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人选诗10首(墓草推荐)

◎墓草



诗人选诗10首 墓草选诗
 
风 / 魏克 / 寒烟 / 人与 / 曾德旷 / 陈傻子 / 张玉明 / 丛小桦 / 祁国 / 墓草
 
风的诗
 
《手势》
  
手伸出1
一个鬼
躲进衣橱
被衣服穿了
2这个手势
不是赢
表示两个人
走进来
这时候床
才有了意义
3是什么
其中任何一人
都是私通
到4了
这是正午之后
历史
从北戴河的大
小到一条街
一幢楼上
一扇窗后
必须举手了
这是5
一记耳光
很甜蜜
看看6
这手势暧昧
但很假
会滑到7
终止吗
七上八下
后窗之后
枪孟浪
花一下开了
手势9
这个杀手
在房间不太冷
左手和右手
会贡献10
情一夜
就这么数学了
 
推荐语:这是一首文本技艺独特的诗。从左手的第一根手指到右手的最后一根手指,每一个有意的或偶然的动作所触发的事件,或暗示,或肢体语言,需要读者的想象力来共同完成《手势》 。  ( 墓草 )
 
 
 
魏克的诗
 
《床上的波涛》
 
我睡了
在我睡眠的时候
我感到了一种压力
我必须压住我自己
我必须像盖住瓶盖那样
把自己在床上拧紧
窗外大风汹涌
我感到了睡在床上的艰难
今夜  我会不会就这样被大风刮走
 
整个夜晚 我不能平静地进入睡眠
我翻来又翻去地在床上滚动
如同在和自己撕打
我滚动着  模仿着波涛
模仿着一种在池塘里洗涤的动作
我能否洗去
埋在我内心深处的恐惧
 
我的一生都在床上翻滚着
我在寻找一个睡眠的姿态
我能否真正地
栖息到我自己的身上
 
推荐语:在言论并不自由或因言论获罪的时代,诗人是痛苦的,即使是在睡梦之前,也要把自己的口像盖瓶盖那样拧紧…… ( 墓草 )
 
 
 
寒烟的诗
 
《在队伍中》
 
梦中也在集合:时刻准备着
呓语也是口令:快,跟上!
出生就成为队伍的螺丝钉
拧紧铁的秩序和纪律
 
这蒙着眼罩的里程
被拴在一起的死心塌地
因怯懦而相互抓紧的手
比铐在一起还要牢固
 
咬合之链向远方延伸
走得再远,队伍也没有边界
即使原地不动
一股股洪流照样为你纹身
 
“活着,仅仅为了成就一种惯性?”
仍在茫然中移动
疑问衔着的片断
又开始向后世反哺
 
推荐语:寒烟中国当代女诗人,她的诗不去小资,她的诗不去妩媚,她的诗不去意淫……她存在,她独立,她远离了当下的平庸的螺丝钉般的诗人队伍。 ( 墓草 )
 
 
 
人与的诗
 
《闪电的鞋子》
 
闪电  穿上云朵的鞋
从天上
走下来
一场盛大的雨水
 
一觉醒来
雨水汇聚成一条河流
在原野上  继续走远方的路
 
 
推荐语:简短快捷的文字,上下跳跃的想象力,一首诗并未完成,诗人的情感已经汇成“一条河流……继续走远方的路”。 ( 墓草 )
 
 
 
 
曾德旷的诗
 
《不要指望》
 
1
 
诗歌的名字
现在叫耻辱或者罪恶
诗人现在是不幸的化身
但不幸将使其不朽
 
2
 
在这样的时代
这样的国家
这样的生存环境下
不要有任何指望
 
3
 
因为所指望的
根本就靠不上
因为奴隶和文盲
是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
 
4
 
他们要么不读诗
要么不懂诗
要么是屠夫们的帮凶
要么是被奴役的可怜虫
 
5
 
不要指望
不要指望有人读你的诗
不要指望通过诗来养活自己
不要指望当诗人
尤其不要指望当什么职业诗人
 
6
 
不要指望出诗集
不要指望获这奖那奖
不要指望国内的文化部门
不要指望外国的汉学家
不要指望这样那样的诗歌节
不要指望进教科书或者文学史
 
7
 
诗歌的名字
现在叫耻辱或者罪恶
诗与死亡携手
诗歌的事业
现在是死亡的事业
唯有死亡
才能带走死亡所承担的一切
 
推荐语:曾德旷,中国当代真正的民间诗人,他不参与打造“中国梦”,他用他的诗去承担这个时代的耻辱和罪恶。 ( 墓草 )
 
 
 
陈傻子的诗
 
《你可知道烧洗澡水的人是谁吗?
 
