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5年新作选

◎唐果



1.我想赠你一束花
 
我想赠你一束花
我不是,也没有一朵花
是从我身上长出来的
 
花园里
很多很多的花开放
可惜那不是我栽的
 
我曾栽过花
可它们都死了
在没来得及开放之前
 
街头的花貌似新鲜
娇艳欲滴
可那是花的尸体
 
你如此善良
我怎忍心
将花的尸体赠予
 
总会有一些花
长在我身上
总会有花朵
 
在我的眼窝里开放
但不是现在
还需要你自己来取
 
2015-1
 
2.魔鬼
 
魔鬼
你什么时候打盹
 
你  打个盹吧
我想取走你
脖子上的虎牙
 
我想把它献给
最最可爱的人
 
2015-1
 
3.你确定你没吃到带皮肉
 
厨娘切牛肉
切到手指
一小块带皮人肉
冒充牛肉
混进牛肉片的队伍
 
她划拉半天
也没找到
那一小片带皮肉
只好将它和牛肉
一起爆炒
 
晚餐气氛异常活跃
只有厨娘没有说话
她在观察  因兴奋
而激动的脸庞
 
不知该如何分辩
谁是那个幸运儿
将带皮肉咽下肚子
却浑然不觉
 
2015-2
 
4.夜深人静时
 
夜深人静时
一只凳子开始行动
 
它去看了看鱼缸里的金鱼
站在钟表下面
听了听指针的滴答
 
它扶住下巴
凝视墙上的贵妇
良久  良久
 
它还去太师椅上
坐了坐
沙发上躺了躺
 
经由黑暗的掩饰
这只木头凳子才能随意
在自己家里走动
 
2015-2
 
5.淘气的羔羊
 
淘气的羔羊长大
它乖顺地走进草地
吃、睡、运动
把自己喂肥,养壮
 
自己走到屠宰场
颈项伸进铡刀
反转后蹄,压下刀背
割断自己的颈项
 
哦,羔羊的身体
和心灵一样
柔软如肚肠
 
2015-2
 
6.我总是不能敏锐地感觉到季节变幻
 
有时看到菖蒲的叶子
黄了
有时看到九里香细小的白花
开了
有时看到牵牛来势汹汹
似乎很快就要漫上我的窗台
 
有时看到羊奶果树
兀自举起尖刺和蒙灰的绿叶
有时又发现叶子下面
还臧着翠绿的果实
羊奶果像火一样红的时候
它们就再也藏不住了
有时看到孩了和傣族妇女
挎着竹篮,站在羊奶果树下
就像站在自家的果完
 
有时看到老李子树光溜溜的
有时看到它稀落地长出叶子几片
我从没看到过李子树开花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小男孩
站在枝桠间摘李子
吓坏我了,我也吓到他了
他从树上跳下,越过铁栅栏
他迅速逃离,比兔子还快
 
2015-2
 
7.为了咖啡
 
为了咖啡
我才洗去杯子底部的霉斑
 
冬天来到
我才顶着被子去阳台
 
为了让清晨的空气进来
我打开窗子
 
一起进屋的
还有风和雨
 
雨的身子重
它在地板上留下脚印
 
收拾脚印的是风
它随身携带一个大袋子
 
2015-2
 
8.愚钝女人
 
她是个愚钝的女人
某天她很沮丧
她的财富才够换六个橙子
很快
她就用银币换回六个橙子
另一天她稍微富裕了些
她的财富可以换回一只小羊羔
于是便有人看到
她身后跟着一只小羊羔
看到一个喜欢的男人
她问,“你要多少钱才换”
当男人告诉她
他不能用钱换得时
她失望极了,伤心地哭了起来
 
2015-3
 
9.炭火
 
我能抓住的
只有这升腾的雾气
翻滚的水
这红红的炉火
以及散落一地的泥炭
 
我经常犯错
以拳击胸,以头叩墙
可从不长久地
深陷沮丧的漩涡
 
我有初升炭火般的激情
不缺少热度
也从不掩饰
呛人鼻息的烟雾
 
2015-3
 
10.由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
有那么多人出现在我的梦里
有些人
我与他们并不十分亲近
甚至刻意回避
 
可我梦见他们
然后醒来
我只记得他在我梦里出现过
至于做过什么
我全然忘记
 
我对梦很不满
我想梦见的人
并没有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而那些我不想梦见的人
却像老朋友一样
擅自走进我的后园
随意践踏草坪
 
