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哥 ⊙ 把消息带给老李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不看见 不远处 不大声

◎铁哥



不看见


沿河的风去哪儿,我就去那里
枝桠间闪动的灰喜鹊,潦草村落
铁骑飞过的路人,何必看清面目

水面上转动的浮岛想起大水
谁曾经历那混沌激流里的无主
不看见此刻杂树层叠的幽荫

多少蒿草里不择路的人慌张落泪
就有多少枯枝乱夜里端起的酒杯
我们是模仿,自拍,用以留下缤纷

每条弯路都可以到达庞湾这个土匪窝
有人说她似八卦阵难以出来
只管沿着新栽的桃树走,有什么灯谜

可以搅乱天,还是要纪念今天的出行
真得看到了格桑花田,只是太小器
太需要那样广袤的黄淮海啊,乱花眼

2016.6.11

 

不远处


“在他身旁的不远处,一根链子透着诡异和孤独”,新闻这么说房间

谦词与悔恨夹在柜子的书里,夏日密谋着的一场暴雨滂沱如织

在他隐蔽的堡垒,一张纸写了撕,撕了写,因为窗外妇女的胡说

此地在滑板上,在火山口,在美声里,美感在于豇豆间偶然的缠绕

她听到了你的骂声,满腿的蚂蚁讨论,弯曲成盘状或波纹的五步蛇

他袭击我,在醉酒后的乱语,在桌面上的小说,雷电在短信中聚集

这是个有礼貌的男人,品味优雅,经常拎着一把吉他”,门卫对着镜头讲


2016.6.20

 

不大声


顺着翁玉手指的方向,我们应该去看
庞湾的格桑花,而不是坐成泥堆的僧侣

喝酒的人,其实是在和酒说话,也是在和
酒馆后院里游着的鱼,窗前飞走的神灵,说话

或者唠嗑,有一句没一句的野草,可以躺在上面
躲着怄气的女儿们做了个梦,大伙都很潮湿,在找形容词

来捆扎这段个人史,一棵豇豆的旅程
彼此看见,打个呼哨,消失于此夜的蛙鸣


2016.6.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