱。

我没有走动。
冰霜成了一朵花,
露珠成了一颗星,
死的门铃,
死的门铃。

一些肉体为他们所使用。

3、雾中的羊

群山没入白雾之中。
人民,或者说星星
悲哀地凝视着我,我使他们失望。

火车离去,留下一缕呼吸。
呵,缓慢地
赭色的马款款而行,

马蹄,忧伤的铃声——
整个早晨,
早晨已漆黑一团了,

惟一的一朵花凋落了。
我的骨骼已经僵硬,而远方的
原野在融化我的心脏。

它们让我走出
这一片没有星星和上帝的
天空,走出这一片黑水。

4、玛丽的歌

星期日,那只肥羊羔被撕碎
那只肥一点的
成了愚昧的祭品……

入口,神圣的纯金一般的。
火焰使它价值昂贵,
相同的火

溶解涂油脂的异教徒,
驱赶犹太人。
在波兰的伤痕之上,

混浊的棺罩在浮动,烧尽
德国佬。
他们没有死去。

灰色鸟群迷住我的心窍,
满嘴是灰,满眼是灰,
他们在清理,在高处

峭壁
空无一人的空地
烤箱灼热如天堂,光亮。

这是一颗心脏,
我走进燔祭的行列
这个世界上纯金般的孩子将杀它吃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