我想投诉梦
可找不到主管部门
我想咒骂他
又不知道他在哪里
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只能由着他
像那个我一直爱着的人
 
2015-3
 
11.蠢货
 
我在马路上走
撒开双腿
我走S型
像醉酒之人
汽车、摩托车、自行车
摹仿我
走S型
像醉酒之人
 
我在马路上走
甩开双手
我走直线
像急行军
汽车、摩托车、自行车
摹仿我
走直线
像急行军
 
我走累了
靠在棕榈树上
歇息
一辆汽车亦摹仿我
撞向另一棵棕榈树
 
2015-4
 
12.女士的武器
 
是的,你的额头比她硬
拳头比她硬
你还能掏出
逐渐变硬的器官
与她比试
 
哦,她只有柔软
柔软的“那东西”
柔软的乳房
从出生到死亡
她仅拥有“柔软”这一件武器
 
2015-4
 
13.地下车库
 
书籍是女人的修颜液

咱买修颜液去
车停在地下车库
 
地下车库
命案频发之地
可它
丝毫不能引起我的恐惧
 
空空的躯壳上
顶一个空空的头颅
背一个空空的包
甩开空空的双手
 
高跟鞋踩着空阔的地下车库
像一首零乱的诗
伤痛我写出去了
我能不再伤痛吗
 
幸福我写出来了
幸福它能加快脚步吗
孤单我写出去了
他会出现在我的身边吗
 
不用开口
勿需亲吻
只要他陪我
走过这空阔寂寥的地下车库
 
2015-4
 
14.精准之人
 
我是个精准的人
每天设二次闹钟
计算穿衣几分钟
上厕所几分钟
下楼几分钟
刷牙洗脸几分钟
把黑脸抹白几分钟
 
出门,关门
走到停车处几分钟
打开,关上车门
发动汽车几分钟
在畅通无阻的小城
路上行驶几分钟
 
某天早晨
天漆黒且没有路灯
我拐弯时
撞上一辆飞驰的
没有车灯的摩托
我站在马路中间
等交警和保险理赔员
 
开车的人经过
把头伸出车窗
看我两眼
便继续前行
骑摩托车的经过
他们停下来
看一两分钟
便继续前行
步行的似乎时间充裕些
他们围成一个小圈子
我和骑摩托车的
被围在中间
 
期间数次,我萌生
弃车而逃的念头
我不怕他们的围观
和指戳,而是因为
在办公楼的二楼
一部指纹打卡机
在等我
它等我
等得心急如焚
 
2015-4
 
15.走来  走去
 
我特别喜欢傍晚
从大楼出来
走过车来人往的街道
回到小城最北的家
关上门窗,脱光衣服
让热水冲刷灰尘和污垢
 
冲完也不着急穿上衣服
我会裸着身体,光着脚
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
走来  走去
走来  走去
走来  走去
扶着旋梯上楼
在温暖的木地板上
走来  走去
走来  走去
走来  走去
 
我喜欢走来  走去
仅仅是走来  走去
在冰凉的人世
走来  走去
在温暧的人世
走来  走去
 
2015-4
16.下雨了
 
下雨了
这回的雨
是弟弟下的
上次是小姐姐
 
弟弟下雨
下着下着就害羞了
所以下一会儿
它就不下了
 
小姐姐是个哭脸宝
如果让她下
她就会下好几天
甚至  好几个月
 
2015-5
 
17.镜像
 
天未明时
她站在灯光下擦粉
几遍过后
仍觉得
脸是黑的
 
当她站在阳光照射的
镜子跟前
看到镜子里那张
煞白的人脸
把自己吓了一跳
 
她从包里摸出口红
抹上嘴唇、眼皮和脸蛋
她又看到
一具画完彩妆的女尸
杵在镜子跟前
 
她慌张地打开水龙头
朝脸上不停地掬水
狠命地搓自己的脸
等她擦净脸上的水
她似乎看到一个花脸的女鬼
刚刚飘离镜子
 
她逃离镜子
到办公室坐下
惊魂未定
似乎
她刚刚经历过一场空难
 
2015-5
 
18.童年游戏
 
他们绑住我的手脚
让我从一楼蹦到二楼
如果我能顺利蹦到
且蹦的过程中没有跌倒
我就可以得到一把糖果
 
他们用麻绳绑紧我的手脚
我只能像青蛙一样蹦达了
第一步觉得轻松
第二步也还行
可越往后越艰难
 
楼梯顶端是嬉笑的大人
和他们摊在手掌上的
彩色的糖果
我忍住疼痛
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
 