洗了这么多年澡 
你可知道烧洗澡水
的人是谁吗 
 
 
在这个大院里
你忙得一本正经
吃饭有食堂
洗澡有澡堂    
只要拿瓶洗发水和一条毛巾就行   
在一个好单位工作真是好啊  
  
你管他开水是谁烧的呢     
你管他洗澡水是谁烧的呢 
 
有一次     
澡堂突然一星期没有热水     
你开始打听究竟怎么回事  
人家说老张出车祸死了   
你才知道
原来那个爱在锅炉房门口   
捧着报纸
不声不响的中年汉子他姓张 
  
你仔细回想了一下 
好像从没有正眼看过他    
不记得他到底长得啥模样 
 
现在澡堂又有热水了
你可知道     
烧洗澡水的人是谁吗
 
推荐语:活在当下,忽略别人,也被别人忽略,当别人的死亡影响了自己的生活,才感受到生命的价值,这就是底层小人物的命运。 ( 墓草 )
 
 
 
 
张玉明的诗
 
《荒地》
 
人的一生也就是
几个平常的动作
瞄准。扣动扳机
瞄准。没有
扣动
扳机。靶子
被白痴兄弟



或者,靶子一直矗在那儿
白痴兄弟,没有把靶子扛回家
 
灰色的天空越来越低
亲人所剩无几
哑妹
梅花姐姐
白痴兄弟
靶场
是一片
荒地。远山远水般的荒凉啊
偶尔
麻雀,飞起
 
 
推荐语:无论是写诗,还是搞民主,还是从事更伟大的事业,在张玉明明亮的眼睛里,那只不过是几个瞄准,扣动扳机或没有扣动扳机的平常动作!因为我们的兄弟是白痴!我们的理想最终是一片《荒地》? ( 墓草 )
 
 
 
丛小桦的诗
 
《红嘴鸥》
 
在昆明的翠湖岸边
我用
从小商贩那里买来的零食
抛起来   
喂食飞翔着的红嘴鸥
我偶尔想到
“我如果是一只红嘴鸥的话”
我就真的变成了一只红嘴鸥
我就真的像一只红嘴鸥那样
在翠湖之上飞来飞去
飞的分不清南北
飞的不知道自己是谁
作为一只红嘴鸥
我在一大群红嘴鸥当中飞
没有谁能认出我
我在一群群游人的头顶飞
发现一个很像我的人
他被埋没在人群里
跟平常的我一样
举着相机正在拍照
于是我想
落回到人群里之后
一定要看看他拍的照片当中
有没有我
在红嘴鸥群里
像一只真正的红嘴鸥那样
在飞
 
推荐语:厌世的恋世的两个自我并存,红嘴鸥和诗人并存,诗人重叠分裂……想读懂这首诗,你必需是人群中那一个拍照的人,还必需是鸟群中一只正在自由飞翔的《红嘴欧》 。( 墓草 )
 
 
 
祁国的诗
 
《最后一天》
 
这一天
美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打仗去了
 
这一天
法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约会去了
 
这一天
朝鲜空无一人
都出国打工去了
 
这一天
中国空无一人
都出国留学去了
 
这一天
各个国家都空无一人
都出国去了
 
 
推荐语:这个世界因为荒诞有了诗人,还是有了诗人而变的荒诞?墓草因为空虚才喜欢这样的诗,向更多的人推荐这首诗会不会不再空虚? ( 墓草 )
 
 
 
墓草的诗
 
《证明书》
 
一定要抢在父亲之前
爬上北京最高的高楼
 
父亲找不到钥匙时
他就会爬上楼顶找你
 
你一定要抓住这个好机会
把这个被洗过脑的老头推下去
 
然后,高高兴兴走下来
走过天安门
 
写一首诗
证明你不是父亲想要的一个残疾儿
 
 
推荐语:你读懂了这个时代,读懂了猪,读懂了人……也就读懂了墓草的这首诗,还能去证明什么?  ( 墓草 )
 



(墓草近照,拍摄于2016年7月,北京通州运河大桥)


简介:墓草,1974年生,金牛座,O型血,单身,写诗和小说,现居北京宋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