好几次,我差点摔倒在楼梯上
但最终还是稳住了身体
我将小手合拢向上
不知道该感谢冥冥中的谁
我拿到梦寐以求的糖果
大人尽兴,作鸟兽散
 
2015-5
 
19.无人
 
当我的眼睛
被纱布蒙住的时候
我希望
鼻子替我观看
 
当我的口鼻
被谁捂住的时候
我希望
耳朵替我呼吸
 
当我的耳朵
被开山炮震得失聪
我希望
所有的毛孔替我去听
 
当我的牙齿
痛得不能咀嚼
嗓子红肿
不能吞咽食物和水
我希望
它们通过十指
顺利抵达肠胃
 
当我的双腿
被现实捆住
我希望
长发带着我飞行
 
当我想
亲吻你额头的时候
我希望你每天经过的
那棵树上的叶子
去替我完成
 
2015-5
 
20.我拖着瓶瓶罐罐前行
 
我拖着瓶瓶罐罐  前行
那些瓶瓶罐罐挂在高处
挂在高处的瓶瓶罐罐向我倾倒液体
它们希望我长出叶子
它们希望我长出藤蔓
 
它们尾随的时候
我身后像有无数猎犬在狂吠
它们不打算离开
又不打算独自破碎
反而是我,一个攥着绳索的人
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发呆
 
可我拖着它们,能去哪里呢
有没有洞穴愿意收留我们
没有尖锐石块的洞穴在哪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洞穴了
那种被杂草遮住洞口的
那种洞里悬挂棺材的
 
2015-6
 
21.喝酒记
 
他们说,如果不喝酒
就没有感情
于是我喝下一大口
 
我喝下一大口
我的嗓子顿时像有刀子通过
为情意,我果断地将它咽下
 
刀子通过时极不乖顺
它以为我的嗓子是鱼
长着闪亮的鳞片
 
刀片银光闪烁
我看到了
刮鱼鳞的声音  我听到了
 
2015-6
 
22.中年妇女
 
那晚天气很热
她找不到空调的摇控
那晚蚊子很多
她看到灭蚁器
却找不到药片
那晚她想把生姜捣成糊状
在宾馆的房间
她找不到石臼和棒槌
那晚,从9点至12点
她都在用牛角梳捣姜块
 
情侣在隔壁房间做爱
她捣姜块
有人在楼顶走来走去
她捣姜块
街上喝酒猜拳的声音
与烧烤摊的烟雾一起飘荡
她捣姜块
她一心一意地
只为把姜块捣成糊状
 
她要让姜汁和蜂蜜
刮走身上的赘肉
她想献给世界一个
体态轻盈的中年妇女
 
2015-6
 
23.卡通图案的被套
 
每次拆洗印有卡通图案的被套
我就特别羡慕它
它的出囗在腰上
像女人剖腹,产下孩子
 
每次当我像医生一样
打开它的腹部
手伸进去掏出棉絮
“天呐,它的孩子出生了”
 
当我把经太阳爆晒的被套收回
塞进白色的棉絮
像医生缝合一样拉上拉链
“天呐,母亲收回了她的孩子”
 
2015-6
 
24.才想起
 
当我手拿书本
准备倒挂在沙发上阅读时
才想起
昨天洗的被子还没套上
孩子不能再盖裸露的棉絮了
 
当我被胸衣勒得喘不过气时
才想起
此刻,我在家里
家里没有旁人
我可以松开胸衣的挂钩了
 
当我摆开架式
准备放开肚子吃喝时
才想起
衣橱里那些越来越瘦的裙子
它们的瘦,还在继续
 
当我跨出家门准备参加会议时
才想起
哦,这松垮的装扮
有人会把我拦在会议室外
且天已黑透,走廊里没有灯
 
当我准备赞美你的勤奋如蜜蜂时
才想起
那么多人都在赞美你
多角度的,拆开的
细节的,整体的
 
2015-6
 
25.小鸟与水果
 
枝桠间的鸟巢
是干透的果实
小鸟在树枝跳跃
像患上多动症的水果
 
毛发是猕猴身桃上的
红色的血液
是火龙果身上的
滴溜溜乱转的眼睛
是菠萝身上的
灵巧的双脚
是榴梿身上的
 
小鸟和水果一样
有被摘取的命运
人们摘取高处的水果
需要借助竹竿
而对付会动的水果
猎枪比弹弓管用
 
2015-7
 
26.一件内衣
 
我在找一件內衣
一件黑色的
内衣中的内衣
 
可我找不到它
我猜,它在和别的衣物
捉迷藏
 
它躲得如此巧妙
以至,我拿空衣橱
都没能找到它
 
2015-7
 
27.淘气孩子
 
老天是个淘气的孩子
你说天太热了
下点雨吧  下点雨吧
他偏不下
 
他下雨都这么久了
大概下累了
也该歇歇了
他偏不歇
 
你已经绝望
索性破罐子破摔
说,就让我长出根须
生出霉斑,变成菌类吧
 
他偏偏唤回雨水
放太阳出来
在天空遛跶
 
2015-7
 
28.神灵青睐瘦子
 
作为女人
偶尔感到悲哀
我从来没有很瘦的时候
 
从来没有被神灵
托住下巴
凝望的时候
 
从来没有被神灵
钩住下巴飞升,而后
扔进大海的时候
 
2015-7
 
29.刀锋
 
刀锋温柔的时候
是当它被收入刀鞘
独自面对黑暗中
单薄锋利内心的时候
 
刀锋害羞的时候
是它用后背去蹭白色的墙壁
粉末像大雪
簌簌飘落的时候
 
刀锋调皮的时候
是当它被置于太阳底下
反射的银光
掠过行人眼眉的时候
 
刀锋愉快的时候
是它执意断水
流水却与桃花合谋
流得更欢的时候
 
刀锋害怕的时候
是当它斫石头
石头愤怒,爆出火花
它被崩出老远的时候
 
刀锋生气的时候
它磨自己呀,磨自己呀
不停地磨,稍有松懈
铁锈便来袭击的时候
 
刀锋哭泣的时候
是它去割青草
青草绿色的血液
顺刀锋流淌的时候
 
刀锋绝望的时候
是它在棉花里栖身
卷起刀刃
像卷心菜收拢叶片的时候
 
2015-7
 
30.天亮了
 
天亮了
我从梦中醒来
为表示友好
我想跟崭新的世界
说声"你好"
 
我身边只有一只
"嗷嗷"叫着的小狗
它正忙乱地用前爪
扑打我的床沿
 
我问它
"你昨天睡得好吗"
它"嗷嗷"地叫
"你和我一样
也梦见了心爱的狗吗"
它"嗷嗷"地叫
"你吃早餐了吗"
它"嗷嗷"地叫
 
对这个崭新的旧世界
我除了问候
剩下的,也只能像床边
这只慌乱的小狗
"嗷嗷"地叫几声
 
2015-7
 
31.一块胶布
 
我在地上捡到一块胶布,
一张白色的、
脸蛋干净的胶布。
 
我玩似的,将它贴在唇上。
刺激、狂喜、惊讶之后,
我感到恐惧。
 
我想喝水,可我张不开嘴,
我想说话,
声音只能在喉咙打转。
 
我向身强力壮的男同事求救,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
才将胶布扳离。
 
我的唇边留下粉红的一条,
你一看就明白,
那是胶布,用纯洁的小手扇的。
 
2015-8
 
32.挖空气
 
那是白天,下午
阳光灿烂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泡制灯火辉煌的夜晚
 
我必须读一首诗
一首让人拉开窗帘
推开玻璃、关上空调
及日光灯的诗
 
我读到谢默斯.希尼
他们一家人在几十年前
儿子挖文字
父亲挖砾石
祖父挖草皮
 
我也有一把锄头
它搁在墙角
铁锈侵袭它
拿起锄头伸到窗外
我挖到新鲜的空气
 
2015-8
 
33.热腾腾的面条
 
尽管面还没煮
面条还在某超市的货架上
制作面条的麦子还在秋天的田野里
 
制作鸡汤的鸡还未经孵化
它是一颗热乎乎的蛋
刚被一只老母鸡难产而出
 
吃面条的人还坐在办公室
被一堆故纸掩埋
还等人去把她扒出
 
煮面条的电还在流河里
河流栖身于原始森林
正在跟野鱼嬉戏
 
2015-8
 
34.仍有
 
我倒水时
仍有一些蚂蚁
行走在沸水的边缘
 
我拉上窗帘
仍有一些遗漏的光亮
栖身于墙角
 
前面是新建的大楼
仍有一些野草
生长在缺泥少水的屋顶
 
汽车挤满了大街
仍有一些路人
侧身,紧贴墙根而行
 
远方是生态陵园
仍有一些鲜活的藤蔓
将他们紧紧地拥抱
 
2015-8
 
35.门打开或者关上
 
门打开,或者关上
都是一样的
但我喜欢它是开着的
即便进来的是黑暗
 
我已习惯黑暗
在黑暗中生活
我不会把饭喂进鼻子
洗澡时,不会洗漏私处
 
我习惯了黑暗像雷声
踩着石碾子而来
或者,像子弹、箭矢
装上消声器而来
 
2015-9
 
36.鱼在水里
 
有一条鱼
它站在水里
停止一切运动
我们猜:“它死了”
 
从它鼓突的眼睛
我们还猜测
它是上吊死的
 
至于要命的绳索
当是那几缕
斜斜插进水里的
光线
 
2015-10
 
37.有雾的日子我更加渴念阳光
 
有雾的日子我更加渴念阳光
但又感到害怕
 
当我把自己扔进黑暗
而光芒将它金黄的手指伸进来
抓紧我
像壮汉抓住小鸡
 
..........
作为草芥的同类
黑暗可以肆意收割
——光明也可以
 
2015-10
 
38.哦,睡眠
 
你到底有多大
与黑暗相较如何
与海洋相较又如何
 
你装下所有活着的人
又装下所有死去的人
却从来不满溢
 
人们跳进你的池塘
不发出巨响
亦不溅起夸张的浪花
 
你果真是气球做的么
漂在表面的不拥挤
沉下去的在最底层
 
2015-10
 
39.梦中诗
 
小伙伴们来到山上
想给一棵
还没来得及长出眼睛的树
装上眼睛
 
砍树,而不是伐木
他们不止想给那棵树
装上一只或者两只眼睛
作为晚到者
他们想给树装上十几只眼睛
 
矮个子砍下面
高个的砍上面
被树冠遮住的部分不需要眼睛
还要留一点空间给啄木鸟
 
他们砍着
叶子掉下来了
松鼠掉下来了
干透的果实掉下来了
鸟巢掉下来了
只有鸟儿掉到一半转了向
 
眼眶砍好了
他们捡小石子放上去充当眼珠
工作按计划完成
那棵树目送他们
用刚装上的
十几只流淌着血泪的大眼睛
 
2015-10
 
40.白云
 
白云心情不错
它挂在高处
擦拭天空这块蓝玻璃
 
怎么擦
天空也还是蓝色的
 
当它不想站在那么高的地方
劳作
天空就是灰的
 
天空往下掉灰
灰尘掉在什么上
什么就是灰的
 
哦,苍茫的大地
扯一块厚实的灰布遮羞
 
2015-10
 
41.我不喜欢医院
 
我不喜欢医院
不喜欢医院的桌椅
和可以走动的床铺
不喜欢医院的卫生间
和它悬挂的帘子
 
不喜欢房间的门开着
医生、护士随意出入
而他们手上
不是拿着医疗器械
就是拿着输液瓶和针筒
 
我睡在医院的床上
穿着厚厚的衣服
我不喜欢跟医院的被子肌肤相亲
假使衣服穿得太多,裹着难受
我也只是隔着衣物
摸索着,解开内衣挂钩
 
我不喜欢医院
可那里的房子越盖越多
我不想去医院
可我经常去
有时自己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有时睡在旁边
看亲友不能动弹
 
2015-10
 
42.小人国
 
我站着,占据两只脚的位置
小时候路走得多
有一双大脚板
削足太疼
所以非常报歉
我占的地方不能再小了
 
我坐在,和凳子一起
占据一只凳子的位置
累了趴在桌子上
原谅我,我和桌子一起
又占据了一张桌子的距离
 
我行走,两只脚交替
行得快像划船
走得慢像扫地
报歉呀,我把灰尘
带离了原来的位置
 
我躺下,在一张小沙发上
我和沙发占据一个角落
有时猫狗跳来身上
有时在我身上游走的
是老鼠和蟑螂
 
2015-11
 
43.突然
 
突然,我想写这首诗
突然,空中掉下一片叶子
突然,成片的绿色倾倒
突然,蜻蜓自头顶掠过
突然,墙角的大黑伞自己打开了
突然,小区的河面漂满泡沫
突然,花猫蹿上窗台
突然,孩子在夜里大哭
突然,浓郁的香味飘进房间
突然,我拥紧棉被
 
突然,我踩到大蜗牛
突然,毛衣被荆棘钩住
突然,松果无声地从树上落下
突然,我就看到一条明亮的小溪
突然,天就亮了
突然,邻居家的汽车发动了
突然,我的眼里蓄满泪水
突然,有人打进电话
突然,我撞到墙角
摸着受伤的额头
突然,我就笑了:“哈哈哈哈”
 
2015-11
 
44.腾空仓库
 
我最愿意做的事情
是腾空仓库
 
自上而下
一件一件地往外扔
或者毁灭式的
从底层抽取
让高高垒起的物品
像雪崩一样
 
是啊,我满头大汗
腰酸背疼
可能还要假他人之手
值得庆幸的是
在仓库栖居的小动物
它们不需要我的搬运
 
2015-11
 
45.论一双皮鞋的正确性
 
一双刚买回来的皮鞋
它是正的
但它不一定是正确的
穿一段时间
它歪了
 
它歪
也不一定是错误的
或者因为道路崎岖
或者因为你偏爱左边
(有的人偏爱右边)
或者因为你的一只脚
渴望行走
而另一只想静静地呆着
 
已然歪了
就变不回原来的样子
已经坏了
敲敲打打、修修补补
它的疤痕
必将镶上金边
 
或者你不买它
或者你买回来后
永远搁置
没有哪一种选择是错误的
如果真要追究
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也许得从饲养一头牛开始
 
2015-11
 
46.那地方
 
那是我谈恋爱的地方
那是我住的地方
那是我偷甘蔗的地方
那是我拾菌子的地方
那是我玩消失的地方
 
那个水塔我曾爬上去过
在上面看星星
星星特别大,特别明亮
那座山的斑竹柔韧性最好
围绕竹子生长的
是野花而不是蔓草
 
那座漂亮的竹楼坏了
没人修补
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的疯子死了
没人哭泣
领居的孩子长大
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时候的我跟在马路上
瞎跑的孩子一般大,只是
我比她更羞涩,更孤独
从不担忧,天会莫明其妙地塌下
 
2015-11
 
47南宛湖哀歌
 
对你,我似乎有所亏欠
但我尚不知
我欠下的,到底是什么
我该拿什么偿还
 
所有我能给予的
都不是你想要的
泪水是咸的
唾液是粘乎的
脚底沾有泥土
 
对于一个由明净天穹
月亮和星星注视的
群山环绕的湖泊
除了清澈的水
难道它还有别的需要吗
 
它不需要我们的需要
怀念,或者伤感
它不需要我们去探望
甚至不需要
——我们是存在的
 
2015-11
 
48.我站在山顶......
 
我站在山顶
遥望陇川坝的风景
蚂蚁一样行走的人中
没有你
 
我站在佛塔前面祈祷
那耀眼的光芒
笼罩我
却不能笼罩你
 
我品尝户撒过手米线
手心当碗
手指碰触嘴唇
那手指却不是你的嘴唇
 
2015-11
 
49.小溪颂
 
有一段时间
我在山间行走
遇到溪水
都要尝一尝
 
从双脚间
鞠一捧清亮的水
看到有尘埃飘浮
便当药引子吞下
 
山泉滑过喉咙
朝更深处流去
我感受到它的清冽
脑子便出现空白
 
我涉过不少的小溪
亦品尝过其中几条
犹记得它们的声音
似乎出自同一种乐器
 
2015-11
 
50.刚刚好
 
太好啦,下雨啦
天转冷了
我大前天置下的冬衣
终于派上用场
 
要是下点雪就更好
橱窗里
那个有帽子的棉袄
模特已穿了两月
 
如果天空飘起雪花
我穿上它
踩着雪,刚刚好
 
2015-12
 
51.有一段时间
 
有一段时间
我不吃饭
不吃饭的我
——活着
 
有一段时间
我不睡觉
不睡觉的我
——活着
 
有一段时间
我没有爱了
失去爱的我
——活着
 
有一段时间
我跟阳光耍赖
耍赖的我
——活着
 
有一段时间
我像丧家犬一样颤抖
颤抖的我
——活着
 
2015-12
 
52.我只有在。。。。。。
 
我只有在穷极无聊的时候
才看看我的新诗
它们不呆在纸上
没装在电脑里
我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我像敲打成熟的果实一样
在字库里敲下它们
再次相见,它们不认识我
我感受到陌生和排斥
 
也只有在失眠的时候
我才想到你
你是一条河
你干枯得只剩下满河床的鹅卵石
 
 
2015-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